a couple
Shutterstock/Mikhail_Kayl

爱情从来都是毫不新鲜的故事

为什么我们在爱的路上举步维艰?真实的爱情不就是这样吗,让人难以捉摸,但又让人怦然心动!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520前夕到电影院看了场《春娇救志明》。

春娇和志明是我喜欢的爱情剧人物。从七年前ta们在楼后巷尾吸烟相识、暧昧撩骚,到五年前ta们分手各有新欢后又偷情走到一起,再到今天ta们在危机中重新定义彼此。这对香港市井的凡人男女(也有人称“渣男贱女”)始终陪伴着我,带给我欢笑和眼泪,并像面镜子一样让我抬眼就看到自己。

Ta们的三部曲使我想起另外两个我爱的虚构人物:《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日落黄昏时》和《爱在午夜降临前》三部曲中的赛琳和杰西

Ta们在年轻时旅行邂逅,天各一方后偶然重聚,婚后为人父母却逃不过中年危机。Ta们在荧幕上9年一现,每一现都沧桑一层,像座钟,在指针的滴答和钟锤的摇摆中让我看到时间的面目,以及时间中流逝的自己。

中年危机
Shutterstock/Tom Wang

看到了自己

爱情不是童话。童话的材料有选择、有编辑、有虚饰,爱情没有那么幸运。现实中的爱情很少有海枯石烂、生死相随,再美丽的开端也经不住时间的考验,总会化成一地鸡毛、絮絮叨叨,除非你得不到,长年累月幻想与渴求。

春娇和志明、赛琳和杰西就是这样从浪漫到获得,从获得到琐碎——满满的生活烙印。虽然前面一对更世俗,后面一对更精神,但ta们都是真实生活中的伴侣。Ta们不再勾画美好的爱情,不再引诱你走进婚姻殿堂,而在记录和展示爱情的全部侧面。

春娇和志明在香港和北京,赛琳和杰西在维也纳、巴黎和希腊。由于地域和文化的关系前者显得更接地气,后者更文艺浪漫,但那只是视角不同。春娇和志明这两个烟鬼在香港戒严令颁布后到公司后面偷偷摸摸吸烟时对上眼,与赛琳和杰西这两个不谙世事的大学生在去维也纳的火车上读书时对上眼,本质上并无区别。

Ta们都是普通人,在各自的环境里上演着情理中的事。Ta们的对话、眼神、动作和小心思都是熟悉的,你好像在哪里见过ta们,并且不止一次见到,或许ta们是你身边的朋友,也或许就是你自己。

你可能觉得自己挺像女主人公:中上等的长相,脑子还算聪敏,心绪不少,有点固执,张口直来直去,笑起来没遮没掩,有点话痨,还常忍不住跟男友抬杠。

你可能觉得电影里的男主人公比你的男友长得好看一点,但ta们却一样有点怂、有点呆、有点梗,还有点小虚荣,并时不时耍点小聪明。看着电影中的虚构人物,你可能会觉得ta们就是演员自己,或是在演ta们心目中的你。

幸福的情侣
Shutterstock/Aleshyn_Andrei

毫不新鲜的故事

两个三部曲都在表现爱情的三个阶段:吸引、承诺、危机。有人说这样的故事太俗套,但爱情什么时候有过新鲜的呢?世上的爱情自古以来大抵如此,你的我的和他的爱情故事也都大同小异。

虽然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对象不同、情境不同,可每个人每一次陷人爱河的感觉却是差不多的。好的爱情故事能够唤起观众体内的化学反应,让人们感同身受。

两个三部曲中让我最有感触的均是第一部。第一部是年轻时的故事,年轻的浪漫在于心无旁羁,想要做什么便全身心投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场说谈就谈的恋爱。

年轻之所以能放纵,就是因为光阴大把。此时此刻好似无穷无尽,无穷无尽的光阴里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未来,就像志明对春娇说的,“有些事不用一个晚上都做完,我们又不赶时间。”

赛琳和杰西相遇时只有从傍晚到清晨的十几个小时相伴,但十几小时里可以走很长的路,说很多的话,可以很深刻地认识一个人,可以让一夜变得比一辈子还要充盈。

没有了时间的压力,爱情虽然也会有焦虑、失落和悲伤,但不会力不从心,因此也感觉不到危机。
 

爱情也会有焦虑
Shutterstock/GeniusKp

爱情本该有的态度

怀念年轻的爱情可能是因为我已经过了那个人生阶段了。过来人回首往事,常看到爱情的单纯。那时的爱情没有高富帅、白富美,没有霸道总裁爱上我或女神为我失身的意淫。

那时的爱情跟外界环境甚至跟对象都关系不大,只要来电了管他是金城武还是王老五,都能谱写一段迷人的往事。你有没有发现年纪越大就愈发迷恋单纯的爱情?看看身边的老人,ta们最爱回忆年少时连手也没有拉过的心上人,而且一回忆就是一辈子。

这样的爱情固然美好,却不是爱情本来的面目,因为你爱的不是那个人,而是你自己,是你的头脑在某种情绪下产生的幻影。

有个故事:一个作家常年才如泉涌,著作等身。他的学生向他取经,他问学生是否一生都在爱一个人。学生说没有。他说,他每晚入睡前和每早醒来时脑海里都是同一个女人,几十年如此,从未淡化,因为他得不到她。这个女人是作家的缪斯,也可以说是他长年累月的意淫对象。

过去的爱情能够单纯,是因为环境提供了意淫的空间。那时山高水远,寄封信也要走一周,家庭、单位、社会都能来拆散你的爱情,加上人们普遍较保守腼腆。于是,很多细小的火苗还没燃烧起来就被掐灭了,你只能看着火苗的幻影在心中愈燃愈烈。这样爱情并非自然状态,我们完全不必抬高它或赞美它,我们只需知道那是种不一样、不得已的爱情而已。

如今交流方式变了,见面说话轻而易举,时差和地域也阻隔不了联系,于是头脑里的爱情变成了身体力行的爱情。除非你存心跟自己拧着干,不听从心灵的呼唤,给自己设立重重障碍,否则还真达不到天长地久去思念一个人的状态。然而,现在的爱情并不肤浅。没有海誓山盟、生死与共,它可以一样热烈。这热烈可能持续不了一辈子,但它却更真实、更自然。

真实的爱情有着不一样的色彩。意淫的爱情是纯色的——纯白、纯粉、纯蓝,冷的调子;真实的爱情是杂色的——从红到橘红,又到玫瑰红、绛红、紫红,暖的调子,有层次、有过度,流动着,你来我往、你推我搡,蒸腾着欲望,捕捉着心灵,杂而不乱、色而不淫。这才是爱情最自然的状态,春娇和志明、赛琳和杰西都处于这种自然状态,因此好看。

(文/ 幼发拉底。商业故事人、媒体撰稿人和小说作者。她的长篇小说《红蟋蟀》先后被翻译为英文(Shanghai Blue)与荷兰文(Schemering boven Shanghai)出版,目前正在完成第二部长篇小说《一夜之差》。)

(原题:爱情本来的样子。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李小璐疑似出轨被骂,而我同时包养四个男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