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和水浒中的西门庆
网络截图

西门庆,还配谈爱情吗?

实际上,大多数泥淖里长出的、略带瑕疵的爱情,往往比浮空凌云的爱情,还要真诚一些——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自我暗示和仪式感想像。

在中文语境里,《金瓶梅》里的爱情话题,是个安全的玩笑,比如说相声来一句“他们是真挚的爱情!——西门大官人哪……”大家就会笑得稀里哗啦。这种默认想法是这样的:

就西门庆,还配谈爱情么?

因为在普遍的想法里,西门庆是靠买通王婆、勾引潘金莲、毒死武大来修饰他与潘金莲爱情的,哪怕最初潘金莲叉竿打头,有那么一点儿浪漫情怀,至此也消散了。又比如,李瓶儿本是花子虚妻房,西门庆先与之私通,又半坑不坑的让花子虚经济上吃了大亏,最后费了周折,才娶进门来,这也属于奸情得遂,谈不上爱情。

可是话说回来,爱情应该是如何起源的呢?

晒情人节礼物赢iPad
<
#晒情人节礼物赢iPad#:浪漫情人节,示爱赢大奖;参与就有奖,好礼送不停!点击上图了解活动详情。



因为爱情这个词被形而上学了,所以大家对爱情二字,简直有种洁癖。开初必须得一见钟情,发展到情好意洽,自然而然;中间自然可以有肉欲成分,但必须是美好的;倘若有过利益算计、贪花好色、钩心斗角,这爱情就跌了档次。这种心态的后果之一,就是许多人都有初恋情结,仿佛初恋才是美好的,而非初恋就不干不净。>p <说到底,还是变相的仪式化情结。

世上的植物,并不都产在温室里。灵芝可以出自山崖,莲花可以出自污泥。没有一段爱情,可以这么恰好——命运也不是导演,不可能给每一段爱情,都设一个MV式的剧情,给你抹好妆容、打好灯光,让你来邂逅与一见钟情。实际上,大多数一见钟情只是凑巧,你会觉得那是命运的安排,也许只是因为那天的天气、你的心情、对面伴侣的容貌,恰好凑得很美,而已。

《金瓶梅》里,李瓶儿死后,西门庆嚎啕大哭,跳得有三尺高,叫的都是些“我的没救的姐姐,有仁义好性儿的姐姐!你怎的闪了我去了?宁可教我西门庆死了罢。我也不久活于世了,平白活着做甚么!”这些言行举止,如今看来,简直滑稽,还带丑角色彩;但设身处地,一个土豪出身如西门庆者,又不是文人雅士,势必无法出口成章,他也只能用这种狼狈的号哭,表达内心的情感。你也许不同意,但这就是真挚的爱情。

这话可能有些政治不正确,但爱情只是果,而非因。人们相爱,最初的因,可以千奇百怪:比如虚荣心,比如生理向慕,比如利益计算。但古话说日久生情,诚不我欺。时间长久、相处融洽之后,自然有血肉连心的爱情存在。你可以嫌这些爱情来路不正、不够纯洁、没有从一开始就走精神的高端的路线,但这毕竟是爱情。实际上,大多数泥淖里长出的、略带瑕疵的爱情,往往比浮空凌云的爱情,还要真诚一些——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自我暗示和仪式感想像。

(原题:爱情的成分。文/张佳玮 知名80后作家。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和略带瑕疵的爱情相比,纯洁理想的爱情会更加长久吗?欢迎访问我们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参与讨论,或写信给我们:[email protected] )

>

加入讨论

最近的评论 (1)

  1. 爱情吃饭,谁都有吃饭的权利,所以谁都爱的权利,
    爱情吃饭,谁都有吃饭的权利,所以谁都爱的权利,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