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应该结婚
Shutterstock/fizkes

男友父亲病重想要儿子成家,我该和他结婚吗?

海苔熊 2018年10月29日,17:44
他说我们老大不小该结婚了,她妈妈想要抱外孙。ta…… 被迫进入婚姻的故事你听过吗?除了结婚还有别的出路吗?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想想下面的两个故事,如果主角是你,你会怎么办呢?

故事一:

王振的爸爸得了癌症,可能很快病逝,王振希望女友璐璐和他赶快结婚,满足父亲的心愿。璐璐虽然喜欢王振,但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不希望匆忙进入婚姻。但王振给了她很大压力,而且自己确实喜欢对方,还担心没有趁着男方父亲活着的时候结婚,会为以后的婚姻生活埋下隐患。

故事二:

多琳今年已经33了,比男友周明年纪大了一些,她考虑到生育等问题,希望尽快和周明结婚,但周明才28岁,事业正在起步,还想打拼一阵子,不希望这么快定下来。

前阵子我收到编辑这两个问题,觉得根本超级困难,如果是我遇到也会傻在那里。一边是自己的爱人,一边是自己的人生,当两边开始打架的时候,感觉进退维谷,怎么做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但其实仔细一想,这事还是有回旋余地的!

一、关系中的自主性:你能够为自己做决定吗?

当我们能够自由做出决定的时候,相比起被限制、被委屈、被困住的时候,拥有更好的生活满意度[1]。根据“自我决定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SDT),如果你因为其他人影响,心不甘情不愿做出决定,不但会影响到你自己的身心健康,也会影响到你和伴侣之间的关系

我有个朋友凯文,也是在女方长辈逼迫下结了婚,婚后才知道她的爸妈控制欲非常强,不仅要求他们搬回老家一起住,还希望孩子可以由他们带大。

而他老婆一直以来跟爸妈关系紧密,也不敢违逆他们,当凯文正在犹豫是否要放下广州的工作一起搬回她老家附近时,她老婆就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坐月子了。送老婆去搭火车时,他眼泪不经意地落了下来。老婆很感动挥手跟他说:“你赶快把工作辞了来老家找我们”。

但他心里清楚,这眼泪是为他自己而流的。他虽然很爱她,但从交往到结婚五年下来,都处处让着她,这次他终于明白,原来自己老婆一直用一种隐微的控制,勒索着他的人生[2]。隔天,他就提出了离婚,送出之后,他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发现了吗?如果你因为对方的关系勉为其难答应结婚,那么短期间可能对方会觉得很开心,但长期下来,那些没有被说出来的委屈、那些累积的情绪就会在往后的婚姻里面慢慢酝酿爆发

亲密关系
Shutterstock/elwynn

二、在决定前,先互相了解

对一个人的成长发展来说,最重要的一块就是“自主与自决性”(Autonomy)[3] [4],当我们顺着内在动机(intrinsic motivation)而为,长远来说,会过的更幸福。但毕竟和一个人在一起就要有一些磨合和调整,所以璐璐和周明在做决定之前可以参考下面三点:

1、去了解(To Know)

真正去了解为什么伴侣会这么在乎“结婚”这件事情。

表面上看,前面两个例子与爸爸即将病逝和女方的年纪有关,但实际上在这两个因素底下还藏着其他没有看见的「深层议题」[5] 。比如,王振和父亲的关系可能很纠结,他一方面很憎恨父亲长期以来都没能认同他,但另一方面也很深爱父亲,所以希望能够在父亲过世之前用这种方式和他和解,完成他的心愿。

换句话说,他并不是真的赶快想结婚,而是想“在父亲面前”结婚,那么这对情侣要解决的,就是男方的「父亲情结」[6]。和他讨论,你或许可以理解对方如此急迫的原因,做出两个人都暂且可以接受决定,比如在他病榻前演一场戏,婚戒、签名、设席……倘若爸爸已经不良于行,甚至一张照片就可以呼弄过去。

但如果在讨论之后,他还是坚持要办一场“正式的婚礼”,来回应他心中父亲的重量,那么你可能要有所准备,这个即将死亡的父亲可能往后在你的婚姻当中,不断地以“如果是我爸,他一定会⋯⋯”、“你这样做,我爸在天之灵不会开心”等等的姿态存在。

2、去达成(To Accomplish)

简单地说,就是在结婚之前,先试着做一小段跟结婚有关的事情。根据焦点解决治疗(Solution-focused brief therapy,SFBT)[7]的理论,倘若结婚是两个人未来考虑的目标(goal),但目前还没有共识,可以先从一小步开始。

比如,如果多琳真的觉得年纪是个问题,可以先试着住在一起看看,感受一下「共同生活」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适合两个人,再来做决定;如果两人已经住在一起,也可以先花点时间认识彼此的父母,到父母家共同生活一阵子,看看是否适应这样的生活。

这个方法特别适合困在两个人讨论都卡住的时候,因为有时候我们脑袋里面想像的情况跟真实的状况不一定一样,真正去执行一些什么,所得到的回馈感受,有可能会改变两人原先对于结婚的坚持。

3、获得刺激(To Stimulate)

如果上面这个方法还没有用的话,两个人卡在这个讨论当中就像一潭死水,或许可以尝试到“关系以外的地方”寻求刺激。

比方说,暂时放下结婚这个决定,去旅行一阵子,或者是两人先各自冷静一段时间,帮这段感情按下暂停键,但在这段时间当中多去接触其他的人、事、物,这些新进来的自己,也可能帮这段关系注入活水

我有一个朋友,交往了五年还没有结婚,对方一直催婚,他有些犹豫,因为他女友的情绪比较容易起伏不稳,他实在是没有把握结婚之后能够继续容忍她的脾气,于是决定暂时和同居女友分开居住两个星期,虽然只是短短的14天,但他跟我说:“那14天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自由,感觉到我不需要再为了她的情绪而收拾烂摊子。我每天晚上有更多自己的时间可以安排学习,固定时间听网络课程,这样才发现自己是感情里受委屈的角色......”

他再也没有回去和女友同居,更别说是结婚了。如果两个人的关系过度紧密,暂时离开这段关系去获得其他的刺激也是一种选择。我们对一件事情好奇的时候,内在动机会驱使我们做上面这三件事。当我们感到犹豫的时候,试着做做这三件事情,也可能会扩展出新的出路。

恋爱中的双方
Shutterstock/M-SUR

三、真正困住你的不是年龄或家庭

总而言之,当我们因为压力,急迫而做出决定的时候,不论最后你的决定到底是结婚还是不结婚,通常结果都不会太好。可是如果你回头去看看文章一开始的问题,就会发现在年龄或者是家庭以外,还有更多两个人沟通的问题需要去处理、面对。

当两个人因为结婚与否而互相绑架的时候,或许正是这段关系一些潜在问题显现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看见这些问题,给彼此多一点机会了解,或许最终的决定就不只是是或不行,而是还有更多的可能性等着我们去寻求。

有些时候,一段关系的终点,是另一段关系的起点;更有些时候,一种关系走到尽头,却是另外一种关系的开头。人与人之间,总是充满各种复杂和多变,分开并不一定代表缘尽情散。

 

参考文献:

[1]Deci, E., & Ryan, R. (Eds.), (2002). Handbook of self-determination research. Rochester, NY: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Press.

[2]Forward, S.、Frazier, D.(2017)。情緒勒索〔全球暢銷20年經典〕:遇到利用恐懼、責任與罪惡感控制你的人,該怎麼辦?(Emotional Blackmail: When the People in Your Life Use Fear, Obligation, and Guilt to Manipulate You)(杜玉蓉譯)。台灣:究竟。(原作1997年出版)

[3]deCharms, R. (1968). Personal causation. New York: Academic Press.

[4]Deci, E. L. (1975). Intrinsic motivation. New York: Plenum.

[5]Markman, H. J.、Stanley, S. M.、Blumberg, S. L.(2004)。捍衛婚姻,從溝通開始(馬永年與梁婉華譯)。台灣:財團法人愛家文化。

[6]岡田尊司(2015)。父親這種病(張婷婷譯)。台灣:時報文化。

[7]Chang, J., & Nylund, D. (2013). Narrative and solution-focused therapies: A twenty-year retrospective. Journal of Systemic Therapies, 32(2), 72-88. 


(文/ 海苔熊,台湾大学心理学研究所硕士,目前任泛科学、姊妹淘、女人迷等多项网路专栏作家。在多次受伤之后,我们数度怀疑自己是否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殊不知我们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认识与接纳自己的勇气。)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被分手疗伤指南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