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的幸福
Shutterstock/WAYHOME studio

“你们中谁是老公?”:作为一个拉拉,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我们是一对女性伴侣,为什么要有老公?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女同性恋的家庭角色分工是怎样的呢?

我发现,如果问问异性恋,这问题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不解之谜!他们会问:谁来铺床?谁来叠洗好的衣服?谁来修坏了的灯泡?谁来组装家具?这些简直像双兔傍地走一样扑朔迷离!

ASA的研究发现 

美国社会协会(Americ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ASA)年会上展示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当谈到同性伴侣时,大部分人都认为,更阳刚的那个会做“爷们儿”一点的活儿,更温柔的那个则更像小媳妇儿。

同时该研究也发现,当谈到女同性恋伴侣时,相对于男同性恋伴侣,人们更倾向于对其进行男性化和女性化角色的区分。原因嘛,可能正如你所认为的那样,一段关系中如果没有男性角色的存在,简直难以置信!

我多年以来一直关注同性关系,这些年也时常有一些烦人的家伙问我“那两个姑娘谁是老公啊?”一般我都会选择无视他们。

但上述ASA的研究重新勾起了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如果有一个机器可以完美地帮我处理好烹饪和打扫卫生的琐事,我一定会很想得到它。但是,如果把琐碎的家务丢给机器,不亲自动手便代表了你是个“甩手掌柜”在一段关系中扮演着“老公”的角色。好吧,那这玩意谁爱要谁要!

为什么女同关系里非要有两性角色的区分呢?

必须指出的是,这项研究是一项全国性的调查,92%的被调查者都是异性恋,所以结果并不能代表LGB人群(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的想法。

女同性恋
Shutterstock/Yulia Grigoryeva

人们如何区分女同伴侣的分工?

那么,人们又是如何判断出女同志伴侣中哪一个更“爷们”,哪一个更“媳妇”呢?

当人们要对其进行认知上的分类时,外表上的差异显然是主要因素。但诡异的是,ASA的研究却一点也没有提及外表差异。

研究者让人们看一些描述伴侣的虚构小片段,通过呈现伴侣双方的兴趣爱好(比如偏爱动作片还是偏爱浪漫爱情片)来暗指双方在刻板印象中的性别特质,然后让被调查者分配家务琐事给伴侣双方。

例如:

小红和小花是一对同性伴侣,

小红是一个记者,

小花是一个理疗师,

她俩的工作时长相同,

但小花的收入是小红的两倍。

周末时小红通常想去打篮球,

或者在家看动作电影。

而小花却更爱去逛街

或看一部浪漫爱情片。

因为小花喜欢爱情片、爱逛街,大多数被调查者看完小片段后都会认为在这段关系中,小花是“老婆”,扮演着女性角色,也就是说,她做了刻板印象中女人才干的活儿。

所以,我是小红还是小花呢?

想了一想,我对《速度与激情》爱的深沉,所以我应该是小红。那我的女朋友呢?她能不能也是一个小红呢?社会学上又是如何阐述这些事的呢?

兴致来了!我随即就把小红/小花的选择题发给了我的女朋友。“讲真!我觉得无论是小红还是小花都无法准确的定义我”她回复说。

这真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答复——

“永远不会给你一个直截了当的答案,只会用非常小花的方式告诉你。”所以,依据异性恋群体的金科玉律,我女朋友应该多去杂货店购买生活必需品(注:这是个玩笑)!

同性恋家庭
Shutterstock/Rawpixel.com

同性恋家庭角色分别并非一成不变

ASA并不是第一个做出这类研究的组织。早前的其它研究显示,同性伴侣相对于异性伴侣,关系上更为平等,也会共享更多的养育子女的责任,而不会是固定一方从始至终承担起所有的家庭杂务。

另外,家庭与工作研究所(Families and Work Institute,FWI)2015年的研究发现,只有在洗衣服(44% vs. 31%)和家用器具维修(33% vs. 15%)这两类工作中,同性伴侣比异性伴侣更懂得共享责任。

然而并没有证据表明同性伴侣在性别化的家庭任务中承担的工作就代表着其在关系中扮演着老公或老婆的角色。

当我带着小红/小花去问我身边的同性恋朋友们,你们是如何分配家中事务的呢?一些朋友说,有时候他们会觉得自己像小红或者小花。

“当我和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姑娘交往时,我觉得自己更像个爷们儿,我会为她挡着打开的门,让她先过,会更多的请她吃饭,我来买单,等等这些事儿,我会做好多”,H说。“我认为性别角色和性行为很相似”,M说,“它绝非一成不变,它像水一样,会随着交往对象的不同,而流向不同的方向。”

家庭性别角色二元区分的本质

面对所有的这些问题,我觉得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发出了最强音——

“同性恋不是作为异性恋的复制版本而存在,相反,同性恋和异性恋都是作为生命本真的复制版本而存在。”

换句话说,不论你处于性别频谱上的哪一个频率,那有怎么样呢?又有何妨!虽然女权主义者曾认为男性化/女性化的二元区分是一种退步、落后的表现,并且还把这看做被异性恋形式误导的一种反映,但巴特勒(Butler)却认为这恰好是一种揭示异性恋的定式最初是如何被架构的有效手段。

一旦你基于爱看《非诚勿扰》还是爱看《星球大战》来分析“谁最适合去扔垃圾”这个问题背后的心理过程,你的脑中就难免升起这样一个问号:扮演界限分明的男性化还是女性化角色真的有意义吗?或许真的没啥意义。

目前美国的异性恋家庭中有关家庭事务的分配还是有很大的倾斜。而在过去10年间,这个现象也极少被公开讨论。

如果在异性恋家庭中,家庭事务的分配能够更加平等,那么或许每个人都可以和自己的伴侣坐在一起,就“小红/小花”畅谈一番,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那么此时,同性恋家庭所谓的“性别角色”分配,应该也不会被刻板地二元划分了吧。

 

参考文献:

The Guardian | ‘Who’s the man?’ Why the gender divide in same-sex relationships is a farce.

 

(编译/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Ta们如果可以结婚,受益的是整个社会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