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喜欢TA吗?
Shutterstock/Dean Drobot

如果你喜欢的明星公开性生活,你还会爱ta吗

性对许多人而言讳莫如深,但又是一个时常被交流的秘密。我们究竟应不应该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性生活?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小二姐那篇《张杨导演,我爱你》在流量的市场上像任何一个热点一样倏忽来去。看客反应不一而足,不过有一个较为流行的观点是:小二姐自发主动的床评,使得这终于不是一个权力严重不对等的性关系了(参见我们的文章为什么我不嘲笑“小三”女文青)。

所以当一个人主动分享自己的性生活时,ta在分享什么?

被公开的秘密

从张杨导演的一夜风流的“被公开”讲起,多数公众人物并不会主动分享自己的性生活。一来性污名化实在深入人心,社会主流对于性道德的标准又极高;二来有些公众人物,尤其是娱乐明星,身上担负着贩售性幻想的隐性职能。不用说性生活了,公开恋情都需要谋篇布局思量再三。想想前不久公布恋情的鹿晗,一夜之间失去了多少心碎的女粉丝!

但这被隐瞒的性生活却又是大多数人喜闻乐见的吧。这倒未必是窥淫癖(scopophilia)的心理机制作祟,而是天性使然:越是遮得严实,就越是想看。

他们自己不肯说怎么办?简单,爱又不是自己一个人做的。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成千上万嗷嗷待哺的娱记则都该尊小二姐们一句活菩萨。张杨导演往前数不久,还有吴亦凡和小G娜。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设,又怎么架得住两张床照。

流言蜚语
Shutterstock/durantelallera

过去常有人疑问,明星如果与粉丝发生性关系,是否一种不对等的性行为?现如今社交媒体与网络改变了传播方式。一旦这样的关系真的发生,粉丝又有爆料的平台时,ta掌握的信息,就成为一种相对于明星的权力。性革命与信息革命共同带来了这种另类的平等,说它另类,是因为这种平等与双方的角力共生。

主动性与表演式讲述

也不是所有明星都不分享,曾经看过香港的分级谈话节目《今夜不设防》,哥哥张国荣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分享自己的破处经历:自己如何与当时的女友看落日,又如何由香港出发去澳门开房。许多粉丝至今都赞其色而不淫;台湾地区有综艺传统,最出名的《康熙来了》里,小s最爱逼问男艺人初夜经历,分享者有人害羞有人痞气,对我等直女观众来讲,倒也颇具观赏性。欧美地区对性的态度更开放些,谈话节目里飙起车来,车速让人晕眩。

不过我更愿意称之为“表演式讲述”,被讲述的内容可能为真可能为假但都是经过思考与加工的更像是贩卖性幻想的一部分——虽然未必是自知的。另一方面来看,他们在讲述时一般需要隐去“另一方”。这是对彼此的基本保护。

倘若超出这个限度可能就不被接受了,香港某个男演员因有一次无意走漏了风声,被人猜出与当时圈内女友的私人生活,如今廿年过去,仍被人视之为黑历史。

不过有趣的是,这种讲述者普遍是男性。也就是说,即使是一种表演,男女情欲在镜头面前也并不平等。

不对等的情欲
Shutterstock/jesadaphorn

东亚地区少有女明星够胆到对公众分享自己的性生活的。小s倒是在镜头前反复表演情欲,个人生活里却还是要当传统的贤妻良母。早些年“身体写作”的icon卫慧、木子美等人靠文字坦露情欲,网上随便一搜,大部分人仍然孜孜不倦地对她们进行荡丨妇羞辱。这个矛盾目前看来不可解:你被曝光与男性睡觉,你是客体;你主动娓娓道来自己与谁睡觉,你仍然要被当作是客体。哪一天我们能享受平等地讲述性生活的自由?希望那天早点到来。

“我和ta睡了,但你不要告诉别人”

小说《繁花》开篇,是市井的小贩陶陶拉住沪生,讲自己与老婆芳妹的性生活。芳妹如何雨夜云朝,如何要了又要。沪生并不对陶陶特别耐烦,这一节却不响,认认真真地听陶陶讲完。

性生活是几乎所有成年人之间少有的共同话题。再君子的人,可能也免不了在别人的自曝面前,闻一下其详。

类似于口述史,“口述性经验史”的可信度有时被高估。人们会倾向于相信,那些用第一人称叙述的故事,一定真诚可靠。

虽然大部分人分享时也无恶意,但我们不妨维持一点听者的清醒与自觉:爱需要两个人做,而讲述却往往由其中一个人完成。Ta尽可以自吹自擂、贬低对方;也可以自欺欺人、修辞夸张。对不在场的一方而言,现实可能并不是这样。

更何况,性在我们的文化中被赋予了太多意义,其中的大部分又相当负面。性在被叙述的过程中极其容易被异化。如果有男性吹嘘自己与处女睡觉,他谈论的是一个关于处女情结的谬论。如果有女性觉得自己可以通过性来换取别的资源,她谈论的是一种自我物化的可能。诸如此类的叙述,多少都有不公在其中。

所以对这样的叙述,保持一些警惕极有必要。但我必须承认,我实在不能遵守“非礼勿听”的君子守则。我还经常用真诚的眼神鼓励对面期期艾艾的朋友,让ta大胆讲出来。福柯说,当性被禁止讨论时,它反而会以一种另类的讨论、即更多的权力与管控存在。我很愿意人们在健康的性观念之上多多谈论探讨性生活,用这种微小的快活,去对抗和解构那些更大的话语。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 陈麻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单身明星的性生活,怎么过?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