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暴力,暴力,性暴力,冷暴力,家暴,反家暴
Shutterstock/Marharyta Holodenko

三姑娘口述:谈了场吓人的恋爱

想要保护自己,你需要真的了解家庭暴力,或者说亲密关系暴力包含哪些行为。如果你还以为动手打人才算暴力的话,你很有可能在遭遇亲密关系暴力时不自知。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2016年3月1日,中国首部反家暴法正式实施。这意味着,我们传统观念里隐性的“家丑”如今可以借着法律的力量显性“外扬”了。相关机构、执法部门可以有理有据地插手家事,惩治施暴者,解脱受暴者

想要知道如何依据新出台的反家暴法保护自己吗?也许你需要这个:【图解】手把手教你如何在遭遇家暴时保护自己

不过,想要保护自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你真的了解家庭暴力,或者说亲密关系暴力包含哪些行为。如果你还以为动手打人才算暴力的话,那么,你很有可能在遭遇亲密关系暴力时不自知。

下面的这三位姑娘,她们有的遭遇了我们不常见的亲密关系暴力,有的无意间成为了亲密关系暴力的实施者。从她们的故事开始,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对亲密关系暴力,了解更多。

>
Shutterstock/ChameleonsEye
<

章鱼宝宝:会吹口琴的数据分析员

往事不堪回首,现在看来前男友就是个渣。当时也知道这段恋情有问题,但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分手。一是觉得分手后改变同居生活状态,重新自己租房、重新约会找新男友,没有安全感;二是担心,我没有办法在欧洲继续待下去。

当时我大学刚毕业,正在找工作。身在欧洲的我是个外国人,语言也不通,虽然有一份实习,但并不知道能否留下来工作。前男友是当地华人。就在我毕业后的彷徨期,他提出了同居,说如果我没有找到工作,他至少还可以帮我留下来。根据当地移民政策,外国人和当地人同居,或者结婚,都可以获得居住权。

于是,我答应了。

前任的问题就是偷吃。同居前就出轨过,但我原谅了他。当时天真的以为,既然他提出同居,也算是对这段关系做出了一个承诺;而且两个人住在一起,朝夕相处,也许他就能把心思全部放在我身上了。

然而同居后,暴露出了更多问题。比如我做什么不顺他意,他就会生气,而且他经常在很晚下班回来,我都睡了的情况下,要和我发生关系,完全不顾我第二天要早起上班,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有时闹矛盾,他也会强迫我发生关系,很多次我都是哭着和他做完的。他以为性可以解决矛盾,有时确实是,但并不一直都是这样。

后来,剧情越来越狗血。他开始彻夜不归,打电话发短信不回,以“忙,见朋友”为借口约会其他人。一吵架,他就住到父母家,完全不理我,美其名曰让我安静一下。

提出过分手。但是像所有渣男一样,他告诉我他最喜欢我,他只就是忍不住流连那些花花草草,他说他真的很希望我留在他身边。风平浪静的时候,他的确是一个体贴风趣的好男友,会对我好到心都化掉,让我觉得这辈子就是他了。

这种分手求和关系恢复的循环,不知上演了多少次。我想过离开,可是想到分手后的种种不安全感,就没办法下定决心。而且,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也让我不断怀疑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友,没有魅力,或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于是,我尽力去迎合他,但并没有什么用。

最后,在我工作稳定下来,拿到居留卡后的三个月,我下定决心分手,而且决定再也不要见他,因为我害怕再见面又会陷入之前的循环。

分手后我认真的反思,意识到自己在这份关系里遭受了暴力,只是当时的我太软弱无法反抗。分手之后,我更加觉得女孩子必须要独立和自信,才能拥有一份快乐的爱情。

>
Shutterstock/www.BillionPhotos.com
<

娜娜:一个从良的妇女

这是改变我生命轨迹的重大事件,我自己花了差不多8年的时间才完全释怀。

那时候我才大一,对性一无所知,是个白痴。

当时约会1个月的初恋男友和我处于甜蜜期,两个人花前月下,他也开始逐渐动手动脚,而我根本就不知道男女之事(感慨下我的性教育太失败了),丝毫不能领会他散发出的种种信号,每次都是拒绝抵挡。

有天一起晚饭后,我打算回宿舍,他不同意,就继续骑着车带着我去了他宿舍,说要一起看电影。电影里暧昧情丨色的场景让他呼吸粗重,然后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最后压到床上要脱衣服,我吓得坚决反抗,哭着要求立刻离开。僵持了一会他放手让我出去。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没有人的宿舍,铺好的床单,也许还有电影。我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以至于不知道怎么判定这件事的性质和对我们关系的影响。

过了几天后,他写了一封很长的邮件求原谅和好,我同意继续和他见面,但再也无法感到亲密。我对他态度冷淡。最后,他提出了分手

在这件事发生之后的一个月里,我独自痛苦惊恐,晚上自己在床上会忍不住哭泣,白天在大街上就尽量躲避所有异性。现在看来,那应该是一种应激创伤。

过了一段时间,我终于把事情和室友讲了,但有的人的回应让我觉得困惑和不被理解。她们说:男生的需求很正常,就是摸摸也没有真的怎么样啦,你也没有损失什么。

再后来,这件事还流传了出去,一些同学也知道我被某某动手动脚了,有一个女孩还特地跑过来跟我说他真是个渣男,这让我更加感到尴尬。

所幸那时我开始学习一些性暴力知识,知道作为受害人不应该感到自责,所以并没有觉得我有什么问题。

然而这个渣男并没有完全从我的世界消失。他是我的同班同学,上课的时候我还会不时看到他,后来机缘巧合下,我和他的下一任女友(也就是我的学妹)成为了朋友。

这让我发现,他在还没有和我分手时,就已经开始在网上认识学妹,寻找下一个猎物。这个女孩和他经历了一段比较长期的关系,她经历了另一种亲密关系暴力——行为控制

因为这种控制,她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任何社交生活,只能和他在一起。慢慢地,她发现不对劲,开始反抗并要求分手。

后来,这个男生还用了种种手段拒绝分手,比如到她家威胁女孩的妈妈,给这位学妹也造成了很大伤害。

对我自己而言,我也没有想到,一次短暂的关系给我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加上后来我遭遇的性丨骚扰,让我对男性的性需求产生了极大地恐惧、恶心和厌恶。

幸运的是,在后来的一次心理咨询中,咨询师让我写出最厌恶的人的名字,并且对ta说:我不再恨你,因为仇恨伤害的是我自己。那一刻我哭了很久,彻底放下了!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我有一些感触很想分享给大家:

亲密关系暴力的当事人的确会很难走出来,身在庐山中,难以决断。如果你遇到类似的亲密关系暴力,当断则断,寻找专业的心理咨询师,ta们能够帮助你。

如果你朋友遇到亲密关系暴力或者其他性暴力,千万别说:不是很严重啊,你怎么那么不坚强呢!对于当事人来说,这真的很严重。请支持ta、理解ta。如果ta难以立刻脱离这个关系,也请理解这种心理困境,并且借助专业力量来帮助ta。

如果你通过这篇文章猜出来我是谁,我很想告诉你们,我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

>
Shutterstock/lightpoet
<

青猫:泛性恋者

2014年的秋天,我参加了一次关于亲密关系的论坛剧场, 在热闹的戏剧活动结束后,大家围成一圈分享自己对于亲密关系的理解。

某位参与者很激动地红着脸,讲述了自己通过这次剧场回溯了遭遇亲密关系冷暴力的经历,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曾经是冷暴力实施者。在那一刻,我的脚突然有点站不稳,突然理解了过去某任EX对我说过的“你以前真的有伤害到我”背后的原因。

伴侣眼中的我还是蛮可爱的,性格很独立,不矫情不任性。在亲密关系当中也比较粗线条,不爱嫉妒不招惹麻烦。

不过,我这样的性格会让人觉得过于理性和工作狂。同时,我总是表现出不嫉妒的样子也会被误认为我不在乎对方。每当遭遇冲突,我绝对是翻白眼不说话坐等对方说“我该死”的那一个,我的伴侣也都知道我是一个傲娇。

当我觉察到自己这样的行为其实是在实施冷暴力时,我开始认真回想自己是何时学习到这一攻击方式的。

我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和人起冲突的时候,直接跟对方干架是一种很低级的反击方式,而彻底忽视对方,会更让对方抓狂。这样的反击方式似乎更恶毒更高明,因为人类是非常需要存在感的生物。

我是如何学会这一招的呢?

我小时候有一个姐姐,她爸爸妈妈对她一直非常严厉,如果吃饭的时候她说话太多,父母会直接扇她耳光。遭受了这样的暴力管教方式,姐姐从小就会使用冷暴力对付自己周围的人。如果我和她起了冲突,她可以一两周都不理我,在我试图跟她和解的时候,她会用一种十分决绝冷酷的表情,假装没有看到我的存在,绕过我拂袖离开。

这一招对于幼年热情奔放的我简直犹如天龙八部当中的毒药“悲酥清风”,无色无味杀我于无形之中。总是叽叽喳喳,超级乐天派的我,遇到这样的钢铁般的战士也不禁变成了忧伤的少年(此处少年请忽视性别)。这一招我后来也学会了,在和朋友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一定是鼻子最高的那个,一定要挺到最后等对方来跟我和解。然而我学艺不精,不够决绝,对方一旦跟我伸出手,我一定会乐呵呵地跟对方尽释前嫌。

然而我竟然带着这一毒药慢慢长大。我的父母如同许多父母一样长期吵架,我对于长期吵架的状态非常反感,于是当我和伴侣有冲突的时候,一定是选择冷暴力来攻击或反击。有的时候,在起了争执之后,为了平复自己的心情,我甚至会假装很开心的唱歌来掩盖内心的不安。这样就更让伴侣觉得我是一个冷酷绝情绝对不会低头的傲娇,如果对方不来道歉,我们的关系就无法改善了。

我最常用的冷暴力方式除了不理人,还有各种拉黑、不接电话、怒挂电话,以及终极手段——太生气就提分手。我的EX们都曾经遭受过这样不公的待遇。

一次朋友聚会我谈起我从来不主动给伴侣打电话的事情,好朋友了解到我跟伴侣相处的模式之后,认真地批评了我。我嘟着嘴巴,翻着白眼,但是内心在颤抖。过去,我从来没有觉得不给别人打电话是问题,作为傲娇,都是人家给我打电话;过去,我从来没有觉得谈恋爱的时候有必要经常要说我爱你,作为傲娇,都是被告白;过去,我从来没有觉得要经常去夸奖自己的伴侣,作为傲娇,才不会说这种丢脸的话;过去,我从来没想过动辄提分手会让对方多难过,作为傲娇,好像要经常把分手两个字摔在对方脸上才符合我们大傲娇国的身份。

我发现,我好像一直用傲娇这个标签来逃避和伴侣的真诚沟通,用冷暴力伤害对方。

我决定不可以再使用冷暴力了。我终于承认,我在一个在充满冷暴力和争吵的原生家庭长大,没有学会如何用温暖平等的方式去沟通,,我是一个连爱都不会表达的人。

我最近一次成功抵挡自己使用“悲酥清风”的诱惑是在前一天。我的女朋友从美国远道而来看我,然而我工作太忙,即使和她在一起也要经常用电话和人讨论工作的事情。有一次她不高兴了,便通过生气和沉默让我知道她的情绪。(友情提示: 这样也是一种情感操纵,请大家不要使用。)

我在跟她沟通无效后很想拿出过去的秘技:撒手走人,甩出分手大招。但转念一想,我应该修炼一下友善平等沟通大法来遏制自己想要实施冷暴力的恶习。于是,我化情绪为力量,主动承认自己刚才也有情绪,但是希望她能够直接表达自己的需求,而不是用给我脸色看的方式来发泄情绪。

她也承认自己过去习惯了和母亲争吵,非常不善于和自己亲近的人表达内心的需求。最后我们握手言和,表示要共同进步,为反家暴法的实施添砖加瓦。虽然,该法并没有囊括同性伴侣,但我们至少不要作为反面教材。

一旦我们真的有了亲密关系暴力,作为同性伴侣,我们也要试着去用用该法,去打个官司让政府看到我们同性伴侣也有反亲密关系暴力的需求

(配图与本文内容无关)

如果你极度没有安全感,非常害怕失去这段恋情,觉得只有通过掌控对方的一言一行、查阅对方的邮件短信来确认对方对自己的爱,那你应该意识到这么做可能是一种潜在的暴力。推荐阅读:以爱的名义-小心,你正在实施恋爱暴力

>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