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性骚扰
Shutterstock/Photographee.eu

如果你认为她们是“半推半就”,你要警惕自己的“性侵者”思维

那些在不同领域身居高位的男性不断被爆出性侵事件,有些受害者的讲述令人胆寒。可当ta们讲述时,却有人问:“你当时为什么不反抗?”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有人称这几天的事情为“中国的MeToo”,公益圈、媒体圈、知识分子圈不断被爆出有影响力的“大佬”——雷闯章文熊培云谢伦灿……等等性侵他人的事件。那些站出来的受害者里有匿名的普通人,也有蒋方舟、王嫣芸等有一定影响力的女性名人。

王嫣芸在曝光章文对其的性骚扰时,自述曾经“攻击章文的喉结,再向他头上泼一壶开水”。但更多受害者没有做出这么激烈的反抗,ta们被质疑:你们为什么当时不反抗,现在却又站出来重翻旧账?

当事人王嫣芸控诉章文微博
©新浪微博/王嫣芸

不是所有受害者都有机会说不

“为什么不反抗?”、“你说不了吗?”、“现在爆出来

肯定有所图”……

那不如讨论下他们在什么情境下实施性侵?

通常情况下,我们在行文中,会用“ta们”,而这次施暴者中,确确实实没有“她们”。

章文趁着女生酒后、雷闯在女生徒步一天疲惫后……

在男女体力差异客观存在的情况下,说了不要,能制止这个行为吗?

 

他们在哪实施性侵?

谢伦灿:卫生间

雷闯:酒店房间

章文:私人茶室

孙冕:偏僻的夜宵摊

……

当施暴者用各种手段将受害者骗到私密空间时,受害者说了不要、或者强烈反抗,会不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

他们性侵的是谁?

雷闯:年轻的公益参与者

章文:朋友的学生

孙冕:自己的员工

冯永锋:自己的员工

谢伦灿:学生

……

他们掌握的社会资源、话语权力都相差悬殊。他们甚至原本都被受害者信任且尊重。当受害者和施暴者权力关系不对等的情况下,说了不要、强烈反抗后,被倒打一耙的概率有多大?

再回到文初王嫣芸的事例,王嫣芸当时神志清醒、身体健康、有一定力量;见面的场所是相对开放咖啡馆包间;两者之间没有权力关系,只是朋友的朋友;她在被侵犯的当下有一个非常准确直接的反应并做出了行动。以上种种条件都满足了,她才得以“反抗”,但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甚至都没有机会把这一切说出来。

 

没说不要,但更没说要

不拒绝、不反抗并不代表着同意,只是受限于种种条件,无法实施反抗,这并不意味着ta想要。

Ta没反对就可以了吗?就如刚刚所说,在当时的场景下,ta们有能力有机会反对吗?

Ta睡着了或者喝多了?Ta连自己的主观意愿都不能表达,又谈什么想要?

在一些国家和地区“yes means yes”(性丨行为之前要有“是”的意思表示)已成为法律明文,这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强丨奸犯在庭审中扯皮。我们距离法律层面承认“yes means yes”或许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但不代表我们就可以质问受害者:“你为什么当时没说不要?”

但“同意”真的就够了吗?就像春树带着疑惑和孙冕发生了性丨关系,还拼命安慰自己是一夜情一样,所谓“同意”就一定代表着完全尊重了对方的意愿吗?

或许不尽然。前文中提到的不拒绝的理由,仍旧适用于“同意”。因为是在私密的场合、因为体力和权力关系的差异、因为担心自己受到更进一步的伤害……受害者都可能在压迫下表达了“同意”。

性丨关系本该是给双方带来快乐的,而不是因为一方无法拒绝或者勉强同意就进行的。“同意”真的只是一个最低的标准。

在这里,我不想仅仅告诉受害者:你们可以说不、你们可以反抗、你们可以报警、被侵害不是你的错……

我更想告诉施暴者:你们的权力、你们的资本多只会是暂时的,你们让受害者沉默、对受害者的荡妇羞辱也只能是暂时的。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越来越多的“你们”将会身败名裂、锒铛入狱。

学会尊重别人,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性丨骚扰:不可不知的五大真相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