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强丨暴,性暴力,治愈,宽恕,人性
Shutterstock/Photographee.eu

何时该宽恕性侵者?

我能理解导致我施暴者成为强丨暴犯的那些卑劣绝望的社会环境,但我永远不能原谅强丨暴这种恐怖而反人类的行为。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特约专栏)1997年5月,45岁的英国公民卡米拉·卡尔(Camilla Carr)和她43岁的男友乔恩·詹姆斯(Jon James)到车臣去为战后失去家园的孩子们修建创伤避难所。三个月后,ta俩双双成了车臣叛党的人质,在长达14个月的地下室非法囚禁中,她被狱卒反复强丨暴虐待,直到感染疱疹

1998年,她万幸获救,重新回到家人和朋友的怀抱。最初两个月,她品尝着自由的甜蜜,似乎忘记了疼痛。两个月后,心灵的伤痛排山倒海,卷土重来,令她无法停止哭泣,心力交瘁、无法自持,陷入了黑暗的低谷。

2001年,男友乔恩·詹姆斯为了治愈她,把她带到了威尔士的一处寂静之地。男友的爱,冥想和瑜伽疗法,以及大自然的拥抱,终于给了她康复的力量。

Shutterstock/chainarong06

在一个电视访谈节目中,她说道:“乔恩一心一意地陪伴着我。当我讲述被虐经过时,他控制着内心的波澜,并没有表现出暴怒,而是静静地倾听,这对我的情绪起到了良好的镇定作用。”

卡米拉·卡尔康复之后,和男友创建了一个公益组织,为那些在囚禁和强暴中受伤的灵魂争取自由,ta们的公益组织帮助了很多无助的人。

ta俩参与策划了以“宽恕复原计划”(The forgiveness Project)为名的公益行动。2010年3月,她写道:“我可以宽恕那个强丨暴我的人,我可以对他表示同情,因为我能理解导致他成为强丨暴犯的那些卑劣绝望的社会环境。但这并不等于说我会宽恕那些强丨暴犯对我曾施与的暴行。强丨暴是一种恐怖的反人类行为,我永远不能原谅这种行为。

卡米拉·卡尔的故事,从受害者的角度,体现了“宽恕”在后期创伤治疗中发挥的作用,同时也很清晰地阐明了宽恕的对象是“强丨暴犯”,而不是“强丨暴行为”。

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适度的、积极理性的创伤心理危机应对机制

首先,它并没有将强丨暴犯妖魔化。强丨暴犯不是长角的异兽,而是人,是人就有可能具备只有人类才拥有的心灵忏悔能力——西方当代司法体系,大体来说,亦是相信人的这种悔过能力的(这也是这么多的法律学者和公民,在反对死刑上不遗余力的原因之一)。

Shutterstock/iravgustin

针对性侵,西方当代司法体系有一整套严惩制度。

在英格兰,根据性侵的严重程度,性侵者获刑最轻六个月以上,此外还需加以罚金;

在苏格兰,性侵者面临重则五年以上的牢狱加罚金;

在威尔士,伊恩·沃特金斯(Ian Watkins),威尔士摇滚歌手,因性侵女婴,被判29年徒刑;

在美国,时装设计师阿南德·乔恩·亚历山大(Anand Jon Alexander),因强丨暴了多名包括未成年少女在内的女性,被判59年徒刑;

美国说唱歌手米思笛卡尔(Mystikal)强迫他的发型师为他口丨交,被判6年徒刑;

宾州的运动教练杰瑞·桑达斯基(Jerry Sandusky)性侵多名男童,被判终身监禁;拳击手麦克·泰森(Mike Tyson)因强丨暴18岁的美模德西蕾·华盛顿(Desiree Washington), 被判6年徒刑……

近日,27岁的NBA明星德里克·罗斯(Derrick Rose),被其女伴指控强丨暴,倘若罪名成立,他或将面临坐牢和两千一百万美金的赔偿金………

这些严惩手段,为受害者提供了强大的心理安慰和人身安全保障,为建立一个性别平等的公民社会奠定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法律基石,但它的最终目的却不是“击跨”罪犯,而是“重塑(Rehabilitation)”罪犯,即“让罪犯改过自新,成为一个更好的公民(Better Citizen)。”(——摘自《刑事惩罚的目的(Criminal Law: The purposes of Punishment)》 2012,明尼苏达州大学出版)。

“卡米拉·卡尔宽恕疗法”的第二点理性之处,在于它将性侵行为与性侵犯所处的社会文化背景结合起来,一寸寸地寻找滋生性侵行为的暴力土壤,并通过舆论、传播和教育,试图根本性地铲除这种土壤,让更多人意识到性侵的危害,从而达到“治本”的目的。从实践论的角度,这比以泪洗面,或一味诅咒性侵犯断子绝孙、万劫不复要有效。

1tu/8093344086

从受害者身心健康的角度出发,当强丨暴犯刑满释放,并发自内心地感到内疚和懊悔时,受害者如果仍沉浸在仇恨和暴怒之中不能自拔,卡米拉·卡尔所提倡的“宽恕疗法”也许不失为一种背水一战的尝试。不然怎么办?苦练轻功,夜捕色贼,私设公堂,五马分尸?

总的来说,法律越给力,文化和舆论越保护受害者利益,卡米拉·卡尔的宽恕疗法就越有效。反之,它就很可能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乌托邦。

举个天朝的例子,前段时间日本人气演员高畑裕太强丨暴酒店女服务员的网易网友跟贴,一则“22岁的干柴碰到40岁的烈火,不擦出火花才怪。”获1873个“顶”和仅仅3个“踩”;浏览该新闻的各种链接,在天朝,它基本上就是一个百分百的“娱乐事件”,没有人对被强丨暴的酒店女服务员表达丝毫同情和怜悯,有的几乎全是羞辱和戏虐

为什么?是高畑裕太年轻、太帅、太有名有利,受害者应该跪求自己被临幸才对么?在这样一个漠视性侵伤害的男权社会,该酒店女服务员若换成是天朝女性,每天在手机上刷到这些充满性别暴力的存在,不要说冥冥中升起一股宽恕之心,恐怕连自杀的念头都有了吧?

最后要说的是,尽管在天朝这样的环境里,要做到戒瞋恚难于上青天,更别说寻求卡米拉·卡尔的宽恕之道。但我还是要劝那些被性侵又被网络暴民反复伤害的女性们,请尽早放下暴怒。华佗说:“人生气健壮者,外色光华,内脉平调。五脏六腑之气消耗,则脉无所依,色无所泽,如是者,百无一生。”金庸说得更直接:“不生气,你就赢了。”

(文/ 王梆,资深媒体人、电影导演、作家。出版电影文集《映城志》和多部小说集等。拍摄有纪录片《刁民》等。在《南方都市报》等开设专栏若干。)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通常在人们的脑海中,性侵女儿的父亲一定是很暴虐粗野,不爱女儿的,但丹麦电影《被控者》中的父亲完全不是那样。推荐阅读:父亲性侵女儿为何被无罪释放?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