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聊聊关于性丨骚扰的故事
谈性说爱中文网

撕个伤疤给你看:十四岁那年,我被猥亵

网上很多人说“让二年级的孩子认识小弟弟这种词,实在是太早了。”可是二年级的孩子成为猥亵、性侵的受害者一点都不早啊!我把自己的伤疤撕开,你来看看,这样的性教育,早吗?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早起刷微博,看到一条“新的性别暴力——初中女生被猥亵”之类的内容。

这本该是无数条性别暴力,无数条女性被压迫、被欺凌、被凌辱的消息中很不起眼的一条,比起渐无声息的巫山童养媳事件,从公众的角度不值得一提,但个人读来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十四岁那年,我遇到了性丨骚扰

十四岁那年,我初二,规规矩矩长大,长得还算好看,戴牙套。和长在中国的大多数人一样,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的性教育,也没读过小黄文,浑然不知性为何物,以为孩子是从尿道出来的。

那天天气很好,我下午要去换牙套,为了吃一口我最爱的牛肉粉,下课就冲出校门,然后犯了第一个错误:一个人去吃饭。

至今我仍喜欢一个人吃饭,前提是我已经不是一个十四岁的包子。对不谙世事的姑娘来说,一人食是危险的。

端着一碗粉、一碗肉找位置坐下,我犯了第二个错误:选择了一个靠墙的角落,四周无人。

今天的我,自己吃饭时,永远坐在吧台或者靠人、靠窗的位置。

一个中年男子——不是八八年的那种中年——五十岁上下、卡其色外套、外套较长、大号黑框眼镜,长相在记忆中模糊了。他走到我身边——熟练地——左手拿衣服挡住他人视线,右手掏出家伙,开始撸。

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见男性生殖器

好奇、迷茫、惊恐……我并不确切地知道正在发生的一切是什么,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件不好的事,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我犯了第三个错误:沉默。

我默默地吃着米粉儿,大脑快速运转希望了解目前发生的是什么,可惜这属于数据库中没有的内容。与此同时,此人正在使用撞击桌子等方式吸引我的注意。

强烈的不适感让我丢下碗,撞开他,跑出了饭馆——这不需要习得,是DNA中带有的天性。

十四岁那年,我被猥亵了。
谈性说爱中文网

我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然后我跑向了来接我看牙的我爹。出于本能,我扑到他怀里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即使用我现在的眼光看来,我爸所做的也不算错。他不断向我重复“他脱裤子是他的错”——没有谴责揣测受害者。告诉我有任何想法都可以和他说——给予了足够的支持。

但这不能改变一个事实——我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我始终坚信我的家人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是出于对孩子的保护,但这丝毫不能改变这件事情对我的伤害。

一句“不是你的错”似乎解决了所有问题,但归根结底,连问题是什么都不知道。

问题在于——十四岁,月经初潮后已基本具备生育能力的我,对性一无所知。

十四岁的我,不知道男性生殖器的样子;

十四岁的我,不知道该男子当时在自丨慰

十四岁的我,不知道自己遇见了露阴癖;

十四岁的我,不知道自己遭受了猥亵。

我连我是一个什么事件的受害者都不知道,又谈什么心理建设呢?

我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谈性说爱中文网

那天起,我开始了疯狂自丨慰

后面的部分我没有和任何人提到过。亲人、朋友、伴侣,如果ta们看到这篇文章,都是第一次知道这些事情。

那天起,我开始了疯狂的自丨慰——很难想象,我的第一次自丨慰,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触发的。

说自丨慰其实并不准确,因为那时的我不知道这个词,也对自己在做什么浑然不知。只知道自己做的那件事,似乎和那天那个男人做的一样——是肮脏的、可耻的。

白天、晚上、坐着、躺着、课上、课间、睡觉前、醒来后……我抓住任何可能的时间疯狂地刺激自己的阴丨蒂——那时我甚至不知道有个器官叫阴丨蒂,但却强迫症一般不得不随时用尽力气揉捏它。但直到今天,我也从未从中得到丝毫的快感,而对那时的我,这种行为代表失控状态、耻辱,就如那个男子一样。

这些疑惑我没有和家人说,隐隐的不安、隐隐的羞耻……更多的,是因为我发现ta们并不能带来丝毫的帮助。

很遗憾,“这不是你的错”没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让我认为家长并不能提供帮助。从高中、大学开始,父母从委婉到直接到斥责地说我“没有亲情、不在意家人”,我认真地回溯了自己的童年,那是一个有什么事回家找妈妈的小姑娘,是一个被男生追觉得烦告诉家长帮忙解决的姑娘

那个姑娘,从那天起,不在了。家人不是一个能够提供帮助的港湾,是否向家人寻求帮助不会对事情产生任何改变,任何。

亲情的淡漠是不可逆的。我始终试图与家人保持良好的关系,甚至试图重新掏心掏肺,但我知道我做不到。只剩下“因为是亲人,所以要爱ta们”的理性。但为了爱而爱,还真的是爱吗?

我丢失了我的性快感
谈性说爱中文网

我丢掉我的性快感

再谈谈性。

从高中到大学,我渐渐成为了一个女权主义者,致力于给各种男生女生科普性知识,教了无数人前戏、避孕……被称作老司机,却没人相信我处女了二十二年。心理学专业、足够的心理学知识和性知识也让我能够正视问题,试图去解决问题。我强迫式的自丨慰也渐渐被调整不见了,偶尔的行为也是抱着“万一这次能爽呢”的想法进行的。

然而我丢掉了我的性快感,我不知道这个期限是多久,我想可能是永远吧。

第一次是与一个小处男发生的,我买了鲜花、布丁、奶油、调味酒和巧克力,带领着他做足了前戏,却无法阻止过程中我对男性生殖器的恶心。没有任何快感,只有撕心裂肺的痛和流血。

然后是现在这个伴侣,一位体贴的“老司机”。与他的第一次是水到渠成的“口”,他完完全全是抱着取悦我的心态不求回馈进行的(几个月后我们才有了插入式爱爱)。用我们后来复盘时他的原话来形容:“我当时整个人都懵逼了,我在下面忙活了半个小时,你一点回馈都没有。”

一点回馈都没有。

应该早就料到的,毕竟自己最了解自己的敏感带,既然自丨慰都毫无感觉的话……

后来的日子我们试了各种体位、玩具,查阅了专业书籍探索人体的敏感带,使用各种游戏……但对我来说,始终一无所获。我想我们是相爱的,因为相爱,我愿意在性上“取悦”对方。

我的生理反应是正常的,爱抚会很快湿润,插入也不会痉挛。但我,可能真的因为那件事,失去了我的性快感。

我坚信性与爱是美好的,并向所有人传递这个观点。我在与男友交往的过程中一步步地脱敏了自己对男性生殖器的厌恶(嗯,他并不知道我曾经见了那活儿就恶心),现在我已经可以带着爱意给他“口”了,但我想,在我的潜意识中,性已经与不悦、迷茫和被侵犯联系在了一起。

需要对孩子进行性教育
谈性说爱中文网

为什么要给孩子性教育?

最后,我想聊聊为什么要给孩子性教育

在关于那本教材的微博出现的第一天,我在朋友圈写了这么一条“希望所有的孩子,不会因为家长的愚蠢,而受到猥亵却不自知。”

我的童年没有这样的教材,我的无知不全是家长的错,也是教育的罪。倘若我知道当时发生的是什么,凭我的性格,一定会端起那碗冒着热气的粉,泼向他的下体,顺便问候一下他全家并报警。即使没有,这件事情也可以快速调整,不会默默地困扰我数年。

可是无知让我失去了这样做的可能性。同时也让我失去了其它可能性——与家人拥有更好关系的可能性、在性上取悦自己的可能性

不是说,没有这件事,我一定与家人关系更好,一定能够性满足,或许我天生不怎么敏感。只是说,这件事之后,这些可能,都变成了定数。

我无疑是幸运的,我有开明的父母、良好的教育、天生乐观的个性……这件事对我虽然有影响,却不是致命的。但是,其他人呢?

那些,到现在还无法站出来,讲述自己被侵犯经历的人呢?那些,莫名成绩下滑、莫名变得沉默寡言、莫名放弃自己的少女和少年呢?ta们身上发生了什么?又曾经有过怎样的可能性呢?

在侵犯发生之后的干预只能是亡羊补牢,把侵犯扼杀在萌芽里才是当务之急。

我看到关于性教育课本的评论里,有很多类似这样的言论“让二年级的孩子认识小弟弟这种词,实在是太早了。”对啊,你觉得太早了,但是二年级的孩子成为猥亵、性侵的受害者一点都不早啊!我把自己的伤疤撕开,你来看看,这样的性教育,早吗?

前段时间有朋友问我“如果我活的很冷漠,我错了吗?如果有人在打老婆、在侵犯他人,我没有上前阻止,我错了吗?我知道这不对,但是我惜命,我怕自己受到伤害。”

我的回答是你没有做错事,但是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默默离开绝对不应该受到任何道德和法律上的谴责,除了警察没有任何人有帮助他人的义务。但是我希望,仅仅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看见类似事件时,能够站出来。你的一声呵斥,可能还给了一个年轻人一生的性快感、学业,乃至生命。

我的理想是,每一个少年都可以健康快乐地长大。以及,每一个性侵加害者都接受化学阉割。

(文/不愿透露姓名的喵同学,有趣的变态。)

(原题:撕伤疤。网友来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于性侵,我们经常听到受害者有罪论,但对于受害者自己,你需要知道:我被性侵,我没有错。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