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枫时隔多年才发声控诉郭敬明:全民性丨骚扰时代已经到来?
Shutterstock/Ydefinitel

李枫时隔多年才发声控诉郭敬明:全民性丨骚扰时代已经到来?

大家都看了新闻了吧,但这次让我们试着换个角度,来思考作为话语的性丨骚扰。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没有一点点防备,大新闻总是突如其来。8月21日,作家李枫在微博发长文爆料郭敬明曾对自己性丨骚扰和性侵犯,李枫还表示:他经常性丨骚扰、性侵犯签约到他公司的男作者、公司的男性职员。”在文中,李枫讲述了10年前郭敬明共处一室,郭敬明试图触摸他的身体并想给他口丨交。一石激起千层浪。

只是出乎意料,在仅有一面之词,郭敬明方面未表态之前,尽管有的网友作出了类似“以郭敬明的身高和体型是怎么做到”这样带有调侃甚至人身攻击色彩的判断,更多许多网友还是选择不相信。譬如有网友指出:李枫的小说《燃烧的男孩》是郭敬明帮忙出的,当时资源给的很好,宣传什么的都跟上了,后来小说还改版又出了一版。

如果按照那个小伙的说法,性侵未遂,怎么可能合作得那么好出书宣传?当时他为什么不站出来控诉?换个角度如果出书是封口费,十年后的现在出来说这事儿,他要回头控诉了,呵呵。

是的,在目前仅有一面之词的前提下,除了郭敬明和李枫二人,外人都无从得知个中原委,所有对于事件定性的猜测或评判都没有太大的意义。真正有意味的是,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出来控诉?这里面,或许有具体的原因,譬如我们在诸多同类事件中看到的,某个时间点点搞一个大新闻和炒作很难摆脱干系。但我想更近一步说的是,李枫在这个时间点回头控诉还有一个更大的社会背景。

直截了当地说,今天的中国社会正在进入一个全民性丨骚扰的时代。回溯性的控诉往往都伴随着一个更大的契机,譬如,当同性恋日益可见,见诸报端,回溯性的同妻就开始纷纷涌现。也就是说,作为一个社会现象的同妻是伴随着同性恋成为一种社会话语出现的。
 

当同性恋日益可见,见诸报端,回溯性的同妻就开始纷纷涌现。
shutterstock/oneinchpunch


这次的李枫控诉郭敬明也是一样,前提是性丨骚扰与反性丨骚扰在今天的中国成为一种强有力的话语。在今天的中国,没有一种话语像性丨骚扰这样搅动全民的神经。中国历史上,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铺天盖地、隔三岔五曝出大大小小的与性丨骚扰有关的新闻。

这类新闻看多了之后,故事的脚本都变得大同小异,其行进路线无一例外是全民高举道德大棒,用他们手中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形成一个全民监控的网络。“大鱼”总是容易被逮住,比如今天是郭敬明,早一点是大学教授、整容医生,再早一点是公务员、国企部门经理、网络大V…..然后是天罗地网一般同仇敌忾的谴责批驳。

在这种人人自危的社会舆论下,每个人真的能自外吗?不妨设想一个更为极端一点的情境,在一个性丨骚扰话语压倒一切的时代里,会不会有一天你在微信群里发过的黄色笑话,在办公室里讲过的荤段子,在约炮时经历过的不愉悦,你在婚礼上被人调戏的过往,在时过境迁之后,都被人拿来做攻击的武器?所有的不舒服,都可以被命名为性丨骚扰,乃至性侵。性丨骚扰既然也登堂入室,曾经的不以为然的过往开始闪亮登场。

且注意,这里谈的并不是某个具体情境中的性丨骚扰行为,而是作为一种社会话语的性丨骚扰。在某时某地的情境中的行为,总是具体而微的,一个人对于某个事件的判断往往也会随时间和情境的改变而改变,但作为话语的性丨骚扰呢?它恰恰是罔顾那些幽微的有褶皱的情境,它更多的依循更大而无当的社会的时代的潮流。
 

作为话语的性丨骚扰恰恰是罔顾那些幽微的有褶皱的情境,它更多的依循更大而无当的社会的时代的潮流。
Shutterstock/StudioLaMagica


我当然反对某个具体情境中的性丨骚扰行为,譬如在公交车上,咸猪手对身边的女性“上下其手”。但我以为,要警惕的是那种压倒一切的性丨骚扰话语,什么东西一旦推波助澜成为这样一种话语之后,你就很难再来对它展开任何行之有效的分析,任何质疑的声音都会被当成反对的声音,因为道义往往先于理性,在情绪面前,理性往往不堪一击。

同时,更让我警惕的,除了这样一种以道德制高点为纲拒绝任何反思批判声音的性丨骚扰话语,还有一点也让我有不寒而栗之感。那就是在一个全民性丨骚扰的时代,对于性丨骚扰的控诉也可能变成一种策略,因为控诉性丨骚扰这样一种策略本身已经被证明是可以带来红利的。正如官方让一个官员下马,总喜欢拿官员的私生活作风作文章一样,要抹黑一个人,今天你也可以拿性丨骚扰来做文章。

还有一点可以思考的是,今天这种天罗地网一般的性丨骚扰话语之下,正如这次李枫郭敬明所昭示的,性丨骚扰已经溢出了异性间的范畴,同性间的性丨骚扰会越来越多见诸媒体。

想到几个月前的一个事件,大连的一个老年男同志因为在厕所偷看别人小便,结果被几个男的用淋尿的方式凌辱。我看到评论下面,很多人骂这个老年同志,说他老色鬼、死变态。这样的评论背后,除了对性丨骚扰本身的反感之外,是不是也有一分是对同性恋者本身的恐惧,还有一分是对同性恋群体中的老年人的污名?

一个老师看到这个视频后,说了一句:这个社会疯了,看看能咋地,这些男的真鸡巴娇贵。是的,试问淋尿和偷看别人的生殖器,哪一种更严重?

当我们谈到性丨骚扰,已经试问,全民性丨骚扰的时代,性丨骚扰的话语洪流碾过了谁?最终又留下了什么?

(文/沈河西,自称非知名媒体人,非知名自由撰稿人,十年后的非知名小说家。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