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上弓
Shutterstock/Alex Cherepanov

“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

小黄文中的霸道总裁常常对女主“霸王硬上弓”,女主的拒绝不是拒绝,毕竟“身体很诚实”、润滑很充分。 但是霸道总裁眼里的性唤起真的是唤起吗?“身体很诚实”真的意味着她想要吗?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小黄文中经常出现“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的情景,一般都配着“霸道总裁”男主角和不断反抗的女主角(有时候也会是男主角),然后总裁霸王硬上弓,主角的反抗逐渐减弱,慢慢开始享受……

这句话现在逐步演化成流行语,它的性意味被弱化,常常用于调侃口是心非、表面功夫、或者言行不一。但是,这句话真的意味着主角口是心非吗?“嘴上说不要”真的意味着ta在撒谎吗?

那么就来分析下这句话暗含的意思吧。

“嘴上说不要”:很显然,主角表达了对于性行为的拒绝。她可能说了不要碰我”或者“不要继续。有时候,主角的身体语言也表达了拒绝:ta努力推开“霸道总裁”,用身体姿势表示拒绝,挣扎扭动……但是“霸道总裁”并不听ta的,也对ta的身体语言视而不见,因为“霸道总裁”关注的是——“身体很诚实”。

一般在小黄文中,这句话都伴随着对于性唤起的“检查确认”。“霸道总裁”不顾主角反对,仍然壁咚了ta并且掀起了她的裙子、扒下了他的裤子,然后在ta两腿之间一看或者一摸[此处删去二十字],邪魅狂狷地一笑,说“身体很诚实嘛”。这时,读者就知道,主角的身体发生了性唤起,那一定说明ta“很想要”了。

在这里,我们的预设是:主角在语言表达和身体反应背后,有一个“意愿”,而她的身体反应更真实地揭示了这个意愿,从而暴露了ta的口头(或身体语言)拒绝是虚假的。如果身体发生了性唤起,就一定说明ta是想要的,无论她如何拒绝。

在这些小黄文中,女性性唤起的“证据”一般都是阴丨道润滑。然而阴道润滑与性唤起并没有必然的关系。女性阴丨道润滑在实验室对于性唤起的测量中,只是诸多可测量数据中相关性较低的一个(在有些实验中,准确率低于50%)。

一些科学家一直试图寻找更加可靠的性唤起的测量指标,包括瞳孔放大、心率变化、外生殖器部位温度和脑图像扫描等。同样,男性的勃起与性唤起也不是直接的关系

 

ta不想要
Shutterstock/Ohmmy3d

除此之外,这种想法本身是不合逻辑的:它预设了主角有一个“真实意愿”,但ta自己不知道(或不能正确表达),而“霸道总裁”知道。也就是说,当主角说“我不想要”的时候,“霸道总裁”所想的是:“你很想要,但你自己都不知道。我知道你想要,而且想要的就是我。”或者更加直白地想:“只要我开始强暴你,你就会慢慢喜欢了。”

无论是在小黄文中,还是在现实中,这都是对于对方意愿的极大的不尊重和对于对方的严重侵犯。

有人说:“如果她很害羞,明明想要却说不要呢?”“如果我错过了机会,岂不是显得很不男人?”的确,在我们性教育不足的情况下,会有很想要但羞于说出的情况。

如果能够从对方的身体语言(不是“身体反应”)中读出主动,或者有事先约定(例如情侣之间想玩角色扮演时),那才能算是得到了对方的知情同意

要是没有事先约定,对方也没有明确的认可,而是因为“呵呵我很懂ta啦”,在对方口头和身体语言都明确拒绝或者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自作多情地想象对方“明明很想要”,决不会让对方对你的“男子气概”有任何好感,只会造成暴力和侵犯。

关于对于爱爱的知情同意,有一个喝茶的比喻。如果你准备了一壶茶,对方说“我不渴”,那代表着对方的确不渴,不想喝茶。哪怕对方的确有点渴,但可能不想喝茶,或者不想和你喝茶。这时如果你强行抓着对方,说“你明明很渴了啊!我看你嗓子都哑了啊!”然后强行往对方嘴里灌茶,说“你喝着喝着就会喜欢了”——这就是犯罪了。

强迫是犯罪
Shutterstock/MaryMistan

爱爱的底线是互相尊重,“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这种情节实际上是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对方之上,而拒绝尊重对方已经明确表达出来的意愿。

当然,爱爱意愿的表达并不一定是像签合同一样的白纸黑字法律术语,它可以是有趣的、含蓄的、调情的、羞涩的等等,我们可以通过与对方坦诚地交流和询问来确认我们如何互相表达爱爱意愿。但无论表达是什么风格,明确表达的拒绝都必须被尊重

 

参考文献:

Kukkonen, T. M., Binik, Y. M., Amsel, R., &Carrier, S. (2009). An Evaluation of the Validity ofThermography as a Physiological Measure of Sexual Arousal in a Non-UniversityAdult Sample.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9(4), 861–873.doi:10.1007/s10508-009-9496-4

Lorenz, T.A., Harte, C. B., Hamilton, L. D., & Meston, C. M. (2012). Evidence for acurvilinear relationship between 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 activation andwomen’s physiological sexual arousal. Psychophysiology, 49(1),111–7. doi:10.1111/j.1469-8986.2011.01285.x

Rieger, G.,& Savin-Williams, R. C. (2012). The eyes have it: sex and sexualorientation differences in pupil dilation patterns. PloS one, 7(8),e40256. doi:10.1371/journal.pone.0040256

Zhu, X.,Wang, X., Parkinson, C., Cai, C., Gao, S., & Hu, P. (2010). Brainactivation evoked by erotic films varies with different menstrual phases: anfMRI study. Behavioural brain research, 206(2), 279–85.doi:10.1016/j.bbr.2009.09.027

 

(文/马景超,美国拉维诺瓦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在读,研究女性主义哲学和性别理论。)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ta要强丨暴你,你为什么不拒绝?”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