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性丨骚扰
Shutterstock/271 EAK MOTO

“斯文败类”是如何产生的

为什么这些深受尊重的人,这些知识分子、公益先锋,也会做出性丨骚扰女性的事?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或许你也被铺天盖地的关于性侵的爆料和讨论刷了屏。如果仍然觉得有些不明就里的话,让我们来看看最近接连被爆的性侵事件的当事人都是什么人:

 

雷闯:“亿友公益”原负责人

冯永锋:“自然大学”创办人

章文:知名媒体人、时事评论员

……

 

众多旧伤口在最近一一示人,从高校一直辐射到公益、传媒、知识分子的领域。每每一个“业界大佬”被控时,都会有许多人感到惊讶“怎么他也会做这样的事情?”

 

但这其实并不奇怪吧。

 

被忽视与掩盖的恶念

 

雷闯、冯永锋等公益领袖被曝光性侵时,舆论哗然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来源于他们“公益人”的身份:雷闯自身是乙肝患者、遭受过歧视与不公,后来他成为先行者,为同样的弱势群体谋求呼唤公正;冯永锋是环保斗士,对草木山水都有情有义;为雷闯辩护,支持他“勇敢面对”的邓飞是“免费午餐”的发起人,对贫苦的儿童他表现出过极大的善意,甚至参与推动过“儿童五防”,防性侵首当其冲……他们原本的身份是保护、是共情、是正义、是平等。为何他们会性侵女性,甚至一而再再而三?

 

事实上,当我们将公益事业视为一个“圈子”时,阶层就自然而然地存在。圈子的存在是依附于资源的不平均、信息的不对称、权力的不对等之上的。在某一时刻、某一领域表现出悲悯的人在“圈子”里很有可能就自动异化成为权力的上位者。他们享受尊重与崇拜,享受资源与名誉的双收——在那些勇敢站出来的受害者的叙述中,ta们在这些公益大佬的光环前完全失去了警惕。这当然不是受害者的错,这些身居上位的人,利用这一点利用得如此得心应手。

 

我们须承认,每个人都非常复杂。对于这些一直被简单地认为是“好人”的人来说,他们的恶念是一直被选择性的忽视了。更重要的是,来自于女性的意见常常是最被忽视的部分。受害者的眼泪、屈辱被当成他们身上的“小污点”。当他们站在权力关系的顶层、有众多圈内人需要依附他们时,不消他们自己出声,自然有大量“志愿者”志愿为他们遮掩污点。

 

这样的所谓“圈子”,可能是最男权的一种社会单位。

职场性丨骚扰
Shutterstock/271 EAK MOTO

他们的成就,是性别不平等的成就

 

目前接连爆出的性侵事件中,受害者有男有女,加害者却都是男性。这一点与欧美的#MeToo运动、之前国内各个高校范围的#MeToo运动,是情况类似的。

 

尽管我们说过多次,女性当然也可能成为施暴者,但是无论是根据现有的案件数据,还是#MeToo运动中不断被爆出的事件而言,性暴力犯罪中,绝大多数的加害者都是男性。

 

这当然成因复杂——男性与女性体力有天然差异、男性与女性所受的社会规训不同、男性与女性生理构造的不同——但这解释不了男性对同性施加性暴力的频发。

 

而如果我们都认可性侵是一种权力关系极度不对等的情况下产生的关系,那么这一切好像就说得通了——凯文·史派西名声大噪时性侵了当时默默无闻的安东尼·拉普;同志公益圈的领袖人物张锦雄也被爆多次“咸猪手”公益圈的其他同志伙伴。他们或许体力无差,有同样的社会角色。但权力隔开他们,让受害者失去反抗或言说的能力。

 

那再回到开头的问题,施暴者中鲜见到女性,或许这与男性构成了不同“圈子”中的领袖、“大佬”、“先锋”角色也有关系。这同时也是其他行业的现状。他们比女性能力更强吗?他们比女性更有智慧吗?还是他们比女性更加善良?我想当然不是,而是因为这就是现有社会结构中难除的积弊,这些“大佬”们都是不平等性别结构的受益人。即使这未必是他们主观的意见,但他们确实已经享受了许多女性所未能享受的机会和资源

 

所以当他们对自身的优势毫无反思时,很难认为这是一个真正有共情能力的人。我更想说的是,其实不必因为他们的光环而对他们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期待与崇拜,他们的成就,在事实上并一定不是一个公正的结果。

 

如果有期待,不如留给自己吧。

骚扰性的肢体接触
Shutterstock/Andrey_Popov

旧的议题里没有女性

 

公共知识分子的形象在这波浪潮中也有许多“幻灭”吧。人们难以想象写出《自由在高处》的熊培云被多名女性指控性丨骚扰;更难想象那个性侵多名女性、对受害女性进行荡妇羞辱、半夜打电话威胁正义人士的章文,在此之前是一位用写作追寻自由意志的知识分子。

 

为什么?不侵犯他人的自由意志难道不是这些饱读圣贤书的知识分子之间最有共识的命题吗?

 

或许因为在他们眼里,严肃的社会议题是不包含女性的吧。

 

在惊异于章文那封声明之厚颜无耻之时有人感慨,他真的是彻底过时了——他不知道荡妇羞辱已经不能再成为受害者谴责的基础,他不知道他那套“为了家庭”的言辞已经无法再欺哄大众,他也不知道他的威胁是无效的。在今天我们的世界里,一个代表真相的声音只要被听到了,就会被更多人听到。

 

这些知识分子是和时代脱节的,他们的身份在历史上有过复写——那些一边蓄奴一边谈论自由的白人精英,那些言论中充满厌女情绪的哲学家……他们的理论根基是陈旧的,他们曾经主张的自由与平等属于精英、男性、知识分子阶层。但他们确确实实与今天的社会脱节了。

 

女权主义运动已经有过三波浪潮,放在漫长的人类思想史中或许仍然显得短暂。而就在这短暂的一百多年里,女性从拥有选票到成为国家领袖、从进入学堂到成为学者、从参与工作到经济独立,这一百多年里的女性抗议旧的制度与观念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势了。

 

思想史曾经完完全全由男人书写,女权主义是一个新的但富于力量的议题。就在那些知识分子来不及反应的时间里,女性已经在要求观念解放、身体自主、性爱许可了。女性已经可以用最大的一呼百应的声音出来指认“是他侵犯了我,我没有错”了。更何况这些声音里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自省且有正义感的男性的声音。

 

他们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吗?我并不特别乐观,有些控诉确实有司法上的难点:性丨骚扰的举证难、界定难仍然是未解的难题。网路世界的山呼海啸与现实往往有差距,在生活中我们或许还是可以时不时听到受害者有罪、荡妇羞耻的言论。思想的变革需要时间,而且往往需要很多时间。

 

但重要的是他们说出来了,而且就像我们这些天见证的一样,这种说出来的声音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路传递。人们通过诉说获得勇气、直面疮疤,也通过诉说把小众的话题送到大众面前。这些天许多朋友开始问起“究竟什么是MeToo”、“现在有什么新的事件”,他们逐渐从去年十月的好莱坞开始了解,我们的观念与社会正在经历一种什么样的风暴。我想这样的讲述永远都有意义。

 

(文/ 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受过性侵犯,我没救了吗?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