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兔运动
Shutterstock/Mihai Surdu

反性丨骚扰就是反调情?来看看外国网友怎么说!

这些天,可能很多小伙伴都被铺天盖地的关于性丨骚扰的事件刷了屏。在讨论过程中,很多小伙伴也产生了顾虑:#咪兔运动会不会让人不敢调情?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这些天,可能很多小伙伴都被铺天盖的关于性丨骚扰的事件刷了屏。在和大家讨论的过程中,很多小伙伴也产生了顾虑:

 

#咪兔运动会影响我调情吗?

#咪兔运动会不会让我在性行为之后被赖上?

调情是人之常情,这样以后大家怎么谈恋爱!

 

国外网站Buzzfeed在读者中发放了一份关于#咪兔运动、知情同意和性的问卷,小爱节选了部分问题和回答进行了翻译。你的顾虑,或许可以在这里得到回答。

 

#咪兔运动是否影响了你对知情同意(consent)的看法?

 

29岁直男:

 

我高中时进行了很多不健康的、男性主导的关系。

 

我的父母从来没有好好教过我性别与性,所以当我终于“被允许”去约会时,我是完全按照我假想的形式进行的。

 

我没有意识到当我问自己当时的女友索要照片而她们没给我时,我的行为给她们带来了如何的羞辱。#咪兔运动告诉我,不仅仅是行为,我们的言语、意图和看法都会造成真正的、影响人生的伤害。

 

35+岁直女:

 

很多人认为#咪兔运动只是让女性最终能勇于发声,但其实不是的,男性也要敢于同界限问题做抗争。

 

几年前,我的两个女儿(8岁和9岁)和小伙伴走在年轻英俊的教练后面。女儿的队友突然捏了一下教练的屁股!他震惊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我意识到如果这个场景发生在女教练和男学员身上,她或许会说出来阻止这种行为。我告诉了那个女孩她的行为不合适,她需要尊重其他人的身体,就像别人也需要这样对待她一样。她最终道了歉。

 

另外,在之前,我有过无数次(没有知情同意的)性行为,我一直以为那就是男人们的行为方式,并无不妥,我对此习以为常,但我现在也从麻木中走了出来

 

50岁男同性恋:

 

当然。它让我更加自觉,在与人交往的方式上不再那么直接或者说毫无顾忌。

 

16岁跨性别男性:

 

因为我看起来很“男性化”,我更清楚,人们可能被我吓到,所以我在与人交往时会更小心。

 

32岁直女:

 

是的!#咪兔改变了我!让我更有力量!

 

在我20岁时,我希望取悦男性,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想要什么。现在我很高兴能分享我的喜好并了解伴侣的喜好。这让爱爱变得更加快乐!

 

31岁直女:

 

#咪兔让我意识到从法律的角度而言,我被强奸了

 

一个男人在我一再要求停下时,仍然没有戴套和我发生了性关系。尽管这过程中没有暴力,我也没有反击,我只是离开了。当时,我从没想过这是一场强奸。

 

41岁双性恋女性:

 

#咪兔运动让我能在性这个话题上更有发言权、更舒适。

 

我也更明白,我有权利表达对“性”的期望与界定——在性接触上,任何胁迫和压力都是不可接受的,这违背了知情同意。而在#咪兔运动开始前,我对同意与否之间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清楚。

 

30岁双性恋男性:

 

是的,但这让我很纠结。作为一个双性恋、同性关系中的0,我知道沟通很重要,但也觉得爱爱中有一些“权力”不对等会更愉快。这项运动非常有意义,它说明了怎样的行为违背了知情同意原则,并且让男人们意识到他们违背知情同意时的后果。但我也认为它似乎把违背知情同意和强奸放到同一条道德线上了。他们不一样,也不应对应相同的惩罚。

 

40岁直男:

 

是的。在我青春期时,我有时候试图把手伸到女孩衬衫里,我应该先问问的。有时候她们允许了,有时候她们阻止了我……但我应该先问问的

拒绝性丨骚扰
Shutterstock/Paul Vasarhelyi

#咪兔运动是否让您重新考虑过去的关系中的行为?

 

18岁双性恋女性:

 

不是我自己的行为,而是别人的行为。

 

例如,有一次我与一个人发生性关系,虽然我“同意”了,但我只记得我同意接吻,但是没记得我同意了性行为,这表明我已经醉了,无法清醒地表达“同意”。

 

那时我17岁,他28岁,他应该承认我在那时无法真正意义上同意,因为我喝得太多了。

 

24岁直男:

 

有一次,我想发生性关系,我的女朋友不想,但她还是这样做了来让我开心。她的肢体语言和语调明显表达了她不想要,但我还是继续了。

 

结束之后她开始哭泣,并告诉我她感觉很可怕,因为我更关心性生活而不是关心她。当时我感到很震惊,于是我不再这样做了(那是四年前)。

 

但是直到#咪兔运动开始,我们才讨论了这种行为的一些深层原因,我开始考虑我们作为男人被教导的方式,甚至说,发生性关系让我们显得“强大”。

 

反过来想,被拒绝让我感到虚弱、不受欢迎或者不被需要。我相信,如果我以正确的方式询问,或者表现得足够好,我的女朋友总是希望与我发生性关系的。

 

当她说不的时候,我感到羞愧和无力……之前,我总是把她“不”当做她对我的拒绝。 #咪兔帮助我意识到她的“不”不是关于我,而是关于她。

 

现在,当我的女朋友不想发生性行为时,我不会将其视为个人攻击。我知道她爱我,被我吸引,并且在不同时期也有不同的欲望。

 

这么明白的事儿我之前竟然不知道似乎很傻。但我对此缺乏理解也确实说明了“强奸文化”在塑造男孩对性和男性特权的理解方面的普遍存在

 

“你好?!?!不是一切都与我有关吗?!?!”

 

35+直女:

 

我离婚了,我前夫就是只顾自己不管我感受的那种。

 

而且因为结婚了,我以为用性取悦他是我的责任:否则他会欺骗我、离开我,或者说我就是一个坏妻子。

 

我意识到他很喜欢通过性行为“叫醒”我。但我完全不喜欢,我有严重的失眠。

 

因为#咪兔运动,我意识到这是强奸!它也帮助和我的女儿聊起知情同意。因为对话的大门已经打开了,和她说这些也变得更容易。

 

21岁性向不确定男性:

 

我开始意识到:醒来时前一晚爱爱过的女生还在身边,再次进行性行为前还是要确保合适。这很重要,昨天可能可以,但是今天或者明天可能就不行了,记住永远要征求对方同意。

 

72岁女同性恋:

 

我希望#咪兔运动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我的生活会更愉快。我接受了粗暴的治疗、把所有的时间花在异性上。

 

我19岁结婚,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来逃避与世界的联系。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23岁外表男性非二元性别认同同性恋:

 

我感觉我过去过分自由了,比如我将裸体未经同意发给曾经同意我发裸照的人,或者在未经对方同意的情况下转化姿势、再次开始性行为。

 

对方在周二愿意看我裸照不代表在周三也愿意。另外,#咪兔让我的性交流更美好了,我们可以相互提出问题、得到反馈。

 

24岁男同性恋:

 

#咪兔运动之后,我读过一些人的故事,ta们相信当你醉酒时你不能表达同意。这让我想起了当我喝醉了,在一个男人的床上醒来,没有任何与他发生性关系的记忆。这事不止一次发生,但我仍然不认为我被强奸了,我同意了那些夜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23岁无性恋女性:

 

#咪兔让我意识到我受到了一位教授的性骚扰。

 

还有虽然知道他们并不想伤害我,但过去我的两个性伴侣在没得到我允许的情况下和我发生了性关系。他们假定在我没有主动说“不”的情况下是想要的。

 

当时我没有时间考虑并决定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事后我非常不舒服。我知道他们并不是想故意伤害我或让我难过,但爱爱时都应该确保对方同意,但他们没有询问,对我而言,那感觉就像是袭击。

 

40岁双性恋男性:

 

大约20年前,我和一个女孩发生了无套性行为,这是一夜情。她从不抱怨,而且我们现在还是好朋友。

 

但现在我认为我做错了。我不确定她当时是否想发生性行为,虽然她没有阻止我也没表达反对,但她绝对没有让我进入到她身体里,但是我这样做了。

 

32岁双性恋/泛性恋女性:

 

我过去一直非常咄咄逼人,可能做过让我接近的人感到不舒服的事情。作为一个女人,很容易认为男人特别想要做爱,而事实并非如此。我之前经常触摸、抓住男人但没有真正考虑他们是否愿意。

 

同时,我也参与了一些让我不满意的性活动,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说“不”,或者说我不能拒绝,或者另一个人拒绝接受拒绝。当时我并不认为这不对或者不正常,但现在看来这确实有问题。

 

31岁直女:

 

有一次在大学里。我和一个男性朋友在一起睡觉。

 

当时我们在喝酒、接吻,然后我骑到他身上发生了性关系。后来我才知道,我夺取了他的童贞并且毫不知情。我觉得很糟糕,总想知道他是不是很生气,或者觉得我强奸了他。现在我和他失去联系了,但是我不确定即使我能,我会不会联系他,因为这让我成了一个混蛋。

 

写在后面的话:

 

在这些回答里,我们看到了毅然离婚的觉醒,看到了不该当初的悔恨,看到了不同性别、性取向的人成为性骚扰受害者和加害者的故事。

 

或许讨论不会就此停歇,这些讨论也是充满价值的。

 

但是,当我们讨论“这样会不会影响调情”时,也应该思考我们习以为常的“调情”方式会不会引起不悦。

 

当我们讨论“很长时间以来这都是常态”时,也应该思考这种“常态”有没有病态。

 

很高兴能够看到这些经历了#咪兔运动的人(不论性别)能对自己的行为产生反思。

 

现在轮到我们了

 

(文/ 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我被性侵,我没有错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