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扬青宣布已与罗志祥分手

手撕罗志祥后,我们还要懂得恋爱中的自我赋权!

今天一早,周扬青宣布已与罗志祥分手,

因罗志祥向她隐瞒了多件与别人的不正当关系”。

随即,罗志祥的双标陷入舆论漩涡。
 

你真的爱过我吗罗志祥?一定也是真的爱过吧……可是,一个这么爱我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些呢……”


这是罗志祥女友周扬青在公开信里问罗志祥的话。

 

在该公开信里,周扬青表示她与罗志祥已经分手一段时间,起因是罗志祥怪周扬青看他手机。而周扬青发现原来罗志祥有两个手机,其中一个专门用来聊妹,每天跟不同的人约炮,还有多人运动 

 

周扬青的微博下分成了两个阵营,许多男性在用时间管理专家的调侃参与其中,似乎追逐无尽的性资源成为男性默契的共谋,而女性们都拥有了情感受害者的共情以后能找到对的人。这种共情,仍来自对爱情专一的信仰。

 

仿佛爱情是不会失败的,失败的都是人。

 

但实际上,爱情不是在一个地方失败了,不是在一个人身上失败了,而是长期、普遍地存在漏洞。在大半个世纪中,不忠始终是悬在单偶关系心头上的秤砣:

 

20世纪的《金赛性学报告》透露,在抽样调查的6427名男性中,超过1/3的男性曾背叛妻子,而在6972名已婚、离异和寡居的美国女性当中,有26%的人在40岁前有过婚外性行为。纵然在堪称性革命高潮的60年代和70年代,数据也没有出现很大的变化。到了80年代,一项覆盖12000名已婚人士的民意调查显示,25岁以下的被调查者中有1/4背叛过配偶。这个数据在美国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新发表的《我们为何结婚,又为何不忠》一书中证实,如今情况变化甚少。

 

这同时也透露着一个信息:遵循一对一的恋爱关系、婚姻关系,做到完全的忠诚与专一,或许并不是我们的本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能选择专一。 

 

此外,除了合约婚姻等二元关系,亲密关系其实可以有很多种形式,开放关系已经是部分人的选择。但周扬青的信提到罗志祥有多次劈腿,两人明显并不在开放关系内,是罗志祥单方面在开放。且开放关系中最重要的是知情同意、互相坦诚。

 

真正引起众怒的,其实就是罗志祥选择在亲密关系中,隐藏事实,欺骗对方,以对方的不知情为代价,追求自己的欲望和刺激。

 

罗志祥的性自由只是他个人的特权,并没有公平的契约精神在。


去年12月,周扬青在个人社交平台上抱怨罗志祥会约束她的穿衣自由,认为她去夜店穿得太暴露,直言难看死了”“一跳舞就走光了”“你这样那我们不去了

 对于穿多还是穿少的关怀,或许有人会理解为这是罗志祥对周扬青的在意,是一种甜蜜的管束。而如今,这种管束在出轨现实下显得如此讽刺。


罗志祥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吸引其他异性的眼光,希望她忠诚于自己。但提出要求的人呢?他是否做到了忠诚
 

 在恋爱关系中,罗志祥多次强调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最终,在偶然的一次不信任背后,周扬青发现自己在情感关系中被欺瞒了这么久。 
不遵守忠贞准则的人,能同时拥有爱情和以外的东西,而遵守的人得到的,似乎只有爱情及它的凋零?爱情和忠贞对谁有利,又让谁受苦,似乎很清楚了。 这样说不是为了鼓励不忠,而是说出事实:忠诚实在太难了,因为不忠总有额外鼓励

 

 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到,我们似乎无法完全避免被出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毕竟罗志祥拒绝让对方看自己的手机,而周扬青在之前也出于尊重,如此坚持了九年之久。 那从自身层面,能做到降低伤害的方法,只有认清事实,接受可能的风险。虽然很无奈,但这也算是进入关系前的一个自我赋权吧。 因为爱情,本来就只是人生中的一个部分。不管是受害者还是过错方,要一辈子处在一种一对一的关系中,都是一种需要努力的劳动。


一个朋友曾引用女权前辈的一句话,在此或许可以作为一个参考:把关系看得过重,且关系是唯一的(垄断性的),这是痛苦的根源。
 

人类把情感分成了许多类型,爱情、亲情、友情、爱好等等,经过各种炒作、型塑,爱情在现代社会已经占据了过高的位置,承担了过多的想象,人们甚至希望在爱情中实现其它几类情感、需求所能承担的任务。

 

所以,也许爱情仍然是我们很多人毕生追寻的美好,但我们必须清楚是什么真正在支撑我们的生活。

 

周扬青的信,让人想起半年前具惠善离婚时说的那句话:他好像只是短暂地,爱了我一下

 

相似的感叹和疑问,让人看到同样的爱情受害者”——那些信仰爱情却总得不到平等对待的人。

 

多希望爱情,就是爱情。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