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当写真女星,被迫陪酒陪睡,最后她掀起一场“高跟鞋革命”

18岁当写真女星,被迫陪酒陪睡,最后她掀起一场“高跟鞋革命”

文/阿猫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高跟鞋都跟所谓的女性魅力挂钩

这种对性别的刻板印象

是时候改变了

 

我和高跟鞋的爱恨情仇,从一个夏天开始。那时我准备实习,便杀去专柜败了一双。鞋子的款式质朴无华,唯独半高的跟边沿,有一道细致的金色嵌边,让它显得有点特别。穿上它的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不一样了,好像被突如其来的光芒笼罩,是一种长大成人的快乐。然而,我的脚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哪怕贴上创可贴,还是像童话里的小美人鱼一样,每一步都摇摇欲坠,伴随着血和泪。

 

面试通过以后,我很快将它束之高阁,重新捡起最爱的休闲鞋。

 

高跟鞋,你也知道,美则美矣,穿上它的滋味并不那么好受。会划伤、会拇指外翻。

 

但是,大家都默认,穿高跟鞋是女性职业修养的一部分。高跟鞋给她们带来的身体压迫和潜在风险,却被长期忽视。

 

#KuToo是什么? 

 

不久前,有一位日本女星,发起了名为#KuToo的网络请愿,抗议女性必须上班穿高跟鞋的不合理规定。将日语里的“鞋子”(Kutsu)和“疼痛”(Kutsuu)结合,就得到#KuToo ——一个对#MeToo运动有致敬意味的名称。发起目的也和#MeToo相似:鼓励女性发声,反抗不合理的性别压迫。

 

现年32岁的石川优实,是本次运动的发起人。去年4月开始,她在殡仪馆从事礼仪相关的工作。由于工作需求,每天需要穿高跟鞋长时间站立和行走,导致脚趾疼痛、流血。反观男同事只需穿着轻质皮鞋,她开始质疑女性员工“必须穿着鞋跟5到7公分、无鞋带的黑色有跟皮鞋”的着装规定,并在网上发起倡议。

 

这场高跟鞋革命,很快就以石川意想不到的速度席卷开来。目前她已经获得了近2万人的支持,并于6月3日向政府递交联署请愿书,要求禁止雇主强迫女员工穿高跟鞋,否则视为性别歧视或骚扰。 

 

可能有人觉得这是小题大做。一双鞋子而已,用得着上升到性别歧视甚至是性骚扰的层面吗?但要理解这一举动为何掀起如此波澜,还要结合日本的职场文化和女性地位来讨论。

 

高跟鞋革命:一窥日本的职场文化和女性地位

 

正如日本学者上野千鹤子所指,日本是一个“厌女”文化根深蒂固的国家,职场留给女性的空间实在不多。日本殊有“职场无长女”的说法,这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在日本的企业里,你可以看到不同年龄段的男性雇员,有白发苍苍的老翁、发际线倒退的大叔,还有头发浓密的年轻男性;但放眼女员工,几乎都是年轻姑娘,三十出头的并不多见,年逾四十更是凤毛麟角,职业寿命短得可怜。 

 

这一现象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日本女性一旦结婚,大多都会选择从单位“光荣退任”,回家专心相夫教子。坚持在岗位上的女性,工作往往局限于从事前台、文秘、人事等服务岗。身为职场新人,还会经常被安排去负责端茶递水、买咖啡之类“女人的杂活”;至于掌握了企业命脉的核心部门,如研发岗、管理岗等,几乎都是男性的领地,鲜少有女性涉足。哪怕同样的岗位,男性雇员的工资也会比女性高出一截。女性员工跻身高层,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奇怪的是,日本女性职场地位虽低,官方对她们装扮和礼仪方面的要求,反而一点不少:服饰要有女人味,但不能过火;妆容要淡雅得体,不要太有个性;表情管理也很重要——脸上要堆满笑意,举止要驯顺有礼。

 

万一逾规越矩,多露了一寸胸口,便会被视作“风骚”,就像《黑箱》里的伊藤诗织,举报性侵后出席记者会,却因着装被质疑“这难道不是你的问题吗?”

 

更有甚者,2014年6月,35岁的女议员盐村文夏,在东京都议会全体会议上发言时,遭到男议员铃木章浩的打断,铃木公然对她公然叫嚣“赶紧结婚去吧”“你生不出孩子吗”,一些男议员也随之发出阵阵讥笑声。虽然事件曝光后,铃木在舆论的谴责下,不得不公开道歉。一方面展现出社会对歧视女性的现象越来越“零容忍”,另一方面也折射出日本职业女性的糟糕处境。

 

种种迹象不由得让人想到,脱不掉的高跟鞋,与加诸女性身上的其他规定一样,和专业素养无关,不过是在等级森严的日本职场文化圈里,作为拥有绝对权威的男性、上级和长者,对身为年轻女孩的下属,带有赏玩意味的规训罢了。

 

穿了高跟鞋,你就是听话的好女人——恭喜你,通过了服从性测试;不穿,你就是不听话的坏女人——那我们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了吧?仅此而已。

 

石川优实:从写真女星到女权主义者,打破了什么

 

此次高跟鞋革命的领袖——石川优实女士,其实并非“天生反骨”。

 

十四年前,十八岁的石川被星探相中,以写真艺人的身份出道。起初她只是以制服、泳装造型示人,但经纪人逐渐以“你长得又不可爱,要多露一点才有下次”“业内都那么做”的名义,要求她拍摄裸露度更高的写真。石川一度拒绝,但最终迫于压力,顺应了所谓的业界“潜规则”。

 

更让她绝望的是,有时候在现场被迫或不经意走光,工作人员都当没看到,直接把走光画面收录进作品,之后更被迫陪酒、陪睡,完全被当成玩物一样对待。

 

2017年,从好莱坞点燃的#MeToo运动延烧至亚洲,在这一契机下,石川优实开始鼓起勇气吐露自己的心声,包括遭受职场性骚扰的经历,还有对日本女性地位的反思,并以自由作家的身份撰文,在博客上积极谈论性别议题。

 

当过写真女星的石川,能公开承认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实在是了不起的举动。原因在于,对于东亚女性,特别是女明星来说,“女权”的标签甚至比“丑女”还要可怕,一般人唯恐避之不及;对于女性运动的倡导者来说,拍过桃色写真的“黑历史”,又可能被外界视作污点和把柄。她的行动,无形之中打破了诸多难以逾越的界限,不仅关乎女性的职场着装自由,还关乎女性的身份认同问题。

 

从曾经的“写真女星”到现在的“女权先锋”,两者看似水火不相容,然而石川却以亲身实践告诉我们:前者只是为了谋生,于心无愧,绝不等于人格上的低矮;后者是为了表明立场,无论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女性,都有资格和男性一样,获得同等份的尊重——那不是循规守矩的“好女人”才应该被赐予的东西。

 

这次革命,不仅让日本女性为之振奋,也让全世界重新关注到职场着装的议题。女性上班必须化淡妆、穿高跟鞋,是职场礼仪还是无形压迫?随着越来越多女性站出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还有越来越多富有同理心的男性,站出来为女同胞发声,相信社会大众也会对此有更多的思考。

 

参考资料:

[1] 日女联署拒穿高跟鞋上班,写真女星发起#KuToo运动,劳动大臣竟回“业务上必要”,陈怡妏,苹果日报,2019. 06. 07

 

[2] 日本#KuToo运动势要解放女员工双脚,高跟鞋带来的是优雅自信,还是歧视?朱文卿,端传媒,2019. 06. 05

 

[3] 在日本工作跟你想象的不一样!日本职场八大潜规则,李忠谦,风传媒,2014. 12. 28

 

[4] 写真女星被迫露点 日领2800元衣服穿不回去,2018. 08. 10,苹果新闻网

 

[5] 娜娜告诉你,这才是日本!娜娜,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04

 

[6] “生不出孩子吗?”日本男议员为性骚扰发言道歉,阿咖,地球图辑队,2014. 06. 24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