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性侵教育中,男孩永远不应该被排除在外。

梁岗事件告诉你:面对性侵,男孩也不安全!

高中教师梁岗性侵男学生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但男孩也会是性侵受害者的事实似乎一直未被法律和大众接受,甚至没有引起家长的重视。

 

近日,有自称当事人的网友发图文举报高中教师梁岗性侵男学生,引发大量关注并持续发酵。

 

文中显示,曾任成都市石室中学、宜宾市第三中学等校教师的梁岗,在2010-2020十年期间,利用班主任和心理健康中心主任的身份,最初是伪装成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对班上的男生实施各种程度的性侵和骚扰,统计到的受害者已经超过20人。有些学生遭到了长期性侵害,部分学生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无法摆脱其骚扰和控制。

 

近几年来,随着性侵案件的不断曝出,我听到很多年轻夫妻在讨论起生孩子的事情时,常常冒出这样的感慨:

 

我很喜欢女孩,但是生了女孩真的会很焦虑呀,我会经常担心她的安全,男孩就好多了!

 

在我针对家长开展的性教育培训中,每当讲到防性侵的议题时,男孩的家长会和女孩的家长打趣说:你要认真学啊,这块对你们更重要,我们可以放松一下,休息一会儿了。当我问到男孩的家长为什么觉得这部分对他们不重要时,他们的回复大抵是说男孩并不会被性侵,男孩很安全,他们觉得家有男孩做性教育的核心大多是放在性发育,以及如何避免孩子受到色情制品的影响上面。

 

很多家长存在这样的想法,原因大概有两种:

 

一是因为在性这件事上,我们普遍会认为男性是更强势的,女性是更弱势的,而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性的侵害一定是发生在强势一方对弱势一方的,在这里很多人忽略了男性对男性的性侵,当然,也存在女性对男性的性侵,但这种情况发生的相对来说更少,也更难被认定为性侵,这一点我们在后面再说。

 

另一个原因是,当我们去看媒体上的报道时,还是以女孩被性侵的案件居多。女童保护发布的《性侵儿童案例统计报告》中也显示了这一点:2018年全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件中,受害者女童占比95.74%,而男童仅为4.26%

 

但报告发布者也特意注明:媒体公开报道的男童被性侵案例少,并不能说明男童面临的风险低。”“男童被性侵更具有隐蔽性,同时在相关法律存在缺失的情况下,维护权益面临更大的困难

 

其实在很多的研究报告中都显示,男童遭遇性侵的比例虽低于女童,但差距并不明显,在近些年的少量报告中,甚至出现了男童被性侵比例高于女童的情况。当然,这可能和研究中选择的调查对象和取样有关系,但起码说明了一点,男童被性侵的事件就真实地发生在我们身边,且并不罕见,从风险的角度来讲,男童女童所面临的被性侵的风险是一致的。

 

但不幸遭遇性侵的男童还面临着另外一个困境,那就是不敢求助很难求助,或在求助后由于相关法律的空白而很难惩治施害者

 

男孩的困惑:我真的被伤害了吗?

 

由于很多人不认为男孩会被性侵,所以许多男孩在成长的过程中就不曾了解过什么是性侵,也并不知道自己也是有可能被性侵的。所以,当自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男孩会产生一个困惑:我感觉很不好,但是,对方真的伤害了我吗?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男孩小志,他被邻居大哥哥摸了自己的丁丁,并且在大哥哥的指挥下,把大哥哥的丁丁放在了自己的嘴里。这让小志感觉怪怪的,甚至有一些恶心,但他从没想过这是性侵,他觉得这也许是所有男孩之间都会玩的游戏。

 

有些人可能会感觉到困惑,如果小志没有感觉到被伤害,是不是所谓性侵的伤害就没有出现?并非如此!不知道这个行为是什么,并不代表着小志没有产生感受,他实际上已经感觉到不舒服,只是没有人告诉过他这个行为是不对的,所以他只能用合理的理由劝解自己——“这只是所有男孩都会玩的游戏,他试图用这样的理由让自己感觉好受一些,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因为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是不会因为这样的劝解而消失的。而当他有一天知道大哥哥让自己做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又可能会增加另一层伤害

 

而如果我们能告诉包括小志在内的男孩,这样的行为是不应该的,是要被停止的,男孩遇到这些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身体接触也是可以、或者说应该去拒绝的,那一切又会不一样。

 

男孩的困境:我可以求助吗?

 

相比于女孩家长常常会过于焦虑,在女儿身上发生一点可能的蛛丝马迹就会仔细追查,男孩的家长往往在这方面大条的多,因为很多男孩的家长不觉得自己的儿子会被性侵,就很可能会忽略孩子的很多表现,错失了尽早帮助孩子停止伤害的可能性。

 

而另一个方面,在遇到性侵时,男孩往往不愿意,或者说不敢求助因为大多数男孩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男孩不能过多表露自己的情绪,或是展现自己的软弱,所以相比而言女性更愿意分享自己的秘密,包括痛苦的故事,男性却常常会为了维护自己的男子汉形象,打碎了牙把痛苦往肚子里吞,男人有泪不轻弹。

 

拳王泰森就是一个典型的男子汉形象的化身,他在前几年的采访中第一次吐露自己40多年前也就是他7岁时被性侵的经历。当记者问他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他说以前他觉得这是一种羞辱,现在终于走出来了,他的原话是:人们并不会谈论这种事,因为有些人觉得,这会显得他们自己弱小。这就是很多男孩在遭遇性侵时内心的真实纠结:我可以求助吗,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不够坚强勇敢,我为什么没有保护好自己?

 

而在很多男性遭遇性侵案的报道下面,常有评论者嘲笑受害人,体力那么差居然打不过别人;而在女性对男性实施性侵的案件中,还会出现很多恶意的揣测,有评论甚至会调侃说:这哪是什么性侵,这应该是享受

 

这种评论揭示了一个常见的误区,那就是人们经常会忽略男性在性行为中的感受,认为只要发生了性行为男性就会感受很好,但其实无论男性女性,主观意愿永远是最重要的,任何性别的人被强迫发生性行为感受都是不好的,是存在伤害的。

 

男孩性侵案件定案的困境

 

不同于女孩被性侵的法律保护,男孩被性侵在立案和判刑的过程中都会遇到法律层面的困难。

 

虽然在201511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中,修改了第237条第1款猥亵罪的构成要件,将猥亵妇女改为猥亵他人,也就意味着之后男性(包括男童)也能成为猥亵罪的保护对象。但却同时保留了跟猥亵罪犯罪构成具有一脉相传关系的强奸罪的条文未作变动,男性(包括男童)依然被排除在|奸罪的保护对象之外。男童被强|奸的案件中,往往是在造成了身体伤害时,才能够以身体伤害作为追究法律责任的切入点。

 

在梁岗事件中,很多曾经遭遇过性侵的男孩勇敢地站了出来,我为他们的勇气感动,他们的行为不仅仅是在避免更多的男孩受到伤害,也是在勇敢地面对自己曾经的创伤。

 

但我们也应该思考,在我们进行的性教育,包括防性侵教育中,男孩永远不应该被排除在外,男孩女孩要接受的性教育内容并无差异,他们都应该去了解自己的感受,明确隐私部位和身体界限,学会判断危险场景,学会拒绝和求助。

 

当然,最后我还是想要强调,性教育永远不仅仅是防性侵教育,每个孩子都该从小开始,接受符合ta年龄特点的性教育。性教育绝不仅仅是预防风险,更重要的是支持孩子们健康快乐地成长。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