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小玩具激荡史:从粗石大棒到金色项链

从粗石大棒到金色项链,从“歇斯底里”到欲望释放——我们手上的小玩具,走过了这么长的路。

文/王梆

记得我曾突发奇想送给某闺蜜一只电动小兔子,蜜桃色,兔耳朵能释放出不同振幅,撩拨秘密花园两片多肉之中的粉红花芯。那个年代OL们都在追《Sex and the City》,我的这位OL闺蜜也一样,敷着面膜,穿着小花棉布睡衣,缩在一个人的空调房里,自娱自嗨,唯一不同的是,Charlotte 手里有一枚兔先生,闺蜜手里只有一碗隔夜西米露。

 

尽管如此,当电动小兔子从礼品盒里“哒哒一声”跳到闺蜜面前时,她还是吓了一跳,好像被人栽赃似地,恨不得立刻把它转移到安全之处。话说她家里的“安全之处”还真不少,藏银行卡的饼干盒,藏金银细软的米缸,藏高危漂白剂的花盘……但小兔子该往哪儿藏才好,她却突然六神无主,一脸实在不行就携赃跑路的表情。

 

那是千禧前后,我们早已出落成人,却仍旧不太敢独自逛“成人店”,胆儿大些的,像我,也总是先戴上墨镜,把自己装成华侨,再配上一副“河山大变不可同日而语”的夸张面具,才敢贸然入店。若发现看店的是个年轻帅锅,那个尴尬,好比内裤穿在了脑门上一样,脖子红到耳朵根,一个箭步逃到十里之外,脉搏还是错乱的。

 

那个尴尬——是几时销声匿迹的呢?回想起来,首先还得多谢我当年的拉拉队友们。拉拉队友,就是闺蜜里的拉拉,无论你做了什么事,都无私包容你,做你的“拉拉队”的拉拉。

 

在没认识拉拉之前,我顶多只知道兔先生,和拉拉们厮混之后,才猛然发现,这世上有无数条通往罗马的大道,像震动彩蛋啦,性感应电子指套啦,情趣跳豆啦,为拉拉设计的阳具带,为SM同好设计的红绳、手铐和各种捆绑神器,五光十色,应有尽有……兔先生嘛,不过只是其中一条

 

为什么要为随手可得的欢愉而羞于启齿呢?既不偷财,又不偷人,玩个玩具而已!”这是我的某位拉拉队友曾对我说过的话,醍醐灌顶,简直可以绣在枕头上,当闺房座右铭

 

从她那儿我还听闻了水果的妙用,小熟女加夏日冰镇水果捞,单凭想象就已觉流光溢彩。一句话,我爱拉拉,拉拉们不用像我们这些直女一样,要不断给自己打气一直打到爆胎,才总算有那么点儿胆量,抬起头来正视女性欲望。拉拉们的存在,就是一个耽美万花筒,就是欲望本身。

 

其次嘛,还得多谢这些年读过的性别读物。读过书才知道,女用性玩具,不是《Sex and the City》的发明,就算是兔先生,也早就在1983年就横空出世了。美国加州的Vibratrex即是它的出品地,设计师是Shay Martin,男生。该项设计因为加入了YIN 蒂高潮的考量,曾在西方轰动一时。

 

 

难道YIN 蒂糕潮也是在1983年才被发现的么?不是的,早在1960年代,爱爱大师William Masters和性学家Virginia Johnson,就已经将YIN 蒂高潮写入性临床史了。

 

那为什么人类要等到1980年代,兔先生才出世呢?这大概与彼时绝大部分女用性玩具,大都出自男性设计师的手笔有关。要男人为女人的X福贴身裁剪,每天猫在模具室里,面对着一堆硅胶材料,焚膏继晷,锲而不舍——他得有多细心,多有爱,按三姑六婆的揣测——多变态,多反常。

 

 

为什么造型是只小兔子呢?Shay Martin先生说,那是因为兔先生的生产地在日本,必须首先在外型上躲过日本国“YIN 秽法(Obscenity)的缘故。为什么女性性玩具的造型,非得纯真无邪卡哇伊,否则就会触犯“YIN秽法”呢?

 

如此一路深挖下去,你就会发现,虽然女用性玩具自古有之,从造型,设计到功用,却始终和它所属的社会(无一例外是男权社会)风尚紧密相关,所以尽管貌似取悦女性,却包含着一整套牵绊女性欲望的密码

 

 

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大学的博士Hallie Liebeman在她的博士论文《嗡嗡:性玩具的激荡史》中指出,性玩具从来不只关乎床戏。它们被消费,被使用,被非法或合法化的历史,是它们身后那个男权社会的等级及其权力形态变动的影射

 

“性玩具浸透了它们的发明者所赋予的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始终是政治性的”——Hallie Liebeman。

 

大约在28,000年前,人类就貌似已有“假阳具(dildo)”的存在了。在德国南部HohleFels山洞里,人们发现了一种打磨成阳具的石器,20厘米长,直径3厘米。考古学家们在“它们是日常打磨工具”还是“性用品”上争论不休。如果是性用品的话,它就极有可能是某种用来“刺穿处女膜”的工具。在冰川期的欧亚大陆,在用处女祭神的祭典中,先用异物把处女膜刺穿,据说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检验处女的神圣仪式。

 

Hallie Liebeman同时还考察到,性玩具中,为yin茎崇拜而生的“阳具”造型,千万年来竟然一直没怎么变过!市场上那些男性设计师们设计的“dildo”,也基本还是那个老样子。只不过从石头改成了木器,兽角和铜器,又进化到橡胶,继而到今天流行的医用硅胶,即三线城市成人店里经常可以看到的那种,体态肥大,胶味浓郁,从里到外渗透着生狗肠那鸟无生气的惨肉色。

 

更有意味的是,早期的dildo,还不能算是dildo,它的俗名叫菊插(Buttplug),出现在1850年代,也叫直肠扩张器,形状像阳具,再配上个“通马桶塞”似的座底,从小号到中号到大号不等。它不是性玩具,而是用来治疗男性精神病,消化不良和痔疮之类的“维多利亚神器”。

 

Dr. Jeremy Agnews在他的《西医史:1850-1900》中写道:“它对前列腺炎尤其有效,(凑巧的是)在痛经和孕期不适上,也具有一定的疗效。”这些奇葩疗法有无副作用,死无对证,不谈也罢,姐妹们偷偷用它来自娱一下,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No,19世纪可是一个保守的年代,美国有个叫Anthony Comstock的卫道士,彼时正磨刀霍霍,立志要将一切避孕法,一切性玩具,一切小黄书赶尽杀绝,而且还成功了。1873年,美国颁布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Comstock Act法,说白了就是惩治风化法案。直到2008年以前,在德州销售性玩具仍是非法的。至今,阿拉巴马州仍不允许销售性玩具,与此同时,伟哥的买卖却没有问题,医生们还会将它写入药方。今天,若携带性玩具入境沙地阿拉伯,越南,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家,后果仍不堪设想。

 

话说“震动器”最初也不是为了取悦女性而发明的,它的早期用途是治疗糖尿病,坐骨神经疼,秃头或便秘。它难道不是欲壑难填的埃及艳后发明的么?当然不是,那只是一个诱人的三级传说。19世纪,托蒸汽运动的福,很多人摇身一变成了发明家。维多利亚时代的医生们也一样,那种长得像抽水机加电话机似的,比砖头大的,极具机械朋克风的“震动器”便横空出世了。男医生们要为女性增进性愉悦么?才不是。虽然已出现了各种划时代的发明,彼时的医学界却仍沉溺于“歇斯底里”论。

 

 

“歇斯底里”一词,源于古希腊语“uterus(子宫)”,古希腊人认为,经期阻滞,会令经血倒流,渗入心脏,造成发烧,呕吐,情绪起伏,抑郁并触发自杀倾向。19世纪之前,由男性主宰的医学界,一直找不到月经和排卵的关系,以为女人必须通过流血,才能缓解其天性中的“歇斯底里”。而歇斯底里,即是“魔鬼钻入子宫后,在女体内漫游,释放邪气”的明证。除了歇斯底里之外,癫痫,亵渎神明,忧郁症,自杀倾向等,都是某种程度的Demonic Possession (魔鬼上身)。19世纪后,不时兴魔鬼了,医生们用“歇斯底里症”,作为焦虑,情绪过敏,小腹鼓胀等“女性常见疾病”的代名词。而“电用震动器”,用来取代传统的手动盘骨按摩,在治疗歇斯底里症上,可省去不少力气,所以“震动器”便迅速得以流行起来。从诊所到女性专用的美容院,女人们也逐渐爱上了它,并把它偷偷从盘骨转移到了其他部位,原因嘛,你懂的。

 

 

东方的房中术里,从阳具状的角先生,到铜珠状的缅铃,到大户人家的御童女车……性玩具似乎比比皆是,貌似女性拥有不少获得性快感的自由,但再怎么“自由”,也脱离不了一夫多妻制的阴影和樊笼。由男性作家们撰写的明清情色小说里,虽然极尽风流事,却总感觉像缠足一样,供男性赏玩的成分,多于女性自我愉悦的成分。即便真心为了女性,其考量也是以治病为主的,比如传说中用来治疗“宫寒”的“子宫保温器”,据说长得就和角先生差不多。

 

直到最近二十年,女性性玩具才真正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为什么呢?因为女性设计们,终于粉墨登场了。谢天谢地,姐妹们总算可以向“生狗肠的惨肉色”说再见了。

 

Unbound,  纽约一家著名的性玩具设计公司,就是由女性设计师主导的。它的CEO, Polly Rodriguez,  20岁那年得了癌症,放射性治疗将风华正茂的她拽入了更年期的噩梦。医生的诊断书上警告着:“你将终身与生育无缘”。

 

为了改善她那过早的,突如其来的更年期症状,一位护士朋友建议她使用震动器,她听进去了。然而购买“震动器”的经过,却让她感觉十分不适。她住在美国中西部,开车几十里不见人烟,震动器压根就不会像便利店或仙人掌一样,从路边冒出来。就算好不容易冒出来一枚,被当成奇观的却远远不是它,而是她。

 

她一咬牙,决定自己开公司。筹款时,每个人都对她说,你这个想法不会成功的。四周都是潜意识中的敌意,仿佛女人为自己的身体设计玩具,是一种无聊琐碎且不道德的下流勾当,其中一些敌意还来自女性团体。但她没有妥协,几百次失败之后,她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投资商,拿到27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

 

 

被诊断为癌症时,Polly Rodriguez只有20岁,医生说她只有30%的生存机会,癌症复发的几乎高达80%。十年过后,她还活着,而且成了性玩具产业的风云人物。在2018年的一个采访中,她对《Bustle》杂志说:“几十年来,甚至更久更久,性玩具产业一直是男性主导的,这就意味着,他们的产品,无形中充满了男性中心论的遗传基因,比如造型上总是阳具形状,包装上总是男性审视,极度缺乏从女性角度出发的创意和革新……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该创作领域,高新技术总算也开始用于对付那些深埋了N个世纪的性别问题了。对性科技产业才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终于向好的一面发展的时期。”

 

新一代的女性性玩具,不再重复单调乏味的活塞动作,在观感和体验上,也越来越尊重来自女性的审美趣味。长着两只小手的咸蛋超人型Eva II二世, Chakrubs公司出品的水晶玫瑰魔棒系列,Uubound出品的柠檬挤汁系列(Squish),Mystery Vibe出品的,有无数触角,六种振幅,可弯可直的应变系列(Cresendo),  b-Vibe出品的,造型酷似冰糖葫芦的三珠系列,  Maude出品的,有如艺术品的象牙白圆柱型“氛围”系列(Vibe),Lioness出品的母狮系列等等……这些爆款玩具,几乎无一例外,全都出自女性设计师之手

 

 

所有这些作品中,最让人惊叹的,是Grave出品的一枚金色笔芯型项链。且不论它那富有诗意的名字“Vesper(晚祷)”,“笔芯”难道也可以成为性玩具么?原来它可不是一枚普通的“笔芯”,它是一枚高科技迷你震动器。将震动器挂在颈脖上——维多利亚时代的男医生们若看到,恐怕会诈尸吧?诈就诈吧,这是一个姐妹们可以公然诉说身体欲望的时代

(文/王梆,资深媒体人,性别研究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参考资料

A Brief History of the Rabbit by Natasha Burton & Carina Hsieh
Models of Sexual Response by William Master & Virginia Johnson
Buzz: A Stimulating History of the Sex Toy by Hallie Liebeman

9 Genius Sex Toys Created by Women by Amanda Chatel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