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节特稿:小说中的单身族怎么解决性欲?
影视作品截图

光棍节特稿:小说中的单身族怎么解决性欲?

所以,就性欲来说,西方小说的主角大多重疏,中文世界小说的男主角,早期大多假装不存在。莫言、王小波小说里的男主角倒都是生机旺盛,所以也总能找到合适的女伴。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又一个双十一来袭,除了让人想要剁手的疯狂购物,11.11还是单身族们的狂欢日!在我们讨论一个人如何解决性欲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小说中的那些单身男女们是如何解决性欲的呢?

————————————————————-

小龙女要杨过等十六年,于是……杨过的性生活怎么办?

这算是金庸小说的千古难题,或者说,金庸小说中最理想主义的一部分。粗略估计,十四部小说主角,在剧情中有过男欢女爱经历的,有且只有:虚竹和他的冰窟梦姑,韦小宝和他的丽春院大床。其他的主角,当然也不失香艳,但最多跟女主角睡一张床(胡斐)、跟女主角亲嘴儿(令狐冲)、看过姑娘的裸背(段誉),诸如此类。

当然也不能怪金庸先生,大概这就是传统爱爱观:婚前性行为需要谨慎。所以,一旦男女主角进入可以合理性行为的阶段,小说也就结束了。郭靖黄蓉、杨过龙女,大多如此。ta们后来都有孩子,至于孩子怎么来的呢?嗯,小说与小说的间隙中发生的,就不具体交代了。

实际上,这大概算是个国家级难题。在中国传统小说里,爱爱这事总归有些亏了男儿气。西门庆们当然可以为所欲为,因为本便不是好人;贾宝玉是有通房大丫头的,而且他被警幻仙子赐予了“意淫”的封号,性欲要求不算高。

真正提出问题解决方案的,是《水浒》里面的诸位。好汉们 “不近女色,每日里打熬气力”。就是说,举石锁、练筋骨,来发泄多余荷尔蒙。这个逻辑,估计也能用在武侠小说里:大家荷尔蒙太多,所以才要去打打杀杀。

爱爱问题上最吃亏的,是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祥子一个好好的车夫,开始倒霉,就是跟虎妞睡过,落了把柄;婚后更加是腰胯发酸、腿肚发紧,得出的结论便是不该成亲。苦啊!

相对而言,西方小说就没有这种“男女主角都很纯情”的特殊需求。男主角没搞到女主角前,随意找个情妇,也是事属寻常。

《霍乱时期的爱情》是个好玩的范例:男主角阿里萨决定死等女主角费尔米纳,但不妨碍他自己到处猎艳。反正他心里认定爱的是费尔米纳就行,身体上是否忠诚不要紧。

>
图片:影视作品截图
<
图片:影视作品截图

村上春树的小说里,许多的“我”,都是单身过日子的人。但村上春树的“我”一般不缺姑娘:总会有个娴静型的女主角来跟男主角睡觉,总会有个活泼型的女孩子来听男主角话痨。当然,村上春树笔下的女孩子大多干练潇洒,不会黏黏糊糊,睡过了就睡过了,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作为主角,这样就方便多了。

所以,就性欲来说,西方小说的主角大多重疏,中文世界小说的男主角,早期大多假装不存在。莫言、王小波小说里的男主角倒都是生机旺盛,所以也总能找到合适的女伴。

最后还是说说《水浒传》。

“打熬气力”,并不总能发泄多余荷尔蒙。所以结果是,梁山好汉对女人不那么体恤,但在杀法上,也很有讲究。基本上,都是惨不忍睹的虐杀。

宋江杀阎婆惜,是剁下了首级。

武松杀潘金莲,是扯开衣服,剖五脏。金圣叹都说了:从没听说嫂子的衣服是叔叔撕开的。

杨雄与石秀杀潘巧云,是剥了衣服虐杀。

雷横杀白秀英,是直接拍到人家脑浆迸裂。

以前李翰祥导演拍电影,汪萍演潘金莲最后被武松一刀刺死,怎么演也演不出。李翰祥导演给她讲戏道:潘金莲一生爱武松,一直渴望和他来一下,这一刀,就像cao进她的bi里!说完李翰祥教了一个欲死欲仙的表情,汪萍照做,得到金马奖女主角奖。

李翰祥先生的意思,我这么理解:好汉们对女性的虐杀,其实有性欲无处发泄的因素在里面。因为《水浒》好汉,大多“不近女色,只好打熬气力”。但这种不近女色,有另一种戾气。

而梁山上对女性最友好的好汉,是鲁智深。唱曲的金翠莲、桃花村太公的女儿、林冲的夫人,都是他打抱不平救下的。

鲁智深虽粗鲁,却胸怀坦荡,保护起女性来也大大咧咧——说起来,就是因为他光明磊落,脑子里不动这念头,反而成了妇女之友。当然,那是天生佛性。正常人,还是得想法子,不能堵,得疏啊

(文/ 张佳玮,知名80后作家。著有《倾城》、《加州女郎》、《朝丝暮雪》等。最新作品有《代表作和被代表作》、《我这个普通人的生活》。现旅居巴黎。)

(原题:光棍怎么过日子。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光棍节-单身男女的自体满足

>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