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瘾者
影视作品截图

《性瘾日记》背后的幻象与暴力

当今遍布着各式各样的性行为,从电话性行为到电脑化的“虚拟性行为”,这些真实和虚幻的性行为再次消解了爱、性、家一体的神话。

<出于对“性瘾”概念的好奇,我找到由西班牙克里斯蒂安.莫利纳2008年执导的电影《性瘾日记》(Diary of a Nymphomaniac)。影片通过一位女性瘾者的性经历和遭遇来呈现性的宗教性及其后的神话,引发观众重新思考“什么是性”这一貌似陈旧却充满新意的话题。

渴望就能合法

影片主人公薇拉莉,是一位受过教育,年轻貌美的巴塞罗那中产阶级女子,自少女期初尝禁果后,就开始对性产生迷恋。她对任何男性都感兴趣,对性的猎奇与嗜好就是目的本身。她的性家园没有陌生与熟悉的对象限定,没有年龄、国族和语言的障碍。她甚至不认为性是必须隐藏起来的行为,相反,如果她的性游戏可以引起第三方的注意或嫉妒,她会更为享受。

影片中,薇拉莉的双亲处于缺席状态,惟一的家长形象是单身的年迈祖母,而祖母临终的交代却是“千万别放弃你真正渴望的东西,因为你会后悔,好好享受生活”。这一“渴望就能合法”的神话,让薇拉莉无所顾忌地去用身体的双唇演绎激情和触碰禁忌。

性瘾者的婚姻

由于对性的专心致志,薇拉莉的生命失去了稳定和秩序,她成了随时都可能被放逐或抛弃的单音符。所以,在亲朋好友的劝导下,她带着尝试去摆脱性流浪的生活,尝试进入婚姻,然而发现婚姻的“现实”与“沉重”令她不可忍受。

薇拉莉的准丈夫在事业上是小有成就的男士,但在婚姻中,他却是天使与恶魔的合成物。试婚期间,扮演好丈夫的男友常有失误,美好的婚姻生活好景不长。一次,这位准丈夫在家中吸毒、招妓,并对在场的薇拉莉施暴,薇拉莉从此心碎,决意离开。可见,具有性瘾倾向的薇拉莉,不论在性游戏上如何花样百出,在性对象上如何饥不择食,内心深处仍是一个渴望爱情,渴望被尊重的“传统”女人。当薇拉莉尝试从单身的“性游牧”过渡到婚姻生活的“性定居”时,令她不可忍受的不是婚姻的稳定性,也不是婚姻中性的单调局限,而是平等和尊重的缺失,以及一方对另一方在精神和情感上的任意践踏。

性服务工作者

对婚姻的失望,使薇拉莉留恋当初性游牧时的自由与单纯,并决意从事性工作,期盼这会让她收获一份不会被抛弃的性自由。从此,她不会担心没有性,因为在那里“性”会成为她的生存方式。然而,薇拉莉忘记了性服务工作者是用“性”来谋生,而不是通过“性”来获得身心解放的。男人们从中获取的不只是肉欲享受,还有爱爱易带来的优越感。薇拉莉认识到,在资本买卖关系下的性游戏并不是她渴求的性关系,从中生产的另一轮暴力使薇拉莉再度陷入新一轮的凌辱与剥夺中。

值得把玩的是,就在决意离开妓院的最后一天,薇拉莉接待了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位丧失了权力优先性的男性。这份丧失使他恢复了一种对性的敬畏。他以祈祷的心态,期盼薇拉莉能赐予他触摸和亲近的权力。薇拉莉在妓院第一次感到自己存在的意义。眼前这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将她转换成了救赎者,因为她的介入,使缺失的他重获完整。

知觉乌托邦

薇拉莉离开妓院,回到了正常的生活秩序之中。她在自我放逐的经历中,认识到她所渴求的“性”模式无法存活于专制性的婚姻中,也无法寄托于交易性的妓院,于是,她对着自己卧室中椭圆形的镜子,看着镜子中最善解人意的身体,抚摩并构造自己理想的知觉乌托邦。

当今社会遍布着各式各样的性行为,从电话性行为到电脑化的“虚拟性行为”,其中的“他者”作为真实性的虚幻,再次消解了爱、性、家一体的神话。同样,这种基于个体主义的假想,又给我们提出新一轮疑问:此种建立在力比多需求上的生物性神话是否具有时空的局限性?虚拟的爱爱在给与自由和解放的同时是否也勒索了爱人爱己的可能?

(文/刘柳 80后,人类学博士,现任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教师。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您看过这部影片吗?您对性瘾有什么看法呢?访问我们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参与讨论,或将您的个人故事发给我们:[email protected])>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