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节谈单身一族的性福
网络图

光棍节:单身男女的自体满足

又是一年“光棍节”来袭,单身的你,如果不需要和另一个人的性关系,就能获得爱爱的深度满足,是否就能进入极度自由的境界?

(谈性说爱中文网)又是一年“光棍节”来袭,商家们个个卯足了劲,非要把你的钱包榨干,但购物泄愤的你,是不是真的满足了?有人关心你们的“性福”吗?

一个人,如果不需要和另一个人的性关系,就能获得爱爱的深度满足,是否就能进入极度自由的境界? 是否就能“性福”满满地直面这个“光棍节”?

因为毕竟我们的许多不自由,就是因为对一段关系,对某个人或者某些事物的极度依赖所致。所以,一直以来,追求自体满足,大概是人类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事情。因此也衍生了各种各样的版本。

自丨慰当然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早自体满足的方式。我想当原始人第一次发现自我抚慰可以得到快感的时候,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该如何?但大概那种自丨慰后的孤独感也相伴着产生了,因为人们突然发现,快感是有的,但空虚和孤独感也接连而至。因为爱爱不仅是身体上的,更多是心理的连接——每一个人需要另一个人的抚爱,拥抱,温暖等,才能从深层意义上得到身心的真正满足。 但只要是因为需要另一个人而必须艰辛的去寻找,那么痛苦和烦恼也便产生了。

首先你寻找的过程艰难,你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等成本,也不一定可以如愿以偿;其次是从得来的第一天起,那种不安全感便要伴随终生,人们都明白爱情关系的脆弱和他人的易变性;最后还有当两个人的关系足够深厚而稳固时,那种性激情又往往没有了——这是性的无奈而悲哀。

怎么办?

性教育巡回讲座暨辩论赛
<

许多人会发现,自体满足仿佛是最安全又最伴随终生的方式,我相信有些渴望完全超脱这种痛苦循环的人开始寻找这种方式——如果完全不必依赖另一个人,能否获得爱爱的彻底满足?

我曾经看过一个让人震憾的案例:国外某老兄为了获得自体满足,他练就了头弯下来,蚯蚓一般软体动物式的可以自己给自己口丨爱。我想为了练就这爱爱神功,这位老兄大概需要从童子功就开始练了,那种高难度的弯腰技巧,大概只有获奥运奖牌的体操运动员才可以达到吧。 一般人大概苦练一辈子,也是达不到练就这般神功的。

所以,科学在此方面,正在做极致的努力。智能传感技术越来越使得这种自体满足成为可能。有爱爱机器人一说,也有爱爱传感衣一说。所谓的爱爱传感衣就是类似现在的各种智能手机软件一样,将来的人们只要穿上科学家发明的这种设置了各种快感程序的衣服,根本不再需要另一个帅哥美女,就能源源不断的获得各种快感了。而且这种爱爱传感衣的好处是:你随时随地可以使用,而且可以多次使用——只要你的身体受得起。

想一想,这就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啊,人类大概真正可以进入自由无极限的状态了。
>
光棍节单身男女的性福问题
网络图
<
事实上,我观察到,当爱爱传感衣没有出现时,人类这种自体满足的手段和倾向就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我做过一个中国九零后一代的爱爱访谈,发现许多人现在觉得和另一个人爱爱越来越没有意思,许多人成了孤独的爱爱一代人。有九零后告诉我,他现在真不觉得还有找另一个人来谈恋爱和过性生活的必要?网络视频爱爱,网上各种性刺激等,让他通过互联网科学技术,就可以方便快捷地获得自体满足。

一方面科学在帮助人类尽快获得这种自体满足,另一方面,修行学似乎又让一部分人通过最古老而神秘的方式去获得这种自体满足的能力。

刚成功竞选成印度总理的莫迪就是一个传奇人物。他结婚后四十年不见妻子。45年前在家里的包办婚姻安排下,18岁的莫迪与17岁的贾苏达成为夫妻,但直至现在,妻子还是处女身,因为莫迪青年时候就加入一个印度的禁欲组织,这个组织不赞成结婚,提倡通过修行获得自体满足,然后用更多的能量来获得事业的成功。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从印度回来的修行多年的女性,她喜悦而自豪的告诉我,她现在修行到完全不再需要和另一个人爱爱就可以获得自体满足了。看着她的表情,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想那真是一个人难以企及的境界,如果真能获得,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管是科学还是宗教,似乎都在帮助人们获得自体满足的路上孜孜不倦。难道,人类的终极追求真是渴望一个人生活?只有不再依赖另一个人了,每一个人才能进入极度真正自由的状态?或者如印度大哲克里希那穆提所说,“我们只有超脱对关系的依赖,认识到依赖背后的种种虚幻,才能实现自由可能”?

这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或许那答案就在风中。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猜你喜欢社交软件时代的高效爱爱

>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