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与互联网
Kristina Alexanderson

互联网时代:不要变成爱爱机器人

网络上的种种虚拟亲密,我们只应该把它当一个游戏,而不是沉溺于其中。如果你沉溺于其中,一定是你现实生活中的亲密出现问题了。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前段时间,央视的午间新闻节目《法制在线》报道了这样一个案例:一位女性,利用网络虚拟空间社区,给社区的会员放一些自己的挑逗爱爱视频。会员少则二三百,多则上千,当然,交费越多,欣赏的限制级就越高。就因为这一项,短时间敛财近百万。

直到案发。

看来在虚拟社区里寻找爱爱满足和安慰的人还真不少。

自从网络出现,马克(我的文章中经常出现他,他是一位性先锋的代表人物),几乎将爱爱和网络的种种游戏都实践了个遍。先是网恋,后来开始网络视频爱爱,再后来去一些虚拟社区养虚拟情人,再后来社交软件出现时,兴奋得他神魂颠倒,觉得四海之内皆约炮。再后来,微信出来了,他觉得现在视频爱爱更加方便了——以前还要抱着电脑端坐桌前,现在躺在被窝里,拿着手机就和对方就视频爱爱了。

他特别提到有一段时间,他参与了人人网等网络发明的虚拟社区生活。在里面,他和大家组成一个大家庭,互相照顾,嘘寒问暖。然后甚至再组织小家庭,每人认养一个老公或者老婆,举行婚礼,进洞房,闹得不亦乐乎。

有一段时间,他一口气认养了七个老婆,颇有韦小宝再世的感觉。

但是现在,马克觉得自己厌烦了网络虚拟社区所制造的种种虚拟的亲密感。他觉得那些虚拟亲密太脆弱而虚假了,太像一个游戏——人生偶尔来点游戏还行,但是游戏过后,是不是内心感觉一片空虚?

他现在更愿意享受真实的生活中去咖啡厅和女孩约会,去学会如何做一场真实的亲密功课。

>
互联网和虚拟爱爱
Flickr/Surian Soosay
<
象马克这样从网络制造的虚拟亲密关系中逃离的人越来越多。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这种虚拟的网络亲密带给我们的弊端太多了:

首先,它让我们越来越被机器和科技所控制。有九零后读者告诉我,他现在觉得爱爱越来越没有意思,因为很容易就在网络上找个人约炮,甚至看一段视频后自丨慰。爱爱来得如此容易,空虚和厌倦感就容易产生。科技看似让爱爱变得便利,实则变得更艰难——比如约炮软件出现后,人人变得更容易得陇望蜀。更挑剔了,更心浮气躁了,对约炮的对象更苛刻了——结果就是实则上的爱爱门槛更高了。

其次,它让许多人逃避真实关系的建构。你会发现,网络虚拟社区里,许多人活跃不已但在现实生活中可能是个宅男,是个有现实沟通障碍的孤僻者,是个内心冷漠的逃避真实亲密关系的人。在《真实的幸福》一书中,积极心理学之父塞利格曼说,真实的幸福应该是实现有挑战的事情后的成就感,而不是走捷径后的轻易满足感。但你会看到,现实生活中许多人的情感关系出了问题后,他们不是勇敢的去解决问题,修炼自身,而是逃到网络中去——因为后者似乎表面上更容易解决问题。

真实的美好的亲密是什么?

肯定是这样的:两个人在真实世界中双眸凝望之间所迸发的激情,是克服许多沟通困难后达到的心与心的交融,是真实的抚摩,呢喃细语,是深情的拥抱。只有这样的亲密才能缓解我们的焦虑感,压力感,不安全感。而这所有的美好的一切,是冷冰冰的机器所给予不了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网络上的种种虚拟亲密,我们只应该把它当一个游戏,而不是沉溺于其中。如果你沉溺于其中,一定是你现实生活中的亲密出现问题了。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