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SM
Flickr/Franco Folini

【口述】一个自愿的M的故事

这个社群里的人都很清明、理智、可敬、或者至少也是正常人,所以,和大众印象不同,这是一个温暖、亲切并互相支持的社群。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花是一个虐恋爱好者。她是一个天生的M,也就是受虐方。自从她有了性意识以来,她就开始寻找她的完美伴侣,一个可以绑缚、调教和支配她的S,一个符合她被臣服的意愿的主人。

在“主动追求这样的人”这一点上,花和她所表现在外在的“自我”是非常一致的:她在外企上班,穿干净利落的职业装,工作积极认真,对自己严格要求,对人对物都追求着一贯以来的好品质。

和人们对M的想像截然不同,她不是人贩市场上那种失去自由身的性奴,她是“自愿”的,是全然的SSC(Safe,Sane,Consensual;安全,理智,知情同意)。她热爱并从追求身体的痛苦中获得性快感,并主动选择这种性行为像任何一个具有时代精神的女性那样,敢于并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所负责。

正如社会学家Gini Graham Scott在她的著作《爱欲的力量》(Erotic Power)里所说的那样:“有非常广泛、各种各样不同性癖好的人,都同样参与施虐受虐活动,ta们的背景、活动与态度都大相径庭,完全不符合社会制式看法——将施虐受虐视为暴力、危害的形式、或精神不稳定、想伤害别人或自己的伤害罪行。这个社群里的人都很清明、理智、可敬、或者至少也是正常人,所以,和大众印象不同,这是一个温暖、亲切并互相支持的社群。”

花自己也很难解释,为什么她喜欢从捆丨绑和被虐待中获得性快感。这大概是天生的吧!花的第一次,是15岁,不是和男性,而是和一根麻绳。她用麻绳把自己的私丨处绑了起来,从大腿根部一直缠绕到胸部,再从颈部绕向后方,在腰部打上一个蝴蝶节。花对自己的处女作很满意,阴丨蒂由于不断地被绳子粗暴地刺激,花在插入以前就获得了高丨潮

Flickr/Martin Abegglen
<

花从未觉得自己有病。她也不会去找那种觉得她有病的男朋友。“我要的,就是同好。”就像同性恋一样,SM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族群,ta们有ta们的世界,网络和现实互相交替,里面的人凭眼神相遇,往往在第一眼就能判断出对方是S还是M,或者兼而有之。就像最寻常的异性恋一样,要找到精神和肉体都非常投契的伴侣,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很不容易的。

但是花算是比较幸运的,在她28岁的时候,她遇见了她的“主人”南。花认为南是天才:“他是一流的绳师。他可以用十五种,甚至更多花样把我绑起来。”花激动地说,南是一个能够把作为无机物的器具变成凶猛爱欲禽兽的艺术家!

南与花的关系是SM里面最为普遍的一种关系,即支配与臣服,也就是D/S。南支配着花,花臣服于南。花告诉我,她的一些同好们,大都也是这样的关系。比如拉拉,她和花正好相反,拉拉是S,也就是女王,拉拉的他是她的“奴隶”,拉拉很爱他的“奴隶”,拉拉称他为爱奴。

SM的双方通过爱情与沟通,掌握着控制的程度与限制,这里面,最重要的是:“一个不愿意的人是不可能被臣服的。”这是区分SM与性侵害最显而异见的界限。所以,不要歧视花,不要焚烧她的绳子,不要剥夺她的性快乐。也不要把拉拉那样的S,和传说中人神共愤的苏妲姬相提并论,因为那个没有人权的奴隶时代早就已经彻底过去了。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早已定义SM是一种健康的性欲表达形式,社会学家Weinberg与Kamel在论文中说明,施/受虐欲的本质并不那么在于一个人感受的强烈痛楚——情绪上的,大过肉体上的。


(文/ 王梆,资深媒体人、电影导演、作家。出版电影文集《映城志》和多部小说集等。拍摄有纪录片《刁民》等。在《南方都市报》等开设专栏若干。)

(原题:SM是一种健康的性欲表达形式。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五十度灰:SM是个仪式,可偏偏扯上了爱情

>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