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时被家长撞见

紫薇时被家长发现,这几个故事你一定遇到过!

你有玩小玩具或看小簧片时,被父母撞见的经历吗?


这种光是想想都尴尬到不行的情况,还真的时常发生!

我们与5位有类似经历的小伙伴聊了聊,发现在这些震撼级场面背后,无一不暴露了性教育的不可或缺......
 


 我“偷”了家里的限制级碟片

ANNA,30+,异性恋。

 

我的童年处于碟片的时代。在同学们的眼里,我就是暑假的快乐源泉,毕竟,我家有光!盘!厅! 


早在小学时,我就知道家里有限制级碟片了。只是它们被上了锁,不能动。到了初中暑假,我开始帮家里管理出租碟片,在班里男生的怂恿下,我从家里了一张封面非常性感的欧美大片。 

 

这张碟片在同学手里流传了几天,传到我手里时已严重磨损。正发愁咋放回去的时候,东窗事发了——家里发现碟片少了! 我老爸一开始也是严厉呵斥,见没把我的话套出来,又语重心长地说:那是大人看的,不是你们这个年龄该看的电影,会学坏的。


被逼问的时候,我的策略就是打死不承认。最后事情得以不了了之,让世界上多了一桩无头冤案 

 

至于碟片......当然是被我掰扯销毁啦!


我们家对待性话题还是蛮保守的:在家看电视遇见爱爱镜头,爸妈都会让我闭眼。直到现在,我和他们一起看电视,遇到限制级镜头,都会不自觉走开,可以说是小时候的阴影了……

而我觉得,一个具有健康开明的性观念、懂得科学的性知识、能够控制自己性冲动、懂得保护自己不受性伤害的孩子,才是健康的孩子。

 

紫薇被妈妈发现,她拿着剪刀走向了我

阿牛,19岁,异性恋。

 

我初一的时候,有次正在电脑上看片,我妈悄悄走进来。我来不及删除浏览记录,然后她竟然当着我的面,一个个打开浏览记录!
 

我谎称网页是自己弹出来的,但很难自圆其说。她就威胁性地拿着剪刀走向我,扒我裤子,我只能拼命保护自己。最后拉扯很久,在慌乱中我向她保证以后不看了,以后不敢了,妈妈才就此罢休,我的肉体也没受到伤害。


又一次,家里没人,我在房间里自慰,又没有锁门!不料我妈突然回家,她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开门的声音,当我发现时,她已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我真的被吓得不轻。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我妈留下一句没想到你做这些事情,那么恶心,去洗澡!然后离开了我的房间。


当时特别恼怒,晚上饭也没吃。我妈催我洗澡时,我终于忍无可忍,冲她说了句:15岁了,我就是喜欢,怎么样? 我真的很讨厌她总是偷偷摸摸地,试图抓我的罪证


现在,我有时会觉得性是恶心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经历?比如我自慰之后的几个小时内,都不敢看镜子,我会感觉有罪恶感。


我猜,大概不是所有的结都能解开吧......但我认为成年人真的要尊重未成年人的私人空间,而且应该进行正确的性教育,不要把自慰当做是做坏事。

 

父母在我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根巨型玩具丁丁

阿苍,20+,泛性恋。


大概是大一的时候,我在宿舍偷偷网购了小玩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各种类型都尝试了个遍! 

 

假期,我理所当然地把玩具带回了家。那天下午风和日丽、无人在家,我开开心心地洗了dildo(丁丁玩具)准备爽一发……谁知我爹偏偏提前翘了班回家!


意乱情迷的我发现大事不妙却为时已晚,此人已经开锁进门了,而我只来得及匆匆穿上裤子,慌忙地把玩具丢进床头柜里,祈祷他没发现我的异样。


我爸当时啥都没问,但我妈当日找我谈心时,说我爸看我神色慌张地藏东西于是翻了我床头柜……难以想象他当时看到那么大一根dildo是什么表情。 


前两天,我妈刚因为看见了我枕边的震动棒跟我约谈过一次,这次居然还发现了个不一样的。她十分无语,就又跟我唠叨了一堆不能老用这个影响健康” “你一个处女用它干嘛”……我顶了一句总比我出去约炮强吧,结果被她瞪了(无奈)......

 

需要性科普的远远不止是儿童,很多年轻人,乃至于我们的父母,其实都没有得到科学的性教育例如我的妈妈,四五十岁的人,依然认为自慰会影响健康,处女不能玩玩具,不能用棉条,因为会破处”……如果连家长都没有正确的性观念,要怎么指望他们对孩子进行正确的性教育呢?


而父母该跟孩子普及的,也不仅仅是性本身,还有更多关于生理健康的知识。我至今仍记得初潮时的无措,拿卫生巾时的遮遮掩掩和男生发现时的嗤笑。

 
此外,这还能帮助孩子们(不只是女孩子们)在强| 奸犯、猥亵犯面前保护自己。
我之前看到过一则新闻:初二女生被亲生父亲强……她说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发生过这种事了,但那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何谈用法律保护自己呢?如果她当时接受过性教育,应该可以早一点保护好自己。


家长总觉得性教育是污秽的,自己的孩子太小不需要接受,但强奸犯、恋童癖可不会觉得孩子太小啊!
 

深夜外放簧片,老爸“吃瓜”假装没听见

Stacy,25岁,(目前是)异性恋。


这件事距今已经有几年了,那是高中毕业暑假的某一个凌晨。 那时候倒不是说真有什么性欲,大部分是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于是深夜摸黑上了一个小网站,带着紧张的心情随便点开一个日文片。由于是凌晨,我一时狗胆包天,电脑公然外放,只是调小了音量。

我一路纠结地看了下去,男优邪魅的笑容、女优浮夸的尖叫使我流连忘返……
然而!我竟然忘记了夏天贪图穿堂风凉快,睡在客厅的我爸...... 

 

客厅忽然传来人走动的声音,然后是拉椅子的声音、刀的声音,以及大口吃西瓜的咀嚼声和挖西瓜沙沙的水声。


这些声响在夜里尤为清晰。我意识到,我爸十有八九是听见了我房间里不和谐的声音,用这种方式警告我他什么都能听见,就像我能清楚地听见每一声咀嚼一样。我紧张的要死,迅速地关上电脑,躺到床上,假装无事发生过。可喜可贺,我爸吃完西瓜就没啥动作了。


我以为这件事已经算是心照不宣地过去了,但我父母明显不这么想......


接下来的大约两周左右的时间里,我房间的门经常会被我妈猛地推开,在沙发上玩手机时她也会忽然凑过来。我妈演技非常差!通常她会假装过来聊天,凑到我身边说:你在看什么?给我看看?瞄一眼我的手机,确定不是簧色网站或者小簧文才肯罢休。

 

至今,我已经步入23岁,我们依然没有能够正视性这个问题。

 

有时候聊天谈到一些舆论热议的案情,涉及到性的部分,我妈就会很不高兴地说:什么强| 奸、猥亵的,好女孩不要说这些。她也不允许购买卫生棉条,坚定认为棉条会戳破处女膜,将来的丈夫会认为我不自爱,从而影响夫妻关系。
 

然而她不明白,我已经遇见过好几次性骚扰,最早一次是小学,最近一次是大二。这种情况下,他们依然觉得我是应该不明白性是怎么一回事的。
难道我需要戴上镣铐和枷锁,以此向另一半证明我的纯洁和自爱吗?

 

儿童性教育太有必要了,或者说,性教育就应该、也必须从儿童开始。不要让ta的舌头伸进你的嘴里,ta说是做游戏,你就以为是在做游戏。不要ta让你闭眼就闭眼,让你动就动,直到让你下体开始疼痛,事后你傻傻地在网上提问:为什么有血?为什么会痛?
 

你仿佛做了一件罪大恶极的事,害怕别人知道,害怕别人厌恶。这种罪恶感足以成为鞭子将无知的羔羊往悬崖边赶。说起来我都痛心,性怎么就变成了罪恶的遮羞布?


我想说,看小电影不会杀死纯洁,享受身体的快乐也不会杀死纯洁,是非不分的包庇和社会的污名才会。


 
我与妈妈大聊情趣玩具

刘二嘲,21岁,双性恋。

 

本人是女权主义者,平时和父母关系很好,像朋友一样相处。所以,经常和父母聊这方面的话题,父母平时对性、女权等话题都有良好接触。

 

当时是午饭过后从外面开车回家,我妈吃了饭感觉有点乏,说让我跟她说说话。我就聊了些有的没的,结果她都没啥兴趣。我就打算逗(吓)她一下,我说:那你觉得你们床头那些情趣用品哪个更好用?

 

她明显吓到了,然后很快平静:原来你知道啊,我没怎么用,而且有一个还坏了。” 然后说:而且你爸不是说你也买了一个吗?

 

我当时??????????

 

恢复平静后,我回答:我买了俩,不是一个。(有种捅破窗户纸的释然,以后不用担心父母发现了)

 

这场对话之后,虽然感觉他俩遭受了一定的冲击,但是后来沟通后发现,他们两个都认为成年人有性欲是正常的,性是美好的,认为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情羞耻。父母对我的态度也没有任何改变,总体就是happy ending
 

我想到《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房思琪在饭桌上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而妈妈却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那个时候思琪才明白,在性教育这个环节中,父母将永远缺席。

 

而我有重视性教育、认同性的美好的父母,大概也是件很幸运的事了。

 

希望大家都能正视,享受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