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期间,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中国青年网络、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共同发起并实施了“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

《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仍有4成在靠体外射精和安全期避孕

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期间,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中国青年网络、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共同发起并实施了“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

 

调查有效参与人数54580人,其中男性34.20%,女性65.80%。样本覆盖了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含港澳台)的1764所高校,内容涵盖了择偶与恋爱、性教育、性知识与性态度、性体验与性行为、性骚扰与性侵害等,较为全面地评估了新时期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SRH)现状及其影响因素。

 

 

01.

大学生取向多元

 

报告中最为瞩目的一项,就是大学生的性取向数据了。有超过15%的大学生认为自己是性少数群体,还有超过6%的大学生表示“不确定性取向”。由此可见,当今大学生群体中,性取向较为多元。

 

大学生在选择恋爱对象时,优先考虑的还是跟“人”有关的因素,比如品质、观念、性格等。

 

有66.47%的同学目前单身,但只有33.04%的同学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对于有恋爱经历的同学,男生和女生的平均初恋年龄没有明显差异,都在16-17周岁之间。

 

在目前单身的同学中,男生想谈恋爱的意愿更强烈一些,“非常想”和“比较想”的比例远高于女生;而女生则对恋爱更加“佛系”,甚至并不想谈恋爱。

 

 

02.

大学生对性的态度,可能比你想得更正面开放

 

数据显示,随着年级的增长,大学生对性的需求也在显著增长。

 

这背后可能存在这样的原因:随着年龄和阅历增长,大学生们更能够正视性需求了,更能认识到性是人类健康的一部分。

 

而随着年级的增长,从未有过性自慰的同学比例快速下降,性自慰的频率也在增加。看来大学时光是自我身体探索的关键时期。

 

随着年级的增加,牵手、接吻、爱抚性器官、插入式性行为等各类亲密行为的发生率,也在快速上升。

 

发生过性行为的大学生平均拥有3.14个性伴侣,男生有过的性伴侣平均比女生多约1.5人。

 

在性行为上,大学生群体似乎比较能够接受“性爱分离”

 

在发生过性行为的大学生中,有19%的大学生经历过偶遇性行为(即“约炮”);

 

然而在这些有过“约炮”行为的大学生中,男生和女生的平均数有非常显著的差异,男生平均有过6个“约炮”对象,女生有3.5个;

 

在全体大学生中,8.39%的大学生尝试过和网友“约炮”,其中男生有过约炮意愿和实际发生的比例都明显高于女生。

 

 

03.

性开放的大学生,好好做安全措施了吗?

 

在首次性行为时,有15.61%的大学生没有采取避孕方法。在日常性行为中,有11.03%的同学从不采取或仅偶尔采取避孕方法;每次性行为都采取避孕方法的大学生只有56.98%。由此可见,大学生的避孕意识还是非常淡薄。

 

在有采取避孕方法的大学生中,男用安全套始终是大学生采用最多的避孕方法。在日常性行为中,有40%左右的同学选择了体外射精和安全期避孕法。这也暴露了大学生避孕知识的匮乏。

 

小爱又又又要再强调一遍,体外射精和安全期都并不安全!安全套是唯一一种既能避免怀孕、又能避免感染性传播疾病的方式,短效避孕药也是适合年轻人使用的常规避孕方法。服用短效避孕药+戴好安全套,为爱爱保驾护航。

 

在日常的性行为中,女生采取避孕措施的频率相比男生略高。显然,部分男生并没能担起这一双方应共同承担的责任。

 

另外,82.25%的男生能够双方协商或由自己决定使用避孕措施,而女生只有73.55%;由对方决定避孕措施的男生比例为5.49%,女生则达到16.20%。由此可见,相比男生,女生在避孕上的话语权更弱。

 

而对于从不采取避孕措施的大学生,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认为没有必要、影响性体验/性感受、担心对身体有副作用等。

 

但小爱想说,在合理使用的情况下,避孕措施给生殖健康带来的好处是超过副作用的。以短效口服避孕药为例,副作用并不常见,甚至还可能有改善经前期综合征(PMS)、降低妇科癌症风险的作用。

 

 

04.

大学生的性教育从哪来?

 

调查的前期问卷设置了9道基础性知识题,5万多名大学生的平均得分只有4.16分(满分9分),低于及格线。

 

家庭性教育的缺失较为严重。绝大多数大学生没有和父母沟通过关于性的困惑;母亲跟孩子的性话题交流更多一些,但整体比例仍然很低。实际上,家庭性教育是性教育最为重要的一环,因为孩子从一出生便有性意识、对性充满好奇。

 

七成大学生认为自己的家庭性观念保守

 

57%的大学生从来没有和父母谈论过“性”。即使有过,交流频率也很低。整体上,家庭性教育任重道远。

 

即使到了大学阶段,只有52%的同学曾经在学校里接受过性教育。校园性教育仍然非常匮乏。

 

并且,这些接受过学校性教育的学生中,只有37%的同学对此比较满意或非常满意。性教育课程质量仍需全社会的关注和努力。

 

家长和老师们总是担心性教育会使得性行为更早发生,但大多数大学生并不认可这一说法。

 

家庭性教育、学校性教育缺乏的情况下,很多大学生只能自学性知识。但ta们主动上网搜索性知识的比例并没有想象高,只有约2/3的大学生曾经主动上网搜索过性知识。

 

主动上网寻找过色|情信息(包括漫画、小说、图片、电影等)的同学和对主动上网搜索性知识的同学只相差3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大多数上网搜索过性知识的同学,都寻找过色|情信息。

 

在这些被大学生查看的色|情信息中,小簧片最多,小簧图次之,小簧文最少。超过一半的同学近几年在网上看过小黄片。

 

小爱需要多说一句,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让人们更容易接触到和“性”有关的信息,包括色|情信息。但网络上的信息鱼龙混杂,尤其是色|情作品对性关系和性行为的描绘是不真实的,可能会误导人们的性态度和性行为。

 

性行为更加开放正面了,性知识的获取也应快速跟上。除了社会大环境下急需加强的家庭、学校性教育,基本已经全部成年的大学生们可以选择阅读正规出版的书籍、浏览专业机构官方网站、向医务人员、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同伴咨询,积极主动地进行自我性教育。

 

 

本文数据经中国青年网络授权使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