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女人,无需致命

文/坏坏

 

 

《致命女人》把“复仇”指向了男人

而非父权制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西方女权主义运动第二波浪潮之时,贝蒂·弗里丹的《女性的奥秘》把这波浪又往上助推了一下。无论是八年前的《绝望主妇》还是今年的《致命女人》都在安利这本书。

 

已移除图像。

 

《女性的奥秘》写于1963年。

 

 

在那个年代女性进入大学的主要目的是嫁人,很多还没有毕业就穿上嫁衣到厨房、到卧室、到客厅,到男人们最需要的地方去。

 

已移除图像。

比如宴会,也是男人需要的地方

 

当进入婚姻生活后发现个人的生命经验与主流的“幸福”模式不吻合时,陷入一种“不可名说的痛苦”。贝蒂·弗里丹把这种“不可明说地痛苦”叫做“女性的奥秘”,父权制下男尊女卑的模式是导致这种“不可明说地痛苦”的关键,因为处于从属地位的女性无法知道我是谁,我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已移除图像。

成为贝丝这样的人?

 

已移除图像。

或者,一个律师?

 

已移除图像。

又或者,一个名媛?

 

作为《女性的奥秘》原著粉的导演和编剧,却似乎在女权路上越走越远,既绝望,又致命。《致命女人》用一幢房子连起三个不同时代女主角的婚姻生活。六十年代的婚外情、八十年代同妻婚姻、当今的开放式婚姻关系,各具时代特色。

 

但我看到的不是女权的叙事方式,而是游走在“厌女”和“圣母”的叙事框架。仍在父权思维框架下描写女人,讨论女人,为女性寻找出路:女人的忍因为男人,女人的狠因为男人,唯独不是为了她自己

 

即便是读过《女性的奥秘》的希拉,向贝丝推荐小黄书时也只是强调性是女人掌握男人的方式,没想到最先愉悦的应该是自己

 

已移除图像。

可是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快乐啊!

 

三人探戈的隐喻在不停地暗示着一个理念:当激情变成嫉妒,女人的爱会变成暴力。难道女人的爱一定会带来嫉妒吗?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西蒙娜和情人搞在一起,是在发现丈夫比自己都喜欢男人后。情人最开始只是为了填补婚姻不满的备胎,而且她还认为,失去了男人爱的她,不再“了不起”,可是男人的爱,真的对女人那么重要吗?

 

已移除图像。

 

这里最容易让人对女权形象误解的是身为律师的泰勒和设计师对话那段。设计师没按照泰勒的要求装窗户,只是敷衍她这很难解释,听自己的就行了,自己从事建筑行业四十年从来没有人质疑过他的职业道德,并强调:“在你会用我的语言说话之前,你只能相信我”。Taylor很A地回复:At that means, for the purpose of this ,my dick is bigger than yours!

 

已移除图像。

 

看上去很酷,用男人的语言像男人之间那样去结束谈话。成为像男人一样的人,操着男人一样的口头禅进入男人的世界就是女权?泰勒像现实中的很多我们,的确经济很独立,以为很女权,还能Fuck成章,但不模仿男人都不知道怎样做自己

 

已移除图像。

 

泰勒与丈夫保持开放式婚姻过程中,由于自己同性情人的加入开始了三人行,但名义上的开放式婚姻实际上成了两对情侣之间的“竞争”:泰勒情人嫉妒泰勒和丈夫的爱更多;泰勒嫉妒自己的情人与丈夫的变得更加亲密。谁掌握了对于这个男人的主动权谁就在关系中占有先机,最后陷入到争夺男人的传统俗套中。

 

已移除图像。

 

 

并不是“少就是多”,而是在这个三角关系中复制了父权制中的权力关系,最后陷入小三插足的传统俗套。应和了“激情变成嫉妒,爱会变成暴力”,但其实不是由于激情或爱,只是利益分配不均

 

已移除图像。

 

 

 

第一季最后七分钟一枪枪一刀刀让这部剧演成了女子复仇录,激起大家的快感反感的同时也强化着父权制的思维模式:男女之间是对立的

 

但真正觉醒的女权不是去激化男人与女人的对立而是打破原有的男女间等级,才能和谐这种关系。

 

在这部剧中,只有60年代的故事试图打破这个框架:“小三”和妻子成为了朋友,还共同抚养了女儿,女人终于不必再为难女人

 

已移除图像。

 

第一季大结局之后很快官宣了第二季,很期待女子复仇录的续集到底是继续强化父权制还是开始挑战父权制,让女人重新回归人性回归女权。从娱乐至死角度看,剧情、演员、服装以及番外都挺好看的。

 

(文/坏坏)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