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合娶老婆
Mirjam van den Berg

“光棍合娶老婆”到底错在哪?

是什么导致了“光棍危机”?根据UN Population Division(联合国人口统计部)的报道:“男尊女卑,故以男为贵”的男权思想以及一胎政策是“光棍危机”的主要成因。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面对未来中国可能出现的3000万光棍,浙江财经大学经济与国际贸易学院教授谢作诗运用经济学分析工具,在自己的博客中发出《“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

在文中他抛出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观点:用市场化的方式“出清”,用价格调节供求,收入高的男人优先找到女人之后,收入低的男人可以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因为“在那些偏远的穷地方,就有兄弟几个合娶一个老婆的,而且他们还过得其乐融融”。对此,网友批驳说,“人不是数字,也不是你所谓的经济”。

经济学教授提议“光棍合娶老婆”,他的理论到底错得有多远?

这一论断让我想起了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写过一个关于愚昧酿造暴力的小说《The Interloper(闯入者)》:在阿根廷一个贫穷落后的小镇,哥哥和弟弟靠卖皮草为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过着合伙人般的“经济共同体”生活。

有一天,哥哥从贫民窟带回来一个漂亮女人“胡莉安娜”,没过多久,弟弟也爱上了她。为了不争风吃醋,哥哥“慷慨地”把他的“猎物”与弟弟分享。而“胡莉安娜虽然百依百顺地侍候兄弟两人,却无法掩饰对老二更有好感。老二克制着,不让她对自己动感情。”

这团感情的乱麻把哥俩搅得心神不宁,几乎反目成仇。为了恢复“男人之间的友谊”,哥俩把胡莉安娜卖给了妓院,以为可以息事宁人,但却忍不住思念之苦,分别找各种理由,偷偷去妓院看她。“长此以往,我们的马会累跨的。”哥哥抱怨道,于是把胡莉安娜从老鸨那里赎了回来,哥俩又回到了往日的混乱里。

最后,哥哥把胡莉安娜杀了——兄弟俩痛哭失声,紧紧拥抱。以前他们靠血缘和经济纽带过着捆丨绑式生活,现在,又多了一条将他们捆丨绑在一起的纽带:“惨遭杀害的胡莉安娜以及把她从记忆中抹去的义务。”

这个故事是19世纪南美洲贫困地区平民的悲剧性缩影。假如3000万底层光棍一致赞同那个跨学科文盲教授提出的“合伙娶妻”的理论,并逐一实践,那么我们的社会将迎来一个怎样的悲凉图景?

毫无疑问,我们的社会将被无数个“胡莉安娜的悲剧”和她们的阴魂缠绕!胡莉安娜们的身体和灵魂即使不被这些直男癌的占有欲和醋意杀死,也会被她们的母亲掐死腹中。身为人母,谁愿意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到人间去受那份罪呢?

如果说《闯入者》中的兄弟俩是男权&暴力的代表,那个跨学科文盲教授则比他俩更男权、更暴力。

首先,他假定3000万底层光棍如果找不到老婆,就肯定会强丨暴、抢劫、发动暴乱——这是以男性为主的精英阶层对底层穷人的一种缺乏社会学根据的假设和阶级歧视。

其次,他假定女性必须要成为这些底层光棍的“慰安妇”,成为他们性欲发泄的对象以及生育工具,不然就是“不道德”的,就是社会动乱的罪魁祸首,就是“祸水”。

再次,他假设底层光棍们不可能拥有人类的感情,为了稀有的性和生育资源,可以像黄蜂、甲壳虫、公牛等90%的动物一样过上“和谐的”多偶制生活,且绝不会“争风吃醋、激情犯罪”。

为此,他拿出西藏门巴族的“兄弟共妻”的民俗传统来做例证,但是他忽略了这个传统中“女性占支配作用”的先决条件以及“封闭式部族经济”对这一传统的保障作用,也忽略了当代中国农业人口和农村经济的巨大流动性,以及都市&国际文化对边远贫困地区的文化渗透。在这种渗透下,即使最贫穷的男性和女性都更有可能寻求符合现代文明水准的、平等的婚恋机会。

最后,他假设“底层的女人们”除了嫁给“底层光棍”之外,不可能拥有别的活路——国家和社会也不应该为她们提供别的活路(比如教育),这样一来她们就可以彻底地沦为男性的附属品以及“维稳工具”。

在此,他扛出了经济学的大旗,好像一切符合资本主义经济学原理的交易都是合理的。照他的理论,昔日的大西洋黑奴交易、印度的圣妓(以祭神为名把女儿卖给妓院养家糊口),以及贫困地区的人口贩卖,都是合理的。

是什么导致了“光棍危机”?根据UN Population Division(联合国人口统计部)的报道:“男尊女卑,故以男为贵”的男权思想以及一胎政策是“光棍危机”的主要成因。

1980年代末以来,很多家庭为生男婴,不惜将女婴流产,这一现象直接导致了2010年至2015年,中国男女出生性别比率严重失调,即116比100,比“女性地位低下而臭名昭著”的印度还糟糕(印度为111比100)。

假如男孩不被列为生育首选,那么2010年中国拥有的女孩和女性人数将为预计中的7.21亿,而不是现实中的6.55亿。仅这缺失的0.66亿,就占了女性人口的10%。

如果让“女婴骤减的趋势”持续发展,那么到了2050至2054年,每186位婚姻适龄男性,就只能面对每100位婚姻适龄女性,这是一种怎样的压力?

就算男女出生比率在2020年恢复正常(几乎不太可能),中国婚姻适龄人口的比率也难以恢复到平衡水平。预计到了2070年,将有21%的中国男性到50岁时仍娶不到媳妇,在印度,这一估算为15%(《经济学人》2015.4.18)。

“男尊女卑,不是男婴就不生”,加上计划生育,导致了人类史无前例的光棍现象跨学科文盲教授不但不从中反省,反而提出“合伙娶妻”这个让一个刚刚崛起的大国倒退回原始部族的概念,似乎不将“男尊女卑”这种男权思想发挥到极致,就不能体现他的话语权力和精英地位。

这是他的悲哀,也是中国性别平等教育的悲哀。

又,今年美国为什么有人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之后,提出“多偶制婚姻合法化”的倡议?因为经历过性解放运动和各种女权运动之后的美国女性,在经济上和思想上较为独立,她们如果选择“一妻多夫”,极有可能是出于“爱爱多元化&爱爱自治”的考虑,而极少是出于饥寒交迫。

尽管如此,美国六个最高法院仍否决了这项超前提议。美国艾莫里大学法律教授John Witte Jr说道,反对的原因是“多偶制”中包含着诸多对妇女和儿童潜在的危害元素,尤其是在配套法律不健全或监督实行难度大的地区。

可见,要解决光棍问题,“一妻多夫制”或“多偶制”不是出路,真正的出路是大力提倡性别平等教育,提高女性地位和女婴出生比率,让女性不至于为了温饱问题而物化为“合伙娶妻”的“性产品”。

(配图与本文内容无关)

(文/ 王梆,资深媒体人、电影导演、作家。出版电影文集《映城志》和多部小说集等。拍摄有纪录片《刁民》等。在《南方都市报》等开设专栏若干。)

(原题:男权思想:“3000万光棍”的病原体。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张雨绮出轨被赞美是性别平等吗?

>

加入讨论

LoveMatters

谈性说爱的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