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离婚全网痛骂,95后助理杨乐多:多大点事?

咪蒙离婚全网痛骂,95后助理杨乐多:多大点事?

文/鸟鸟酱

 

“婚姻绝非儿戏”

“不能说离就离”

“孩子怎么办?”

这些对婚姻谨慎的态度

似乎在年轻人中已经改变了

 

时尚先生的一篇《咪蒙离婚记》,让咪蒙离婚再次成为话题。文章下质疑的留言大多是批评她“忘记初心”、“抛弃丈夫”的:

 

 

罗一洋还是罗一洋,咪蒙却不再是马凌,忘记初心的是咪蒙,也不用找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如果性别对换的话,这简直就是男人成功后抛弃发妻的故事啊。发妻安心带娃不浮躁不功利赢得全家人的喜爱,最后还是被无情的抛弃,连财产都不能争取,否则就更激发男人的鄙视。作为一个女人都实在看不下去了。

 

 

这些批评把咪蒙的丈夫罗一洋假设成离婚受害者的角色,咪蒙就是那个施害者。乍一看是在为罗一洋鸣不平,实际上折射了许多人对于关系破裂、有始无终的焦虑。

 

虽说已经9102年了,看起来“婚恋是自由的”、“关系是流动的”已经是基本常识,起码所有人都知道关系有风险,但每次遇到分离、破裂,当事人还是会被揪出来追究责任。

 

而咪蒙的95后助理杨乐多,则在文中表达了不同的态度:离婚,多大点事。

 

不过对于这次危机公关,95后杨乐多觉得从根上就错了,“在我们比较年轻的看来,离婚这种小事还要拿出来说几天,我也是很惊讶了。吃个饭、离个婚,完事,大家各回各家,还能上热搜,很无聊。” 

 

杨乐多首先觉得咪蒙犯不着离婚,鼓励她在婚恋上更大胆些,“不喜欢就不喜欢,喜欢别人,你去嘛”,也可以dating,但咪蒙不愿意,说自己是纯爱型,杨乐多说,“我们也是纯爱型。”在她看来,咪蒙很土,酷劲儿只在公号文章里,嚷着要睡小鲜肉、睡胡歌,现实中其实很怂。

 

杨乐多的观点,代表了部分都市年轻人对爱情、婚姻的态度:

 

 

1、结婚离婚是自己的事。自己的事自己负责,犯不着对别人交代。

2、合则来不合则去,没必要伤筋动骨

3、是关系为人服务,而不是相反,所以重要的是“我”要什么——“喜欢别人,你去嘛”,也可以dating。

 

 

这种洒脱的态度,可以说是界限分明,安全感高,开放性强。这些都在文中与咪蒙的挣扎、罗一洋的“一辈子”等情感态度形成反差,更与咪蒙母亲在关系中的被动、对稳定关系的期待泾渭分明。倒是咪蒙的儿子唯唐,与杨乐多的态度更接近:“你们离婚,我一定会非常心碎,但还是妈妈的快乐比较重要。”

 

几种态度并无高下,对咪蒙、罗一洋、咪蒙母亲和儿子来说,更重要的是她们的真实需求都能得到表达,而不是非要表现得潇洒体面。毕竟每个人身上都拖带着一个时代,几种态度自然带有不同的时代感

 

但文中以杨乐多为代表的95后,的确提供了一种更多元、跳脱的视角,让人在看待关系、婚姻时,不再局限于“一男一女、一生一世”、过错和受害的单一维度。对关系的流动和变化,年轻一代的杨乐多、唯唐,表现出更多的包容、接纳和自信

 

这种包容和自信,在某婚恋网站发布的《95后婚恋观报告2017》数据中也得到一些印证。

 

首先是安全感

 

5.2%的“95后”受访者并不认可择偶标准这个词。“在后续深访中,ta们表示,无论是硬件条件还是感性要求的所谓择偶标准,都是源自于内心对于两性关系的不安全感,ta 们自认为并不缺乏安全感,不愿因刻板的择偶标准丧失更多机会。”

 

其次是观念和择偶过程的开放,以Dating文化的流行为标志。

 

“Dating文化” ,即在正式确认恋爱关系前,彼此都不拒绝和其他异性进行吃饭、逛街等较亲密的接触。超过62%的“95后”认为,在寻找爱情的过程中要尽可能给自己更多选择的机会,其中78.3%的人表示寻找爱情的过程更是一种享受。调研结果显示,有47.7%的“95后”表示曾同时与两人以上约会过。

 

这样的安全感和开放性过去不是没有,而是更多地作为男性特权。现在它成为更广泛的一代人的时代特权

 

其中最受益的还是女性。

 

城市画报曾发布《95后女孩婚姻观抽样调查》,文中10位受访者分别回答婚姻相关的几个问题。

 

其中“如果你的另一半对你进行家暴,你会原谅他/她吗?会原谅几次?”,有8个人认为对家暴必须零容忍

对“如果你的伴侣工作繁忙,你会要求他/她参与到日常抚养孩子的过程中吗?”有9个人认为伴侣应该参与养育过程。

对“如何看待‘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这句话? ”有9个人认为男女不应该做差别养育。

对“for非异性恋:你有可能会因为同性婚姻不合法或不被社会广泛接受,而选择与异性结婚吗?为什么?”其中的4个非异性恋受访者都选择不会与异性结婚。

对“你认为女权是什么?(请用一句话简单粗暴地概括一下)”有9个人认为女权是平权

 

同时男性也是被解放的。

 

对“‘男人就要有男子气概,要man’——你认同这个观点吗?为什么?”9个人中有7个表示不同意这个观点。

对“你能够接受你的伴侣成为全职主夫/主妇吗?”有5个人可以接受伴侣做全职主妇/主妇,有一个人认为若有孩子可以是更擅长带孩子的来做全职,没有孩子则双方都要工作。

 

看起来,这些数字都展现了一个更开放、安全、多元的美好时代。但这些抽样调查的对象大多是都市知识女性,杨乐多也是曾因月薪五万而成为热点的高收入群体代表,她们有一定的代表性,同时又存在阶级特权和幸存者偏差,不能代表普遍的95后群体。

 

事实是,咪蒙母亲经历的家暴问题在95后群体中一定也存在,咪蒙的原生家庭噩梦在95后、00后中也一定仍需面对。

 

杨乐多的洒脱,是年代特权,也是幸存者姿态。它看起来与咪蒙的挣扎形成反差,但那种敢爱敢恨、洒脱干脆,不正是咪蒙曾试图给自己的自媒体人设注入的性格么?最后它显然未能解决咪蒙深层的情感挣扎,当然也无法解决所有人的挣扎。

 

狂欢背后,那些问题依然存在。而情感关系里的自信、安全和开放,这种所谓的时代特权,实际上是过去无数人的平权的努力,一点一点逐渐累积的结果。

 

参考资料:

 

1、http://www.hunjia520.cn/analysis/13579.html

 

2、https://mp.weixin.qq.com/s/b56GyQuvMhcpYDzKE36N_Q

 

3、https://mp.weixin.qq.com/s/RXoW_Q1ZFTZ5AKsayxvnxw

加入讨论

LoveMatters

谈性说爱的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