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话小三文化
Robert Proksa

古今中外话“小三”

当国人为井喷的“二奶”现象大喷口水时,美国高官的“小三”事件同样引爆媒体。可见出轨是超越种族与文化的普罗现象。

<当国人为井喷的“二奶”现象大喷口水时,美国高官的“小三”事件同样引爆媒体。虽然中美高官故事不尽相同,出轨却是超越种族与文化的普罗现象。

重口味的西方文明

暂不提中华帝王的荒淫史,西方先祖同样有着好色的传统。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立教之本的《旧约全书》充斥着通奸——从阿伯拉罕到大卫到所罗门……要想找出个“清白”的先知还真有些难度。何止通奸?同性恋和乱伦也是突出的主题。看一看索多玛城中的男人们和罗得父女的表现便能一目了然。

虽然不象《圣经》那样充满说教,古希腊神话的重口味程度并不亚于《旧约》。宙斯本人(神)就荒淫成性——尽管家中有个醋坛子赫拉百般阻挠,他仍是软硬兼施与天上人间的女子们媾合,播种四面八方。众神之首已这般,更何况其他神祗?古希腊神话和《旧约》均是集色丨情与暴力于一体的儿童不宜读物。背叛、嫉妒、复仇和赎罪奠定了西方文明的渊源,也让后人在惊骇中看到自身的软弱。

管不住自己的政客

据说肯尼迪总统曾和500个左右的女性发生过不正当性关系。每当兴致来潮,他就让情报部门帮他押妓进(白)宫。相比之下,克林顿的偷鸡摸狗则是小巫见大巫。虽然美国选民强烈要求政治领袖生活作风端正,美国媒体也有见风便起浪的本领,在如履薄冰的压力下,政客们仍管不住自己而丑闻频出。共和党某议员曾说,如果华盛顿每个有过外遇的官员都必须辞职,美国也就没有政府了。

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已故的荷兰亲王伯纳德(朱丽安娜女王之夫)、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等西欧的高官达贵都曾有过绯闻。然而,相比喜欢上纲上线的美国,西欧民众则要显得“成熟”许多。当密特朗的情妇携私生子出现在他的葬礼上,法国人民不仅没有大掉眼镜,还大度地接受了她们。密特朗的政绩也并未因这个“污点”而被削弱。同样,伯纳德的数名情妇和私生子远未如他的受贿丑闻那般让荷兰民众激动。

繁殖最优化

用达尔文进化论的观点去看,男性运用钱权追求年轻女性和女性献身高官达贵是自然选择、物种繁衍的表现。大卫•布思 (David Buss) 在《欲望的进化》一书中说,在所有文化里有钱有权的男性都能吸引并享用年轻女性。当男性看到年轻性感的女子时,雄性荷尔蒙告诉他要在第一时间使女子受孕,以防其他男性抢在前面播种。同样,在雌性荷尔蒙的影响下,女性则选择能够够供养保护她和后代的男性,而钱和权则是一种保护机制的体现。

可见,“小三”不仅是社会现象更是生理现象。从生理角度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么多貌不惊人甚至悚人的高官达贵会有那么多年轻貌美的女子送上门去。且不论这种组合中是否有爱情——情和欲的界限太模糊、太微妙,只有当事人才明了——最根本的性吸引一定是有的,否则这种“不正当”关系即使发生也很难维持。

中式小妾、西式情妇

“小三”现象固然为生物性使然,不同文化在外遇上的表现仍有差异。中国官员流行包养。据统计,90%以上的贪官都包养情人,不少采取长期包养,包养数个甚至数十上百的也不鲜见。且情人年龄普遍走低,大多为二十几岁的单身女子,也有十八九岁的。相比较,美国官员则爱偷吃“窝边草”。他们的情人往往是圈内独立自强的事业女性,不一定年轻,也不一定单身。如前中情局局长的情人(他的传记记者)就是个四十岁的两个孩子的母亲。

这种差异固然和中美男性的审美趣味有关,但更多是政治环境所致。中国官员普遍想做皇帝,当不了皇帝至少也要当个显贵,也就是说即便不能拥有后宫三千也要有个三房四妾。宫女和小妾的首要条件是什么?自然是年轻貌美。美国官员则处于一种完全不同的境况中。他们最怕被曝光,从而丧失政治前途,因此需要寻找一种没有人证物证的安全方式来“偷”。包养自然是行不通的,就连电话和邮件也要小心。什么样的人最可靠呢?当然是对自己有意思,成熟又懂事的身边人了。在各自的环境下,中国官员更钟情于拥有,美国官员则更倾心于幽会。

(文/岳韬 旅荷作家 特约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您在生理或情感方面有哪些疑惑或担心?我们愿意倾听您的声音。欢迎把您的故事和问题发给我们,我们将邀请权威专家进行作答。欢迎访问我们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参与讨论,或写信给我们:[email protected]>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