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路,不是所有人都能走

阿根廷单亲妈妈Cami:我“不爱”我的儿子

口述/Cami

文、图片/野行Yeye

 

 

这条路,

不是所有人都能走

 

 

我与Cami在一个游艇趴上认识。几个朋友邀请我们去阿根廷郊外的河边开趴,上船之前就看到两个阿根廷女生在兴高采烈的与我们打招呼,小麦色皮肤,黑长发,精瘦的身材。Cami就这样一上来就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开始对她实在是没有太深的印象,在南美行走的这几年,她只是又一个蛮有活力的爱跳舞的阿根廷女生而已。

 

当我们聊到职业时,她的一句话惊到了我:

“我有5份工作”

“What?”

“我是个单亲妈妈,我必须努力赚钱。”

“What?!”

 

让我惊奇的不仅是她在成为单亲妈妈的同时拥有这么多份工作,更是她身上那股无人可挡的享受生活的气势。

 

我便找她深聊了一次,和大家分享有5个职业身份的她(政府公务员;平面设计师;酒吧公关;活动策划人;英文老师),在女性地位不高和单亲妈妈境况普遍艰难的阿根廷,如何从一个生活的被压迫者成了“享乐斗士”

 

(此文由Cami口述,Yeye翻译并基于事实对语言进行文学化修饰。)

 

 

五份工作,3小时在健身房1小时喝下午茶

 

我的一天挺普通的。

 

早上7点左右起床,给儿子做好煎鸡蛋和果汁,我的一天就开始了。

 

8点送儿子去双语学校,学费不低:每个月300美金(阿根廷人均收入550美金),上个月刚花了1000美金交下学年的注册费,心有点疼哈哈哈。

 

接着去健身房运动3个小时左右。健身完毕后回家做一些平面设计的工作。

 

我也在政府道路部门工作,可以在家办公,可以 花1-2小时完成,比较轻松。周一和周二下午5点到7点半,我还要给当地一些家庭经济较好的孩子上英文课。

 

8点后从学校把儿子Fermín接回来,陪他玩玩看看电视。同时也在抽空学习一些在线课程。

 

8:30到9点,我们吃好晚饭,再看一小会电视便去睡觉了。

 

当然,我能有这么灵活的时间安排也是因为我在政府的工作很清闲,其他几份工作的时间也很灵活。我一天几乎都在和手机打交道,在健身房休息的片刻/在公交车上会用手机办公。

 

闲下来的时候我会做做指甲,和朋友出去聚餐、参加一些小聚会。这不在上周的游艇聚会遇到你(Yeye)了嘛哈哈。

 

 

我想打掉他的,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成为单亲妈妈的故事很俗套。

 

10年前我在新西兰打工旅行,认识了一个智利男生,我们约会过几次,发生了几次关系,但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后来新西兰签证到期,我去了澳洲。

 

结果,我发现,我怀孕了。

 

我傻了,我才25。

 

医生的话更是让我震惊:如果我需要的话,可以马上帮我安排引产手术。

 

当时很希望出一场车祸,期盼着用另一场灾难抹去这个悲剧

 

我很迷茫,所以告诉朋友和父母。

 

正因为这样,我已经不能流产了:在阿根廷,你的朋友和家人都知道你已经怀孕,再加上宗教的原因,你基本上是没有流产的可能了。

 

我打电话告诉了孩子的爸爸,意料之中,他问了一下:你确定孩子是我的吗?

 

后来我又去了亚洲,没有让怀孕终止我的旅程。却也带来了很多不便和恐慌。比如很多疫苗和针我都不能打。我父母在阿根廷的精神状态也不好,他们去看了心理医生。

 

朋友,家人,宗教以及阿根廷社会,“帮我”决定了把这个孩子留下。

 

 

“为什么爸爸不爱我?” “你应该问爸爸”

 

我从来不对Fermín撒谎,但在他小时候,我也会下意识不去谈他父亲的不太好的行为,比如从来不给生活费,对他不闻不问等。

 

 Fermín小时候,我父母和我甚至会带他一起坐飞机去智利看爸爸。这送上门的儿子,他们当然是欢喜得不得了。但是Fermín五岁之后,我就和他爸爸说,我不再 “千里送儿”了,你要看儿子,自己付机票。

 

于是Fermín五岁开始就会自己坐飞机去智利了,当然我也付了很大一笔钱给空乘帮忙照顾与接送,往返总共每次要付200美金。

 

随着Fermín年龄的增长,他自己也开始懂事了。

 

他意识到在生活里我才是主要在照顾他的人。有时候时候他问我,爸爸为什么不为我付学费之类的问题,我不再逃避,而是引导他与父亲沟通。

 

更不会说爸爸没空之类的鬼话。他(孩子爸爸)是时候学会长大了。不能只享受着孩子带给他的快乐,却不学习争取儿子的爱

  

 

想结婚,却已经不是必选

 

Fermín还小的时候,我曾拼命地为他找爸爸,交男朋友的目的性也很强。

 

结果,得到的大多数是有毒的恋爱关系(指的是对彼此的成长有损害的情感)。

 

现在,我一个人就过得很开心,不再以找“一个好爸爸”为目的去恋爱,顺其自然的去享受, 不再患得患失。

 

结婚对我来说,只是人生选项中的其中一个,遇到好的我自然抓住,却也不强求。

 

 

我“不爱”我的儿子

 

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不会再来一次。

 

一开始的两年,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爱我的儿子,他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意外而已。

 

一切都很不顺利,我很孤单,收入也很低。

 

我无法接受自己有了一个孩子的现实,更难以接受单亲妈妈这个角色。

当时我在学平面设计,认为孩子的出现也阻挡了这条路的发展。

 

后来,我学会了如何爱我的儿子,努力在物质和精神上都给Fermín最好的,我的生活和工作也越来越顺利。

 

现在 Fermín的一个笑容,就足够融化我所有的心了。

 

但是,我不会轻易去建议任何女孩子去选择做一个单亲妈妈。

 

你必须想清楚,经济与心理上都要做好十分充足的准备。

 

我还算幸运,父母经济条件可以,前几年他们给我的经济支援很多。这几年我工作比较顺利,才“逼”着父母不要再支持我。

 

现在,我的生活非常的棒,工作和感情都很顺利。但是如果要让我重新经历一遍那种无助和迷茫,绝对不愿意。

 

 

结语:

 

其实我自己也想过要当一个单亲妈妈,和Cami聊完后的确有了更多的考虑。

 

Tim Ferris的一期播客谈过一个话题:

为什么我不想要小孩?

要小孩对于孩子来说到底公不公平?

凭什么要我们来决定孩子的出生?

 

他还有另一个建议:在养孩子之前建议先养宠物,如果你连宠物都照顾不好,孩子就更难说了。

 

你不一定要赞同,毕竟因人而异。

 

却也真心建议,你在做任何决定之前,深思熟虑再做行动。

 

别着急做不可逆的决定,像是结婚,要小孩,纹身等,都属于很难逆转的选项。

 

但如果做了,那就努力做到最好,并享受吧。

 

(文/野行Yeye。环球数字游民,喜欢写作的项目经理,践行理性与文艺并存。)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