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孩子喝烫嘴的牛奶,吃并不爱吃的鱼,为了“孩子的心理健康”而不敢公开恋爱……这是《隐秘的角落》朱朝阳的母亲周春红,也是无数个中国式妈妈的缩影。

《隐秘的角落》朱朝阳“黑化”,背后藏着令人窒息的母爱

强迫孩子喝烫嘴的牛奶,吃并不爱吃的鱼,为了“孩子的心理健康”而不敢公开恋爱……这是《隐秘的角落》朱朝阳的母亲周春红,也是无数个中国式妈妈的缩影。

 

最近,电视剧《隐秘的角落》凭借其出色的角色塑造以及优秀的编剧水平赢得好评声声,成为公认的难得一见豆瓣评分最高达到9.2的国产剧。

 

剧中角色皆不乏可圈可点之处,很多角色刻画真实,活脱脱就是我们生活随处可见的人物缩影,刘琳饰演的周春红便是这一类的代表。

 

 

01。

不容拒绝的母爱

 

在和马主任恋情被迫暴露后,周春红是“三小只”之一朱朝阳的妈妈。在和马主任恋情被迫暴露后,周春红是“三小只”其中朱朝阳的妈妈。在和马主任恋情被迫暴露后,周春红回家给正监听耳机看书的儿子端来一杯热好的牛奶。

 

儿子表示牛奶烫嘴,自己过一会儿再喝,她以洗杯子为由催促他快喝;儿子妥协后小口小口地啜饮,她又夺来亲自尝了一口,“不烫啊”,催促儿子快些喝完。

 

儿子不快,表示可以自己洗杯子,拒绝立即喝掉爱心牛奶,立刻引起妈妈情绪爆发-她愤怒指责儿子,认为他的拒绝是“怪妈妈没有照顾好你”

 

最终儿子无奈喝完牛奶,但在妈妈伸手来擦奶渍时畏缩躲闪了一下,再次引起母亲的情绪失控。

 

无独有偶,去年颇受好评的电视剧《小欢喜》中也有一位这样以爱为枷锁控制孩子的母亲,那就是陶虹饰演的宋倩。

 

宋倩是乔英子的妈妈。和周春红一样,她也是离异的单亲母亲,也将孩子视为自己的一切。她为英子定制食谱,煲制补脑药膳,甚至限制女儿的个人爱好,控制女儿的作息时间。

 

当女儿被她的“爱”闷到喘不了气不得不抗议时,她便用“我都是为了你好”先发制人,抢占道德高位堵死了女儿的露出情绪出口。

 

周春红和宋倩这两个角色之所以能如此真实,自然离不开演员的优秀演技。但更重要的是,大家的生活中不乏这样的案例,在母亲隐秘控制下,终日战战兢兢隐藏自我的英子和朝阳,引起了大家强烈的共鸣。

 

已移除图像。相对大家长式的威压型控制,以爱为名的控制在母亲中似乎更为常见。此类母亲往往是外人眼中的好妈妈模板,万事以孩子为中心。

 

但实际上,她们的爱意表达更多地是满足自己成为“好妈妈”的心愿,以爱为名从道德和感情上压制孩子的自我表达,从而达到全方位控制孩子的目的,却在这个过程中鲜少考虑孩子的切实需求。

 

已移除图像。最终孩子因自我被致命杀死而窒息息想逃脱,而母亲则认为自己满腔爱意遭到了孩子的背叛,结果是两败俱伤。

 

可悲的是,如此畸形的母爱正是社会环境鼓吹母性,打压母亲人性的结果。

 

 

02。

有母性,没人性

 

无论是周春红还是宋倩,她们有一点是一样的:没有自我。周春红离异后一心照顾儿子,因为考虑孩子的情绪硬生生将和马主任的恋情搞成了见不得人的地下恋;宋倩离异后也再无感情生活,甚至辞职专心照顾女儿学习生活,一切以女儿为重心。

 

而作为现实中的“窒息母爱”代表,“四点起床煮梨汤”,“随剧组为儿子做饭”的演员朱雨辰母亲,甚至在一档综艺节目中颇为自豪地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自我,全部的人生都奉献给了家庭。

 

对于这类女性而言,她们的人生意义,自我价值,几乎全部都挂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她们丢掉了自我人格,除了“母亲”这个称谓,自己的人生一无所有。

 

他们因此担心,缺乏安全感,并且也也因此对孩子产生极强的控制欲,将孩子认为她们概念里唯一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的工具。一旦子女拒绝接受她的付出,对于她来说就等于挑战了她的人生观,否定了她的自我价值,撼动了她自我认知的基石。

 

然而孩子们自有其人生价值需要实现,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去替任何人实现ta的人生价值,他们只是母亲人性被剥夺的牺牲品。而夺走她们“人性”的,正是鼓吹“妈妈是超人”并无限拔高母性的社会环境。

 

 

03。 

“妈妈是超人。”

 

社会大环境正常女性只要生下孩子,自然就会无师自通会做母亲;同时又在鼓吹“妈妈是超人”,育儿责任几乎完全落到了妈妈的头上。因此妈妈们受到了社会监督和舆论压力远远大于爸爸们。

 

这样的压力比例一部分对于育儿责任过于担忧的女性牺牲自己的人性,用重新多的母爱去造成父亲逃避避免育儿导致的突破。

 

而在这样的牺牲,被社会和她们的伴侣和亲友,甚至社会环境来看理所当然,逼迫她们只能从孩子身上以“孝道”和“感恩”获得自己牺牲的价值的认可从而作为自己是“好妈妈”的证明。

 

然而如果连自己都不爱,又怎么能去爱其它人?“妈妈是超人”的牌匾抑制了母亲爱自己的权利,也由此剥夺了母亲正确地爱孩子的能力。

 

我们不需要铺天盖地的“妈妈是超人”来剥夺母亲爱自己的权利,我们需要的是“妈妈是个人”的冲突。母亲有权利拥有自己的人格,父亲有义务参与育儿,某些点环环相扣。

 

一个人只有爱自己,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作为才有能力去正确地爱自己的孩子。

 

《隐秘的角落》上映后,刘琳给自己饰演的角色周春红写了某道别信:

 

“希望所有的单亲母亲都能不畏成见,勇敢地去追求爱。”

“春红真应该好好的去谈一场恋爱,享受生活,爱自己,成为一个发光发亮的母亲。”

 

这个社会必须承认所有的母亲首先应该是个人格完整的人,然后才是一名母亲。

 

否则,对于母亲的重重重压终将化作作爱意的枷锁,转嫁到无数乔英子和朱朝阳身上。

 

 

文| 杜宇

图| 《隐秘的角落》,《小欢喜》,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