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异装,你可能会想到流行语“女装大佬”、“女装只有一次和无数次”、“博主们的百万粉福利”……在热闹的舆论讨论之下,异装人群真实的生活处境又是如何呢?

“我是爱异装的直男,但我不是女装大佬”

“女装大佬”一词最早出现于 2016 年的二次元圈中,日文“女装してる人”,意为穿女装的人,直译可为“女装子”但在中文语境里,却增添了有男性意味和父权权威价值体系的“大佬”二字,让两性同时在场,制造出“女装大佬”身份的矛盾与冲突。

 

实际上,“大佬”源于中国二次元圈中对喜爱动漫的圈内人的称呼,并映射着一套符号顺序结构:资历较浅的称之为“萌新”, 而资历较深的则称之为“大佬”。换言之,并非所有的“女装子”都可以称之为“大佬”,也并非只有二次元圈中的扮演者能被称之为“大佬”。只有对所扮演的女装角色了解透彻、有模仿经验、得到共同体承认的扮演者,才可以居于“大佬”的高位。

 

 

而这样模仿经验丰富的扮演者,往往也更加的符合人们对于女性的主流审美,“白”、“嫩”、“柔软”、“美”……也进而使得Gynosexuality(女性恋)一词逐渐被人了解。而由于变装本身“戏剧性”的差异的猎奇心态,这一文化也迅速在最初以二次元受众为主体的B站迅速走红,“女装大佬”在去年逐渐成为B站的热门词汇,无数素人在展现男孩穿裙子有多“美”,而明星们也纷纷以穿上裙装作为破百万粉福利。

 

“女装”或者“异装”这样的符号看似更加的被主流社会接受了,但类似“女装大佬”这样的词汇,并不乏揶揄调侃之味。ta们真实的生存状态又是如何呢?我和三位与异装相关的朋友聊了聊。

 

 

01.做异装直男,并不是简单事

 

李桥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红,经常po出一些自己异装的照片放在微博上,也有很多时尚品牌和他合作。但是这也避免不了他的评论区常常出现攻击性和侮辱性的言论。而我和他最初认识,也是因为他在评论区和别人吵架。

 

李桥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喜欢穿女孩子的衣服,但同时他也喜欢着女孩子。他青春期就在这样的矛盾中不断度过。

 

他试图模仿着大部分男生的生活轨迹,运动、打游戏、毕业后进入大厂工作、穿上不出错的衬衫和T恤,但每每看到裙子和丝袜的时候总有难以抑制的冲动。

 

他开通了微博账号,偶尔穿上喜欢的衣服拍拍照片,为了避免被同事和朋友看到他,每次发图都会用一只猫猫把大部分脸遮住。但是李桥还是没想到这样的骚扰来的那么快。

 

“因为我常戴的一条项链,被同事刚好认出,后来有天他跟踪我上电梯说不和他发生性关系,就把我的照片发给全公司人看。”

 

“我当然拒绝了”,虽然李桥讲这句话的时候轻描淡写,但是在他异装的照片被贴在公司之后,他的生活也完全被打乱。每天都要忍受同事“猎奇”的眼光,原来对接的同事总以各种原因给“他”增加工作量,以及各种无端的嘲讽。

 

李桥总以为忍忍可以过去,但压垮李桥的是来自直系上司的骚扰和攻击,期间女主管多次以“有病”“二椅子”等词汇对他进行言语攻击和骚扰,并且以而“影响公司发展前程”为由,劝他主动离职。“就算我再自信,每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也会崩溃。”

 

最终李桥选择了离职,在朋友的介绍下为app远程写代码,他会选择在工作时候换上裙子和高跟鞋,去跳voguing和jazz,“那个时候我才真实地活着。”他用力地说。

 

“我已经算是够幸运的了,至少我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我认识太多因为异装被公司歧视,被同事霸凌然后自杀的例子了。我也不知道有哪天我可以真正的在现实生活里穿上裙子工作,人们不再因为性别这件事互相攻击,但是能穿成想穿的样子出来走走也是值得开心的。

 

 

02.老公爱异装,我很爱他,不知道怎么办

 

我们夫妻感情很好,他也经常在朋友圈秀恩爱,会记住每一个我们恋爱时候的重要日子。虽然我们两个工作都很忙,但是我们性生活也很和谐,只是……他百分之百是直男,平时看的都是av,但是我发现他最近在异装,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小丽最初是我的豆瓣友邻,突然有段时间她关注了很多“异装”的话题帖子和小组,但却鲜少发言,直到有天她情绪崩溃在主页发出这条动态。

 

她告诉我,“崩溃”“不知所措”是她当时最强烈的情感,她不敢找周围的朋友讲述这些话,更不敢向爱人挑明。而像小丽这样的人还有很多,知乎以“老公”“异装”为关键词搜索可以出现长长一串提问。

 

根据研究表明,在异装爱好者中,包括不限于(生理)异性恋, 女性(形象)恋, 同性恋等。目前观测,男同性恋中女装爱好者很少,生理异性恋人数上占主体。

 

 “每天都在搜索各种信息,这是不是病?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我不够有吸引力?”痛苦和求解占据了小丽的日常生活,她也不再是那个会在豆瓣主页分享菜谱和生活日常的女孩。

 

直到有天,我看到她标记了《艾德·伍德》,她写:“他真很爱我,几年了,始终如一,我能深深感受到,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纠结了。他倒在我怀里偷偷哭泣的时候,他好像还是我喜欢的那个小男孩,好像我也能理解他的委屈和压力了。”

 

*剧情简介:Kathy跟Ed第一次约会,Ed就告诉她自己是异装癖,Kathy思索过后还是决定不介意。他们在《外太空九号》首映被砸完了西红柿之后,冒雨前往拉斯维加斯结婚去了,此后一直在一起。

 

我不知道他们那天晚上聊了些什么,但是小丽的豆瓣更新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发发菜谱,偶尔分享生活。但是,或许每个人都是小丽,又或许不是。

 

有的女性是接受或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或老公异装的。有些男性对穿着女装有“性趣”,有的异性恋伴侣还会尝试同时易装,享受“性别互换”带来的快感。

 

但更多人在面对丈夫异装时或许并无法全然接受,小丽向我坦言曾经在网上加入的社群中,不少妻子都选择了“离婚”。

 

群内其中一位妻子也曾经对小丽说“我也很想接受他,我们的相处和生活看上去和过去一样好,甚至他对我更好更体贴了。但是我觉得从这件事被发现之后,他已经从一个几近完美的恋人、情人变为亲人了,不再是我曾经爱的那个人了。我们最终也只能找了个借口离婚,我也希望他开心。”

 

 

03.女变男?好像没什么人不能接受我们

 

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中曾有这样的表述:很多女性在自称女汉子、女爷们时,其实是带着一种“优越感”,通过将自己向男性气质靠拢以获得一种区别于“典型女性气质”的优越感,那就是继续着这种“厌女”的不对称。

 

李梦向我坦言道,她也无时无刻不在矛盾着。我也有异装的男性朋友,他们出门的时候就要遭受各种眼光,偶尔还会被大爷大妈骂说是不正之风。我出去就不会有这样的风险,反而会被说很干练和精神。

 

 

李梦也很讨厌这样对于男女性的差异性对待。男人最恐惧的是“被女性化”,恐惧女性气质是为了保证男人集团的同质性。如果男性集体中有异装癖、同性恋,则意味着男人有被女性化的可能了,男人必须排除这种可能以维护男人的权威。而女性变成男性则不会是这样,反而更容易被男性主导社会所接受。

 

“我反而没有遇到过什么嘲弄和讽刺,最过分的话也不过就是’假小子’和’女汉子’吧?我知道这样一定程度上占据了性别福利,我也不会感受到什么压迫和歧视。但是我仍然觉得男女异装者面对的巨大差异,才是最值得害怕的地方。

 

 

04.不断改变的途径

 

女性化的“男性”受到的性别偏见甚至比女性更多,他们的生存环境也并未有我们想象中的乐观。

 

在《男性的衰落》评论区,春晓这样写道:“社会宣扬无用的“理想化男子气概”,男孩子从小被要求独立解决问题,承受压力,压抑痛苦和掩饰悲伤。同样,女孩子被要求服从权威、乖巧懂事、「like a girl」。这种刻板性别印象导致的教育方式根本就是错误的,不管男性还是女性,都有示弱、犯错和胆小的权利。而对于男性身上女性气质的厌恶,本身也是厌女的表现。

 

这样的社会性别认知已经深深扎根了身份认同,这需要几代人来改变。

 

但很欣喜,我们看到了一些进步。姜思达穿裙装在first走红毯引发争议后,虽有谩骂,但更多的是接纳包容和支持。也有越来越多人敢于参与线下的drag活动并穿裙装、带饰品出门,改变在一步步进行。

 

就像Netflix的剧集《姿态》,那些在保守年代中的异装癖人群,艰难地背负着过去,相互取暖,共同挣扎。TA们不懈地去爱着这个世界,并一点点改变着这个世界。

 

异装让TA们脱离生理性别,尽情展露自己的姿态,没有人可以剥夺这样的权利,没有人。

 

 

 

参考文献:

[1]女神的诞生:符号学视角下“女装大佬”的身份建构[J].苏有鹏.新闻传播,2019(16):20-21.

[2]《厌女》上野千鹤子.

[3]《男性的衰落》格里森佩里.

[4]性别表演—后现代语境下的跨界理论与实践[D]. 幸洁.浙江大学 2012

 

文 | 伤心罐罐子

头图 | David Bowi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文章中所有姓名皆为化名。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