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的转变是需要通过讨论来实现的,无论是更具视觉冲击性还是更温和的讨论场景。而任何的性教育行为,都必须以尊重孩子的感受为第一原则。

五个成年人在儿童节目上脱光展示身体,是破除羞辱还是玷污儿童?听听北大专家怎么说

“孩子们,你们有疑问想提出来吗?”台上的主持人问。台下在11至13岁的观众中,只有零星几只小手举了起来。

 

“记住,没有问题是不对的、不好的。”

 

在这些11-13岁观众的对面,是五个穿着浴袍的成年人。过了一会儿,五人纷纷脱下浴袍。面对着孩子和摄像机,他们像雕像一样赤身裸体地站着,双手和双臂交叉放在背后。

 

这是丹麦一档儿童节目《超级脱衣》(Ultra strip Down)的节目现场。

 

01.立志破除“完美身材迷思”的儿童节目

 

这档节目在丹麦非常受欢迎,现在已经出到第二季了,甚至还获得了丹麦电视节最佳儿童节目奖。节目制作人说,节目初衷是打造一个教育工具,以对抗身体羞辱、鼓励身体自信。请到的五位成年人是身型各不相同的志愿者;所有孩子也必须经家长同意才可参加。

 

 

当问及为何决定来参加,其中一位脱衣展示身体的成年人乌勒表示,她想从小就告诉孩子们,“完美身材”是罕见的,ta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东西,往往是具有误导性的。

 

 

“我们有脂肪、毛发、丘疹。我们不过在展示现实。”

 

这一期节目名为“身体发肤”。孩子们开始向五位身型各不相同的成年人发问:“你多大的时候下半身长毛了? ”“你考虑过去掉你的纹身吗?”“你对你的私处满意吗? ”

 

其中一个成年人回答说,他从来没有对自己的私处有过“消极的想法”。另一位成年人承认,他年轻时曾担心自己的体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观念慢慢转变。

 

孩子们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点了点头。

 

对于其中一位FtM跨性别者,孩子们想知道他是否“在学校感觉不一样” 、使用什么浴室、去海边会选择哪种泳衣。

 

主持人说,对于“不完美”的羞耻感,往往来源于网络世界。因为社交媒体上90%的身体都是“完美”的。

 

 

 

博主达娜·默瑟拍摄并po出不同姿势、不同光线下的身体对比照片,以此抗议社交网络“完美身材”迷思。

 

“孩子们必须了解自己的身体,但ta们通过互联网接触到的信息,实在太糟糕了。而且ta们实际接触时的年龄比现在小多了。”

 

02.粗俗?剥削儿童?

 

但反对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尤其是节目被放在视频网站传播之后。

 

一些丹麦本国人表示这个节目“正让我们的孩子变得堕落”,主要在于对展示性器官的抗议:

 

现在就开始研究男女生殖器还为时过早,他们必须在正确的时间学习。

 

这些信息应该由家长或学校提供,而不是以这种粗俗的传播方式

 

其他国家的观众也纷纷表示:

 

一个35岁的男人向11岁的女孩暴露他的私处真的没问题吗?万一有恋童癖呢?

 

电视制作公司很清楚这会引起震惊和反应,这正是他们想出这个主意的原因:通过挑衅、利用儿童来吸引观众,这是在剥削儿童啊!

 

这真是令人心碎。童年的纯真到哪里去了?

 

节目最后,孩子们自由讨论。13岁的参与者艾达表示:“我不习惯一边看着志愿者光着屁股,一边问ta们问题。”

 

她随后补充:“但在节目里我们了解了身体,也了解了其他人对自己身体的感受。”

 

11岁的 索尼娅说,“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现在对自己的身体更有信心了。”

 

03.我们该如何看待?

 

面对两极化的评价,这样的儿童性教育节目对我们究竟有什么参考意义呢?我们咨询了青少年性教育工作者白璐。以下为白璐老师的解读。

 

白璐

北京大学医学心理学硕士

中国性学会

青少年性教育专委会秘书长

著有畅销书《和孩子谈谈性》

已移除图像。

 

这里面的问题还挺复杂的。首先来看节目策划者的目的: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活动,让青少年不要再产生对于自己身体的焦虑,了解不同样子的身体都是存在的,没有所谓的好坏差别。从反馈来看,最终是达成了这样的效果。

 

其实我们做性教育、想要消除这种身体焦虑的时候,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比如说跟青少年讨论,用小组讨论的方式让他们说出对于身体的焦虑,或者讨论他们的审美标准。我们也可以用图片展示不同身型的裸体(可以包括生殖器),不一定选择真人照片,可以是绘制的,其实都能够达到效果。重点在于我们跟青少年去分享这些知识和信息,并且跟ta去讨论。

 

我们在做这样的性教育时,到底要选择什么方法?其实最核心的原则在于孩子的感受我们作为成年人,会有不同的评价,有人觉得真好,有人不能接受,有人觉得恶心。但这只是我们的感受而已。

 

真实地参加了这个活动的孩子,ta们的真实感受是什么?在这个环境中,每一个孩子的感受是否被关注到了?或者孩子是否真的能够表达感受?而且每个孩子的感受都有差别,和ta的家庭环境、从小受到的教育、接触到的信息、性格都有关系。所以我们很难判断说所有的孩子一定都能接受。

 

节目中强调了孩子和家长都同意了来参加节目,但在过程中,ta可能依然会感觉不舒服。所以性教育工作者,ta的观察和感受要能够触达孩子真正的想法,活动中要有能力去保障、及时处理不适的状况。这是避免风险的方式,也是需要应用到所有性教育场景中的。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文化同样的一个方法,在不同的文化下,效果是不一样的。比如前两年大家讨论得特别热的亲子共浴,在一些对身体不那么敏感和禁忌的国家,大家实行起来非常自然,但是在我们较为内敛的文化背景下,会觉得是私密的、禁忌的。如果你要求家长去跟孩子进行亲子共浴,而这个家长接受不了、感受不好,那教育效果也不好。

 

如果这样的方法我们用在中国,社会上肯定会出现很多反对的声音,开这个课的老师也会受到压力,可能还有一些法律层面的风险和问题。所以一个方法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或者他它存不存在问题,要去看具体的环境、具体的文化背景,尤其是在性这个问题上。

 

对恋童癖的担忧也引发了一些批判声。如果一个人没有外显的行为,包括在这档节目中,其实我们没法去判断ta究竟是不是恋童癖。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教会孩子,当遇到成年人有这样的倾向去实施行为时,应该如何及时求助和应对来保护自己,从孩子的角度,教会ta一些识别的能力和方法。而对于恋童行为我们当然应该零容忍,也要有相应的政策和方法来保护孩子,包括威慑和惩戒方式。

 

 

最后再补充一点,其实身材焦虑是一个价值观层面的东西,价值观的转变是需要通过讨论来实现的。这个节目其实就是营造了一个讨论的环境,只不过在这个环境中,他们用了更具有视觉冲击性的元素,认为这样可能更容易让孩子快速消除焦虑。但是到底效果怎样呢?我觉得只有孩子的话是可以证明的,比如ta是否在结束之后焦虑降低了?这是需要通过研究,通过实验方法来证实有效性的。

 

但是就像我说的,即使没有这种冲击性的方法,在我们青少年进行小组讨论的时候也可以进行这种价值观的讨论、引导、调整。或许我们可以选择更适合我们的方法。

 

 

参考资料:

[1]https://www.nytimes.com/2020/09/18/world/europe/denmark-children-nudity-sex-education.html

[2]https://twitter.com/search?q=Ultra%20strip%20Down%20Denmark&src=typed_query

 

文 | 荷小爱&白璐

图 | 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