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d woman holding a guy
Shutterstock/otnaydur

欢爱之后,我哭了。

前一秒还沉醉在高丨潮的欢愉中,下一秒心中就会突然涌起一些莫名的情绪。爱爱之后会哭?别担心这很正常啦。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在我没有性生活之前,我不理解为什么影视剧里的男女主角时常在爱爱后感伤。难道性不应该是一件值得享受的事吗?后来我光荣地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原来不但有人会在爱爱后哭泣,而且心理学给这种现象起了一个专有的名字,叫“炮后抑郁症”,英文又名post-coitaldysphoria。

科学告诉我们男人和女人都有可能出现炮后抑郁的症状,它和我们体内因爱爱而激增又骤降的荷尔蒙水平有种种联系,但有些东西终究是科学和理性解释不清楚的。不过我不想在这篇文章里探讨太多的“为什么”。我想写的,是一些私人的、亲密的、微妙的体验。

我自己第一次体会炮后抑郁,是在旅行的时候。我在旅行中遇见了一个彼此喜欢的女孩,一起潇潇洒洒地疯玩了几天也睡了几个晚上,尽管我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去给这样的关系下定义。

临别前一晚,我们喝了点酒,说好了事后要安安静静地抱着睡,然而躺在她怀里的我竟然开始止不住地流泪。她却出奇地平静,只是紧紧地搂着我,没有说太多的话。我抽抽搭搭地说,其实我很开心啊,哭只是有一点难过,不是那种受伤的难过,是那种感慨的难过……是因为这样的相逢太短暂也太美好。“我懂,我懂。”她说,“不过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多愁善感耶。”

待我渐渐平静下来后,我们躺在黑暗里又聊了很多,在那之前我从未期待一段短暂的关系能带来这样深入的交流和灵魂的碰撞。那一夜我们是牵着手入眠的,而直到我们天各一方的今天,想起她在我哭泣时温柔的安抚和拥抱,仍然会觉得心被柔软的情绪所填满。

two people kissing
谈性说爱中文网

那一次之后,我又经历了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的炮后抑郁。炮后抑郁的感觉和一般受了委屈的难过不太一样,有时候前一秒还沉醉在高丨潮的欢愉中,下一秒余波渐渐褪去,心中就会突然涌起一些莫名的情绪,然后眼前就开始模糊,眼泪夺眶而出。触发这种情绪的,可以是一句应景的歌词,可以是被伴侣从背后拥抱的温暖,十指交缠的亲昵,有时又不需要任何外界的因素。

无论先前的爱爱如何缠绵,事后温存时难免会有些疏离感,明明和身边人这么亲密无间地依偎着,却又忍不住地抗拒和害怕被独自留下的念头,好像只有长久而坚定的拥抱,才能平息心中翻江倒海的不安。并不是每次都会难过,但炮后抑郁这件事有点像一枚定时炸弹,我总有些隐隐约约地担心,这次会不会变成小哭包呢?对方会不会觉得我很做作很莫名其妙呢?

好在我遇到了一位很包容我的床伴,当我偷偷流泪的时候,不善言辞的她会轻轻地替我擦去脸颊上的泪珠,当我在她的怀抱里蜷缩成一团背对着她抽泣时,她会试探性地问我,“你还好吗?” 我总是无法向她解释我为什么会哭,我越是想要解释,越发觉得这种悲伤无从说起。

 

不知道第几次事后哭泣时,我问她,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奇怪啊?她说,我不是她遇到的第一个事后会哭的人,不过我换位想一下就知道,她还是会尴尬的。“你不用说什么话安慰我,只要抱着我就好。”我说。尽管这样,她还是别扭地拍了拍我的背说,“好啦,好啦”。我被她《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似木讷的安慰方式逗笑了,于是她又学谢耳朵那样在我背上敲了三下,“佩妮, 佩妮, 佩妮!”我破涕为笑,擦着眼泪向她保证下次不会再哭了,我不想让她觉得尴尬。

 

“没事啦,” 她说,“人际关系本来就是建立在互相麻烦和尴尬上的。”

two people hugging
谈性说爱中文网

我和不少朋友讨论过炮后抑郁这件事儿,然而我得到的回应大多是,“讲真,还有这种操作?”“不会觉得很尴尬吗?”“可别告诉我你会哭啊……”这样的反应或多或少让我有些沮丧,原来身边有这么多人对“炮后抑郁症”是完全没有概念的啊。

只有一位朋友坦陈她也有过相似的经历,“我心里会感觉很难过,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然后就弄得对方也不高兴了。所以现在就超怕自己事后会情绪失控啊。”她告诉我,我一边听一边狠狠地点头。对炮后抑郁症缺乏了解的当事人,可能产生诸如“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ta会不会因此讨厌我”之类,自责、怀疑、孤独的负面情绪,进而影响性生活的质量,甚至和伴侣的感情。

我是幸运的,心理学知识和伴侣的体贴让我免于这些糟糕的后遗症,但不是每个经历了炮后抑郁的朋友都能像我这么幸运。其实炮后抑郁并不罕见,一项中文的网上调查显示六成多的参与者都曾经有过炮后抑郁的经历。不过在我们的文化里,大多数人羞于谈论性,更羞于谈论炮后抑郁这样或许是有损自尊的话题。

“炮后抑郁症”不论在生活中还是学术上都还是一个相对新兴的话题,对抗它我们能做的很有限,但也很简单——我们需要直面它的存在,然后放开大胆地讨论它,和伴侣,和朋友,和自己。

对经历过或经历着炮后抑郁的朋友,我想说你们并不孤独。炮后哭泣不代表你敏感脆弱依赖性强,大多数时候它只是一种正常生理反应,不需要赋予它太多的含义。对其他的朋友,如果你的伴侣事后哭泣,那么请不要惊讶也不要责怪ta,请给ta多一些时间和温柔,时机合适的时候你们也可以敞开心扉地讨论这件事。

爱爱的迷人之处不仅在于电光火石的激情,更在于它使我们暂时卸下铠甲和面具,以真实赤裸的状态面对彼此。谁说炮后抑郁不能成为一个拉近你和ta的距离、使你们更加深入了解彼此的契机呢?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歪西,酷儿,不正经的心理学生,任性又好奇,网友来稿。

推荐阅读:高丨潮后,她为何哭泣?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