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急锦囊奉上!

雪莉离世,但她绝不仅仅是个“美丽的受害者”

文/鸟鸟酱

 

 

即使离世

雪莉还是没有逃过被审视

 

 

 

韩国女星崔雪莉自杀身亡的消息被官方证实了。

 

在人们对她的回忆里,她是“人间水蜜桃”,是“口袋妹妹”,是抑郁症的受害者,甚至有人猜测她与张紫妍一样被侵害的经历。有人说,雪莉死后,人们开始爱她。但在这些回忆中,她更多是作为一个美丽的受害者的形象存在。

 

而我们也许还应看到,她作为一个抗争者的挣扎和出走,看到她娜拉式的选择和勇气。

 

一、20岁,对主流审美的一次娜拉式出走

 

崔雪莉今年25岁,11岁起就因美貌得以进入韩国SM公司做练习生,获得演戏机会,15岁作为女团f(x)成员出道。从童星演员,到女团门面担当,公司给她塑造的人设一直都是甜美可爱的乖乖女。

 

已移除图像。

2012年韩剧《致美丽的你》中18岁的雪莉

 

被称为“SM公司小公主”的雪莉,18岁就得到了在《致美丽的你》中出任女主的机会,更因为“可爱到想放进口袋带走”,而称为国民认可度颇高的“口袋妹妹”。

 

而在20岁那年,她突然被传出与大她14岁的争议男友崔子恋爱,很快便毅然退团,并开始在社交网络上放出不穿胸罩的照片、与男友亲密的“不雅”照,风评急转直下,频频成为争议焦点。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近年被嘲“放飞自我”的雪莉

 

后来她曾在综艺节目中提到过,“其实我不是那种可爱的性格”,可以想象一直做乖乖女、国民妹妹也很累吧。

 

已移除图像。

 

在韩国经纪公司制度对艺人管控的严厉,从“表情管理”这个专用词就可见一斑。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雪莉亲手终结了一路辛苦营造的乖乖女形象,必然与经纪公司和周围环境的博弈中的一番挣扎。

 

在习惯了被讨好的观众看来,她是一种软塌塌、自我放弃式的“放飞自我”、“关种(博出位)”。

 

而把这个选择放到她的人生坐标轴上看,这其实是一次需要勇气的放弃敢于选择的出走

 

 

脱离了经纪公司的统一化的形象管理后,雪莉显露出来的这一面,是她从11岁进入娱乐圈过早失去童年后,一次尝试摆脱管控,在狠狠把自己甩出去的离心力中,寻找自我的过程。
 

二、是独立解放,还是“又当又立”?

 

雪莉让人痛心的消息传出后,某博主也因对崔雪莉的评价,而引发了争议。她曾在微博上评价雪莉:

 

1.崔雪莉让人不舒服的地方恰恰在于她身体力行表现出来的明显的拧巴感,说穿了就是又当又立。不穿内衣,专拍性暗示的照片来博眼球,此为又当;现在又拿出女性独立自由那一套来为自己打性暗示的擦边球开脱,此为又立

 

已移除图像。

 

2.她那些照片表达的就是一个theme:男人的玩物

 

已移除图像。

 

不穿内衣、凸点照,是雪莉“放飞自我”后时常引发争议的焦点之一。

 

她曾在综艺《恶评之夜》中解释说,首先,不穿内衣是个人的自由,内衣像饰品一样可穿可不穿;其次,内衣带钢圈,对健康不利。她想打破人们对这件事的固有思维,告诉人们“这没什么”。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雪莉在节目中

 

这样的回应在韩国得到了一些支持,也有女星站出来支持“世界无内衣日”。

 

但这也是“又当又立”评价的来历。顾认为,雪莉一面在访谈中立起穿衣自由、自我解放的人设,另一方面却在照片中呈现出相反的形象——一种讨好男性审美的“性暗示”和“白幼瘦”。

 

雪莉刻意打造出的形象,并不陌生,只是典型的男权目光凝视下”头脑空空但欲望充沛的无脑美女”之最新变体。

顾硬硬,公众号:顾硬硬  鸡贼可耻但有用 | 崔雪莉篇

 

已移除图像。

比如这张图,被认为是“性暗示”

 

这种对“白幼瘦”的质疑在微博下引发了赞同,可见天下苦“白幼瘦”审美久已。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确实,某种程度上,从乖乖女到白幼瘦,雪莉虽然完全打破了过去的甜美形象,却好像仍在同一个被男性凝视的窠臼中打转

 

已移除图像。

仍旧是某种意义上的“男性幻想”

 

如果说这是一次对大众审美的出走,那这五年她似乎没能走出太远。

 

但如果因此,就认为她不是适合站出来说“不穿内衣是女人的自由”的人,那谁才是呢?

 

在她自己的人生坐标上,她只是一个在20岁后才获得了叛逆的权利的人。没有一个人需要为青少时期的叛逆辩护,而她却要为自己“不穿内衣”的行为辩护,为释放被压抑已久的自我辩护,只因那些行为背叛了大众的期待。

 

她被诟病的白幼瘦,的确不是一种自我解放的审美,但也和许多同龄人的审美没什么不同。这些当代年轻人的集体无意识不该她一个人背锅

 

已移除图像。

除了“穿衣自由”,雪莉也曾在ins上为慰安妇项目筹款,说明她在关注女性议题

 

三、被看者如何出走?

 

而除此之外,当她出走后,又是否真有一条完美的解放之路在等着她?

 

换句话说,雪莉有没有别的选择,以逃脱被凝视和亵玩的命运?

 

一些人似乎认为是有的。ta们把雪莉和周冬雨、玛丽莲梦露做对比,认为梦露是高贵的性感,而雪莉的是低俗的性暗示。这是暗示其实性感可以更高级,而雪莉可以选择一条更体面的路么?

 

可哪个是高贵,哪个是低贱,哪个是性暗示,哪个只是在晒太阳,这是由被观看者决定的吗?

 

已移除图像。

同样是性感,非要分出真和假、高级和低级?

 

 

已移除图像。

左边是雪莉ins的照片,右边是时尚硬照

批判雪莉的博主认为:很明显,左边这张和右边的照片相比,”形象普通”,完全没有”话题度”

 

 

上面这几组被她用来对比的照片:被认为是“性暗示”的,就是比普通人更开放肆意的性感生活照、私房照罢了。而拿来对比的“性感”硬照,一样想要达到“展示诱惑”的目的,只不过都按当时的大众流行审美做了设计,以“时尚”的名义获得了性感的通行牌照

 

两者并没有那么大的不同,更何况,梦露不也一生都在性感无脑的标签下踟蹰么?

 

同样是被凝视的对象,梦露是解放不了雪莉的。

 

如果真要反思,该反思的不是雪莉的照片,而是:

 

为什么,女性的胸部既是焦点,同时又是被隐藏、被排斥的敏感点?

 

已移除图像。

贾斯汀比伯赤裸上身、露内裤成为个人标志、时尚潮流

 

为什么,性意味、性吸引,不能由女性自由地表达,而要经过大众审美的包装、加持才能上线?

 

如果一个女性展示自己的欲望,就会面临“被看”、“被亵玩”,那是女性的错,还是环境的错?女性又如何主张自己的欲望

 

还有,为什么雪莉看起来那么孤独,她的同伴在哪里呢

 

在上《恶评之夜》时,主持人对雪莉说过一句话:“你不应该出生在韩国,你是很酷的好莱坞类型。”这句话虽是对雪莉说的,但其实在温和指出这是环境的错

 

可惜这样反思环境的声音,在雪莉的遭遇中实在看到太少,而指责她不该这个不该那个的,则太多。

 

这与一切女性问题类似,人们总认为错的是女性。

 

四、面对凝视我们可以更刚,但不应让雪莉们独自承受

 

在雪莉新闻传来的同一天,国内女演员热依扎也因不穿内衣被网友侮为“骚货”。

 

雪莉还被用来对比:“崔雪莉虽然放飞自我,但大庭广众都穿得很得体啊,那个热依扎一大半衣服都是乳头都要跑出来,女人看了都尴尬这种……”

 

可见高贵低贱这类评价的标准,都是看客自己的游戏,根本不掌握在被看者手中。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热依扎本人的态度迅速刚猛得让人惊讶:

 

“你代表了这个网络里的很大一部分人,今天不告你,以后就会有更多的像你一样的人,伤害别人。记住,我告定你了!”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同样因为不穿内衣被热议,热依扎面对采访时表示:

 

1、是他们未开化,不是我的错。

2、女性怎么穿衣服,这本来就不该成为话题。

3、一个社会的开明、女性的独立,在于我们是否多元化地去包容别人。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热依扎把批评直接指向了这个充满男性凝视和审判的环境,我想这才是对这类事件应有的视角。

 

这是又一位试图走出主流审美凝视的当代娜拉。

 

而从雪莉到热依扎,我们能够看到女性真正的共同命运,就是要从凝视中走出。

 

她们的同伴在哪里呢?我们应该给她们,给我们自己,更多的支持。

 

用一个朋友胡辣汤的话说:

 

女人没有故乡,让我们做彼此的故乡。

 

(文/鸟鸟酱)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加入讨论

LoveMatters

谈性说爱的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