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急锦囊奉上!

法国女人为什么“不会胖”?

文/王梆

 

 

所有身体都是美的

只有恶意是丑陋的

 

 

一直有这样一个传言:法国女人不会发胖。法国女人娇小迷人,穿的都是“Petite”小猫码,出镜时个个都像戴渔夫帽的,18岁的杜拉斯。

 

已移除图像。

杜拉斯

 

这是真的吗?时尚达人纷纷点头,专事兜售法国奢侈品牌(或山寨版),或减肥产品的中文网媒,还酷爱以法国女人的口吻(比如我的巴黎闺蜜之类),为天下女人总结出一套“保瘦秘籍”:低糖低脂,极度自律,不吃零食,食量是美国人的三分之一, 嗜美人觉,一块巧克力掰成两半等等……

 

已移除图像。

微信上法国女人为什么瘦的文章比比皆是

 

好吧,就算这类法国女人真的存在,也是凤毛麟角 。根据French Institute for Textile & Clothing 2015年的数据,在法国,卖得最好的女装是欧洲Size 40,  即中国的XXL。40%的法国女人穿超过欧洲Size 44的女装。再看2016年法国BEH机构的调查数据: 30岁以上的法国女人中,有40.9%面临肥胖问题,即使在月收入4200欧元的高收入人群中,也有10%的人超重。可见,法国女人,其实和世上任何一个地方的灵长类是一样的,有胖有瘦,在与生俱来的基因,以及必将衰老的命运面前,并不比其他地区的女人更具“抵抗力”。

 

已移除图像。

这也是法国女人

 

可有人偏偏就爱相信这类神话,为什么呢?表面上看,这和时尚业只一昧推销瘦子的美学有关。 法国模特Clementine Desseaux,拥有极具穿透性的眼神,沉鱼落雁的微笑,雕塑感极强的鼻翼,以及一脸充满野性的雀斑。 却因为十分丰满,出道时不得不离开巴黎,只身去纽约发展。她曾抱怨道,在法国,大码模特不是一项事业,只是一个爱好,因为根本找不到雇主。

 

已移除图像。

Clementine Desseaux

 

此种境遇,在英国也曾是一样的。2015年,已经做了六年模特,忍饥挨饿,力求保住欧洲Size 32, 时年只有23岁的Charli Howard,从斯德哥尔摩拍片回来,旋即接到了经纪人的苦情电话:“我们觉得和你的合作,很可能要砸锅了。因为看样子,你是无论如何都廋不下来了。” 为了减肥,身高172的Charli Howard频繁健身,食量减到化妆棉沾橙汁,竟还是差点保不住时尚圈的饭碗。

 

已移除图像。

Charli Howard

 

有人说,没办法,以瘦为美的社会,必须炮制“瘦的典范”。然而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瘦为美”呢?

 

穿越一下,你就会发现,旧石器时代的美人,丰润多脂,肚脐眼还像嘴一样,张口含笑,美得非常接地气——有在奥地利发现的史前雕塑Venus of Willendorf 为证。

 

已移除图像。

Venus of Willendorf

 

即使到了古希腊时代,人们也不是那么提倡“瘦美”的。你看,几乎所有的古希腊女性雕像都是力量,均衡,以及柏拉图式的“黄金分割美学”的综合体。

 

已移除图像。

卢浮宫馆藏胜利女神

 

文艺复兴,像拉斐尔那样的大师,开始摒弃臆想中的女神,将画笔的锋芒转向真实自然的女人体,他笔下的圣母,有着若隐若现的双下巴,肚子也并不是平整光滑,而是微微凸起的。抱婴的手臂,看起来也非常健壮有力。

 

已移除图像。

拉斐尔笔下的圣母

 

丰腴,沉稳,曾是东西方一种公认的女性美,在唐代画家周昉笔下的《簪花仕女图》里,亦可见一斑。

 

已移除图像。

《簪花仕女图》

 

遗憾的是,到了宋代,男性文人如朱熹、苏轼、辛弃疾等,为了彰显封建士大夫和大男子文化中所谓的“惜香怜玉”,竟推崇起“楚楚可怜”的病态美来。他们不但偏好“纯洁,白净,柔弱,纤小”,还为彼时上流社会的缠足之风添柴加薪。苏轼那句“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缠足论,直接将女性的身体,从大自然和缪斯的联手造物,缩小成某种人造的,盘景式的,畸形的“迷你景观”。甚至到了林语堂的时代,一代大师林先生,还认为缠足的美,在于那种“摇摇欲坠,拘谨纤婉的步态。”而最配得上这一步态的,当然恐怕只有瘦子了。

 

已移除图像。

可真的好看吗?

 

旧时说“女为悦己者容”,其实只是托词,大多数女性,在对比悬殊的社会资源占有率下,根本没有选择,哪里谈得上高山流水遇知音?

 

所以越底层的女性,越指望能用身体提高身价。以至于当清朝崇德三年(1638年),清太宗颁布“缠足禁令”时,女人们就是不舍得抛弃小脚。一对金莲,不单意味着“嫁好”,还兴许能保证自己“不失宠”。“以瘦为美”的时尚,就这样一直延续到民国……甚至如今。

 

消费主义的时代,这种“以柳为态,以玉为骨”的一元化晚清美学,对商家们来说,简直有如神助。消费主义善于制造神话,更善于利用(身体羞辱),推崇单一化的审美。因为越单一化的审美,越能促进一个垄断化的市场。

 

身体羞辱的样式:

 

·     你肥得没救了。

·     长成这样,真对不起众生。

·     就你这长相,还想当演员?

·     出来晒,也不看看自己的颜值!

·     我的天,你看她这么老了还穿得像个朋克少女!

·     长得跟车祸现场似的。

·     小时候被猪亲过吧?

 

已移除图像。

以瘦为美的心态,仍旧影响着很多人

 

女权主义者,因为主张多元化的审美,是被羞辱得最惨烈的群体。只要搜索:“为什么女权主义者都长得那么难看”,就会跑出来一串奇形怪状的答案。

 

事实上,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这些认为“女权主义者都长得很难看”的人,去参观一下泳池的公共洗浴间吧!在公共洗浴间里,那种时尚杂志或电视广告里的典型完美身体,是不多见的。近半数以上的女人体,几乎都是有“瑕疵”的人体:有的苍白,有的黝黑,有的小腹凸起,有的下肢粗短,有的平胸,有的含胸,像森林里的树木和花卉一样,它们姿色纷杂,形态万千。基因,岁月,劳作,生育,偶然事故,内外创伤, 职业习性……各种不同的生理和物理阻力,握着不同纹路和力道的雕刻刀,在这些平凡的人体身上,留下的是完全属于个人的,独特的刀工印迹。不管文化如何插手身体改造,女性们绝不可能全体变成单一审美所希求的样子,因为这才是人类身体的真实形态。

 

已移除图像。

像这样

 

女权主义者不是外星人,Ta们,归根到底,和所有人一样,不过是“公共泳池的一员”;女权主义者希望人们能正视女性身体的本来面貌,消除女性身体所遭受的千年压抑,还原健康多元的身体审美,所以不该对女权主义者进行格外的身体羞辱。

 

早在第一次女权运动的时代,19-20世纪初的女性们,不但争取到了选举权,还最大程度地颠覆了各种极度残害女性健康的审美意识:束胸衣被束之高阁,缠足也永远退出了历史舞台。女性们穿上了舒适方便的裤子,短裙和鞋子,并活跃于各种工作岗位之上。职业女性利落,灵活,敏捷的身体形象,不断超越那种发冠繁复,罗裙层叠的“洛可可形象”,成为西方社会的审美主流。

 

已移除图像。

19世纪末的香烟广告

 

二战期间,男性基本都上了战场,女性独当一面,担当起社会的顶梁柱。物资短缺,她们发挥独特的创造力,将橱柜里的男装改成女装,中性时尚就此应景而生,大胸蛇腰不再成为唯一的标准,也没人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零Size女郎”,因为那看起来和“战争饥民”无异。

 

已移除图像。

二战时期流传至今最著名的海报

 

横跨1960,70年代的第二次女权运动,让女性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在“同工同酬”的呐喊下,女性的平均工资也在不断上涨。经济上取得了一定主动权的女性们,日常活动比以往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更丰富,体能消耗也更大。1957年,英国女性消耗的日卡路里为1800卡。随着女性卡路里的消耗不断增长,女性身体,整体而言,变得前所未有地高大健壮起来。今天,英国女性日卡路里消耗为2300卡,平均Size为欧洲44 ——这也是为什么返古似地追求“消瘦”,会如此违和。

 

已移除图像。

吃的好了,自然也就健壮了

 

大码模特Clementine Desseaux就是无数Size 44+的女性之一,多年来,她一直拒绝相信“法国神话”。 她说:“不是所有的法国女人都生而纤细,貌美,一觉醒来还能保持完好的发型。大部分法国女人都吃牛角包,穿加大码,所以别被这种老掉牙的谎言蒙骗。” 被问及什么才是美,她说,Be kind, be you(有慈悲心,做你自己)。因此在2011年的法国TV秀Castaluna Clothing Commercial上,她穿上小黑裙,跳起了热舞,毫不忌讳地,骄傲地展示起她那曲线充盈的身体。

 

已移除图像。

不苗条,一样可以美

 

法国并未因此动容,但她没有放弃。几年以后,她从朋友那里弄来一枝法国Christian Louboutin的火焰红唇膏,像早年涂着红唇游行的妇女参政倡议者们那样,她把它均匀地涂在了嘴唇上,然后和几个女孩一起,走入了巴黎的大街小巷,并完成了一场风采盈盈的街拍。她的男友将片子剪了出来,她们把它放到了网上。

 

已移除图像。

街拍中的Clementine Desseaux

 

片子瞬间烧遍网络,Christian Louboutin也看到了,并史无前例地转播了——从此,她成了Christian Louboutin的签约模特,上了全世界大大小小的媒体。

 

已移除图像。

Clementine Desseaux

 

为消除“饥瘦”T台,树立典范 ,她借助自己的名声,开展了一场“反身体羞辱”的革命。她加入了“All Women Project (全体女性计划)”,身体力行,倡导女性不要为了单一的审美标准,放弃身体健康和自我。

 

“全体女性计划”的宣言是:“我们相信所有的女性身体(尺寸),年龄,体能,性别认同和肤色,都不该成为针对女性的限制。所有的体型,性别,体能,年龄都值得被时尚与媒体呈现和放送。我们热爱不大修饰的,自然的女性(Womxn,包括跨性别和不同肤色的女性)。”

 

已移除图像。

 

Clementine Desseaux参与的另一个极具影响力的运动是“Say Something Nice(来点赞美)”,它尤其针对Instagram上的身体羞辱。诸多时尚界名人,都参与了这场运动。比如针对“你真丑,真胖”的羞辱,英国华裔记者,时尚博主Style Bubble 的主笔Susie Lau就会大声反驳:“你们怎么说,都不会改变我的着装品位!”

 

已移除图像。

Susie Lau

 

今天,不单口红或配件,内衣品牌也开始大幅度地使用大码模特,比如Ali Tate-Culter,就成功地被“维多利亚的秘密”所聘请。众所周知,“维秘”曾是一个出了名的迎合直男审美品牌,它的T台转型,意味着“一元化的身体审美”势必被历史淘汰。女性的身体,也将迎来一个更广阔,更丰富的展示舞台。

 

已移除图像。

Ali Tate-Culter

 

编后语:

 

从影响健康的束胸、裹足到裤装健壮的女性,我们走过了千百年。直到今日,我们仍旧被身体焦虑所裹挟。

 

太胖了、太瘦了、太高了、太矮了、太白了、太黑了……

 

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你是好看的呀!

 

所以,小爱正在微博发起#天生我材必好看#活动,这是为了帮助更多人,打破身体焦虑的一个活动。勇敢地秀出你的身体,可能成为小爱日历的主角、有红包拿,甚至可能获得AirPods哦!具体内容请看下图。

 

已移除图像。

 

参考资料:

Myth Busting: Half of French Adults are now overweight by Oliver Gee

 

French women don’t get fat? That is a myth by David Chazan

 

Plue-size model Clementine Desseaux sees no need for France to ban the ultra thin

 

How women’s Bodies have changed since 1957 by Rachel Hosie

 

France’s Most Famous Curvy Model on Being Objectified by Kathleen Hou

 

All Change: The Models Demanding a Body Revolution in The Fashion Industry by Charli Howard

 

(文/王梆,资深媒体人,性别研究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加入讨论

LoveMatters

谈性说爱的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