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ing out
Shutterstock/gpointstudio

约炮使女性自由?有些女权学者不这样认为

约炮是否真的可以带给我们性领域的自由?如果不是,那我们怎样才能自由?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在我们上周的一篇推送到底为什么会有“约炮文化”?可不止“性解放”那么简单!中提到了,“约炮”行为是伴随着性别解放的运动而出现的。约炮某种程度上寓示着女性可以自由地表达追逐自己的情欲。但是有一部分女权主义者并不这样认为,她们认为女性在这种关系中仍然不能获得真正的自信和自由,她们仍然要面对来自男权社会的舆论压力。所以女性乃至于全部人类究竟怎样才能在情欲方面获得真正的自由?目前没有定论,但不同观点的碰撞可以给我们启发。

不知道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些为了争取女性性自由、性欲表达自由的女性主义者们,看到今日约炮已跻身北美流行文化、成为大学校园的日常时,到底是什么心情。

这是Dolly Parton在1968年推出的歌曲Just Because I am a Woman中的副歌部分:

Yes I’ve made mymistakes,

是的,我是犯了错误

but listen andunderstand,

但是听着,你本来也应该理解

my mistakes areno worse than yours

我犯的错误,你也一直在犯

just because I’ma woman

而仅仅因为我是个女人

她在质问男人:我所做的事情,你一直在做,可是当你得知后,既鄙夷我的“荡丨妇本质”,还因为自己遇到我这样的人而羞愤难当……你顾影自怜什么?想想你找寻了多少好女孩,在想要结婚的时候,却转身离去,因为这些女孩已不够清白,而你需要的是一个天使……

Dolly Parton
Shutterstock/Jack Fordyce

用今天的目光来看,这首歌曲极为克制、甚至保守,因为女人掌控自己的身体这种已经成为常识的内容,依然被称为“错误”。然而在荡丨妇羞辱这个词还没进入主流媒体的那个时代,它实实在在震撼到了人们。

对于这一类作品的理解无法脱离当时的历史背景。或许我们需要稍微看下当时北美女性的真实日常。一般来说,她们二十出头就结婚,迅速进入家庭主妇角色,不必指望能够有多少自己的时间,因为家务已经让她们筋疲力尽。

她们是丈夫的所属物,《末路狂花》中的塞尔玛就是一个典型:自大的丈夫连扣袖口这样的自理能力都没有,她从早餐忙到晚餐,从厨房忙到草坪,稍有不慎就遭到丈夫呵斥。而那些进入工作领域的女性,则大多数是中小学教师、护士或秘书。

当然也有以极低比例挤入顶尖领域的,但她们要有超乎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得扛得了孤独、忍得了一波又一波的不解,看看《蒙娜丽莎的微笑》你就知道了。该影片背景设定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卫斯理女子学院,彼时彼地的女孩子们将毕业后结婚看作是人生最大目标,有人为了结婚,会心甘情愿放弃去耶鲁法学院进一步深造的机会。而那些选择了事业的女教授,几乎个个独身,只能每日晚上按时按点打开电视看肥皂节目消遣时间。影片借用当时大众的目光来审视,于是,她们性情古怪,行为奇特:待人热情的热情过了头,对人冷漠的冷漠到了不近人情。

今日的北美,完全是另外一番情景。根据学者康纳·凯莉的研究,爱情在很多女生看来,是自己践行独立、通往成功之路的绊脚石。一段感情,你投入很多时间、大量精力,也并不见得有结果。写作了《约炮对年轻女性有害吗?》的伊丽莎白·阿姆斯特朗等学者认为,只要遇到爱情,就意味着把自己交给了伤害,对方的支配、不解、背叛都将令你遍体鳞伤。这种道理谁都清楚。还不如一心扑在学习与工作上,稳稳当当地拿到心理与经济上的双重安全。

可与此同时,她们毫无压制自己性欲的打算,因而约炮成为了一个明智、理性的选择。一些女性主义者指出,约炮的最基本规则便是无感情投入,因此,女生可获得生理愉悦,却轻松避免了感情可能带来的困扰与伤害。

making out
Shutterstock/VGstockstudio

约炮的定义范围广泛,从抚摸、亲吻到插入爱爱爱,均可用hook up一带而过,根据阿姆斯特朗的调查,在约炮行为中,插入爱爱爱只占三分之一。这很大程度上从生理上保护了女生,她们可以只享受拥抱、抚摸、亲吻等,而避免爱爱。这自然减少了性感染疾病的传播以及早孕。

将事业与学业放在爱情之上,且毫无压力为自己表达、释放性欲创造条件,看上去活的阳光明媚,这样的女生,算是在践行女性主义者们的心愿了吧?那女性主义者们应该对此深觉欣慰了吧?答案居然是否定的。

有女性主义者指出,如果认为约炮推动了男女之间的性别平等,并让女性获得了更大程度的性欲表达自由与性实践自由,那么你还是太天真了。双标无处不在。在男生那里,约炮对象越多,越是个人魅力与男性气质的证明;在女生这里,较多的约炮对象只能给你贴上一个slut(荡丨妇)的标签。女生如果要约炮,必须要遵守好各种“潜规则”:你不能名声在外,也不能在同一个圈子里触碰不同的男生,你需要小心翼翼地保护好自己。可如果女生拒绝约炮呢?对不起,你还是会被称为slut(荡丨妇),万能的slut(荡丨妇)此时约等于中文里的“白莲花”,看,你不管怎么做都会被谴责。

还有女性主义者认为,如果约炮来自女性的真正渴望也就罢了,可气的是,它偏偏不是。康纳·凯莉认为,约炮更多的满足了男性的欲望:有身体接触、有性就好;可它却违背了女性的渴望:一段有承诺的关系。在这些女性主义者看来,当今许多女生选择约炮而非爱情,其实是违背了自己内心的,在爱情那么不靠谱、在承诺那么遥不可及的情况下,她们只能进入这个已成为主导的约炮文化圈里。

但如果她们还有别的选择,如果爱情不是那么的劳神费力,她们是不会压制自己真实情感的。学者罗兹设想了这样的情境:前一个晚上缠绵缱倦,第二天便形同陌路,这伤害到了很多女生。她们中很多人假装自己跟男生一样洒脱,是因为觉得被别人知道自己的软弱很丢人。

很多女生暗自渴望约炮之外的其它东西,如关怀、浪漫、甚至于发展出一段稳定的感情。但在以“不投入感情”为基本规则的约炮文化里,这样的渴望总是一场空。

因此,这些女性主义者们说道,指望约炮能给女性赋权那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它只会给女性去权。

a pretty woman
Shutterstock/Volot

女生们为了吸引到男生的注意,会将自己打扮的性感美丽,这是对自我的物化;在约炮时,她们想的更多的是有没有吸引到对方,而非自己的身体愉悦程度;有时候,她们仅仅想要轻微程度的身体接触,可在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境下,往往会被迫做出她们本不想要的事;约炮之后,她们往往会后悔,身体接触越是深入,后悔程度越高……

况且,如果长期浸润在约炮文化里,那未来要进入感情时,便不会那么顺畅了。约炮文化里,人们总是压制自己的真实感情,与对方说话时尽量选择模糊言语,刻意让“说”与“听”不在一个频道上,这样说者保护了自己,听者满足了想象。可是,在关系中,情感的充分表达与释放非常重要,真诚非常重要。情感压抑久了,心照不宣的谎言游戏玩久了,能够立即调整心态、返回“正身”的人毕竟是少数。

性别压制,指的不仅仅是普遍意义上男性相对于女性所享受到的结构性优越,它更指在社会、文化环境本身对男女两性以及其它性别的打压。一些女性主义者指出,约炮事实上也会伤害到男生。有时候男生想跟约炮对象开始一段感情,但圄于约炮基本规则,他不敢开口,怕被对方拒绝;有时候男生根本不想有任何约炮活动,可他得因此承受同龄人的嘲笑与奚落,背上无能的骂名……

五六十年前,当女性主义者们走上街头、站上演讲台,亦或是拿起笔战斗时,她们向往的女性性欲表达自由、性别自由,是女性在丝毫不受外界与他人压力的情况下,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真正渴望而践行的自由,是那种让她们能够享乐其中的自由。这种自由,可以是与不在关系之中的人产生身体接触,更可以是在接触过程中动了心后的大胆说出来。

因此,当约炮文化让身在其中的女性并不舒适时,今日的女性主义者们又一次站出来,指出它的问题,并寻求出路。女性主义永远不会完结,永远在路上,只要性别不平等还在。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抓马,女性主义方向 Phd,一个有着强大共情能力的人,立志于女性赋权工作。

推荐阅读:写给在约炮的路上步履蹒跚的女纸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