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还是坐着小便——生理问题还是性别权利问题?
Flickr/Jon-Eric Melsæter

男生应该坐着尿尿?!

在日常生活中,男人站着撒尿,女人坐着撒尿似乎天经地义,但鲁迅老人家有一句名言说得好:“从来如此,便对么?”何况,真的从来如此吗?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这两天,一篇题为《站着尿尿的乐趣是姑娘们藏在心里的小秘密》的文章走红网络,文章讲到许多姑娘尝试站着尿尿的体验,觉得非常刺激。

而且有意思的是,其实姑娘们也能尿得远,方法如下:先收紧阴丨道肌肉,然后动用意念,积攒膀胱所有的压力,这样就能瞬间发射最大的流量,关键是用手控制方向。

在日常生活中,男人站着撒尿,女人坐着撒尿似乎天经地义,但鲁迅老人家有一句名言说得好:“从来如此,便对么?”何况,我们不妨先思考一下:真的从来如此吗?

关于这个站/坐的男女二分法,一种最常听到的说法是生理决定论,诸如:男性站着排尿,是由生理结构决定的,男性的尿道是一个S形,站立时,受到重力的影响,尿液可以比较自然地流出。

但如果具备一定的社会、历史视野,就会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譬如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也提到一个现象:加纳女性就是站着撒尿的。

现代人类学的奠基人马塞尔•莫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得出结论:大部分我们认为是自然的、天经地义的生理行为其实都是在一定的历史、社会状况、语境下习得的。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今天我们普遍认为每天睡8个小时是最健康的、最科学的,但在工业革命之前,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人每天要睡10个小时。正是因为工业革命对于效率、生产时间的强调和控制,才使得人类的睡眠时间逐渐缩短。放在撒尿这个事情上也是一样,站着撒尿本身也是习得的,并非我们今天所认为的是自然的。

不过,即便指出站着撒尿本身是习得的,也会有人反驳说:人类文明总是在进步的,也许是在发展过程中,人类慢慢发现,男性站着撒尿、女性坐着撒尿更合适。

言下之意,男性站着撒尿、女性坐着撒尿是属于现代人的习惯,像加纳女人那样站着撒尿是前现代的,她们是不折不扣的野蛮人。

>
Reporters/SWNS
<

事实真的如此吗?不妨看看下面的例子。

2012年,台湾环保部部长就建议台湾男性应该蹲着撒尿,理由是这样更卫生、更清洁。他援引的例子是日本和瑞典,有调查显示,近30%的日本男性习惯坐着撒尿。

而瑞典也有这样的例子,当地的左翼政党呼吁出台规定,号召男性坐下来尿尿,理由是这样更加卫生。当地的女权主义者也认同此举。

在一些游记中,笔者也注意到有相关的规定。譬如加拿大有的餐厅,明确标识:不允许男性站着小便,理由也是出于卫生的考虑。

而且,女同胞们知道吗?其实每个男人小时候都要学习怎样站着撒尿,那么,如果从小他们学的就是坐着撒尿呢?

有意思的是,在笔者的朋友圈里,看到许多朋友po《站着尿尿的乐趣是姑娘们藏在心里的小秘密》这篇文章时,都附带了一句评论:对于抽水马桶而言,其实站着撒尿好像确实不太方便。如果按照所谓的进化论、现代化论的说法,那在抽水马桶发明之后,男人不应该坐着小便更符合时代潮流吗?

站着还是坐着?一个性别平等的问题

影视剧里,常听到男人证明自己有男子气概时就会说:老子是站着撒尿的主!在现实生活中,许多男性朋友也会有这样的童年经历,几个小伙伴在一起比赛谁撒尿撒得远,撒得最远的那个可以当老大,或被认为更爷们儿。如果有的小男生被发现坐着撒尿,就会被同伴嘲笑是娘娘腔。

如果从性别的角度来看,站与蹲这两个行为本身就是高度性别化的,它的背后是关于男性女性的文化潜意识,隐含着性别权力:站着小便已经成为男性气质的一个象征,符合潜意识中男性站立的形象,而属于女性的姿势则应该是蹲伏的,委身于男性的。

在前面提到的台湾、瑞典的例子中,当男人应坐着小便的提议被提出来后,引起一片争论,不少直男癌患者立马跳出来声称这么做非常荒谬,尽管他们操着貌似科学的生理决定论腔调,但隐含的意思其实是:坐着撒尿是娘娘腔的,丧失了男人味,男人就应该站着。

在一篇题为《站着撒尿?多么中世纪啊!》的文章中,评论家Iva Roze写道:小便池是男性气质的最后一道堡垒,是女性唯一不曾寻求平等的地方!”因此,笔者要为《站着尿尿的乐趣是姑娘们藏在心里的小秘密》中提到的这些敢于挑战文化中被认为天经地义的性别不平等现象的姑娘们喝彩:干得好!

(文/沈河西,华东师范大学文化研究硕士,热衷于以文化研究的视角分析探讨当代中国的性/别问题。澎湃、第一财经等媒体自由撰稿人。)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中国男屌丝们的性苦闷

>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