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号的小弟弟  就一定不是好弟弟了吗?

我只有6厘米,却让她有了第一次高潮

 

文/老K龙飞

 

 

小号的小弟弟

就一定不是好弟弟了吗?

 


 

根据中华医学会男科分会的定义:“yin茎短小”是指bo起长度短于7厘米。

 

而我,就是一名yin茎短小的男性。

 

我叫潘龙飞,患有卡尔曼氏综合征。这种罕见病人士的第二性征不发育,没有嗅觉,没有胡子、喉结,不变声,还有可能会出现面中线缺陷、骨质疏松、心脏病等症状。

 

其中,最让人难以启齿的就是“yin茎短小”。

 

yin茎天生短小的我,从小学开始就知道自己活在一个很不友好的世界。班上所有的男生总是嘲笑我、孤立我。

 

有一次,我独自在宿舍的床上看书。突然冒出五个男同学,其中四个按住我的四肢,另一个试图要扒我的裤子。

 

他们要验明正身,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小鸡鸡。

 

我上厕所他们也会偷窥,所以我还经常躲进有门的隔间里小便。

 

……

 

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医生(后来我还真的学了临床医学)。这样我就能治好自己的病,不用再被人欺负。

 

治疗之前的我,yin茎不能bo起,也不知道什么是“性欲”。

 

但这并没有妨碍我对性的探索。

 

刚上大学的第一年,我就有了第一次“性生活”。

 

小敏是我的高中同学,比我小两届,我们经常一起玩。

 

那天,她像平时一样约我出来吃饭,喝了点酒。

 

她突然问我:“你有没有过性生活?”

 

小敏知道我的身体情况。我如实告诉她,从来没有。

 

“要不要尝试一下?”

 

然后我们真的去开房了。

 

在酒店里,小敏教我把她衣服扒了,摸她、亲她,我就照她说的去做。

 

她发现我的小鸡鸡不能bo起,就边把玩我的小鸡鸡边说:“好可爱啊!从来没看过这么嫩白且mini的鸡鸡。”

 

小敏告诉我,单纯“啪啪啪”没法让她达到性高潮,前男友也是用舌头、嘴巴、手指甚至振动器刺激辅助,才有效。

 

那晚之后,我依然不知道真正的性生活是什么样子,但我确信,小敏更需要的是一个爱的抱抱。

 

学校的解剖课也让我对女性有了更多认识。

 

我知道女性的 yin蒂布满了神经末梢。通常会在刺激下产生性激发和性快感。

 

这也往往是女性最喜触碰自己的部位。

 

我还听教授说,所谓的“G点”位于距 yin道外口约5厘米处。所以只要bo起后长度超过5厘米,就可以刺激女方产生性快感。

 

在我确诊治疗之后的8年里,我交往了多个男女朋友,都有着很不错的亲密关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好看)。

 

我和伴侣们一起经历了很多难忘的事,比如第一次去酒吧、第一次去音乐节、一起成为北漂青年、出国旅行……

 

某种意义上,TA们就像我的人生老师。当然,成长的过程中也包括了“性”。

 

第一次体验插入是和第二个女朋友平平。

 

几次约会后,我们决定探索一下彼此的身体。

 

那时的我经过激素治疗,已经可以bo起了。平平不断抚摸我的小鸡鸡,希望我尝试插入。

 

我很兴奋,但也很紧张,甚至有点不知所措:

 

万一她觉得我的鸡鸡太小,不能满足她的性需求怎么办?

 

一开始的时候,我紧张得找不到 yin道口,眼睛不敢看bo起的鸡鸡,一直留意着平平的表情,手和脚放也不知道该放哪里才好。平平让我不用紧张,她用手抚摸着我的小鸡鸡,引导它到 yin道口旁边。

 

调整了几个姿势后,我的小鸡鸡终于游进了 yin道里,那是一种坐着云霄飞车在空中盘旋的体验。

 

有一个晚上,我们啪了很多次。就像是发情期的小动物,无法遏制彼此的性冲动,每一次啪完会抱在一起休息一会,等小鸡鸡一缓过来,就“再来一次”。

 

那一晚她竟然第一次享受到 yin道高潮。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的鸡鸡居然也能让对方高潮。毕竟它细小短,还有点包皮过长,我以为没有女生会喜欢的。

 

但后来,摄影师女朋友艾丽改变了我的看法。

 

在一起三年,艾丽经常用相机拍我,摄影就是我们的前戏。

 

我觉得照片里的自己很美,裸体的时候还有一点像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大卫》。

 

他的yin茎也很短小,但他还是力与美的象征。

 

后来,我尝试了不同的方式,后门、口、和男生……

 

在荷尔蒙的作用下,我不再记得自己“yin茎短小”,因为性和爱已经足够让人迷醉。

 

我也慢慢发现,与yin茎的尺寸相比,伴侣们其实更在意我的性格、亲和力和安全感。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潘绥铭教授,对5000名男女进行了问卷调查,其中85%的女性对配偶的yin茎尺寸满意,而却只有45%的男性对自己的yin茎大小满意。更有近八成的女性指出“yin茎大小不能决定她们的高潮”。

 

现在的女朋友也会坦诚地告诉我,我的小鸡鸡确实要比其他男性的小,也没办法让她达到 yin道高潮。

 

但性快感、亲密感和安全感都不是一根大鸡鸡能解决的。没有大鸡鸡,我们就一起研究性玩具,解锁新姿势,尝试给对方带来一些惊喜。

 

女朋友还说,她更加喜欢“平均”尺寸或偏小的yin茎,因为尺寸太长,曾在性交过程中给她带来不舒服甚至疼痛。

 

在一起生活的两年里,她还会给我的小鸡鸡起别名,这让我感受到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让我更喜欢自己。

 

因为晕针,我没能如愿以偿去当一名医生。

 

2012年,我成立了“老K之家”,成为一名公益从业者,希望能在生活、医疗和工作中,为卡尔曼氏综合征人士的权益服务。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从业公益的7年间,来寻求帮助的不只是病友,还有很多普通人。

 

无论有病没病,大家最想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让鸡鸡变大。

 

其实造成yin茎短小的病因有很多,大部分是内分泌疾病,例如:

 

性腺功能减退症

小胖威利综合征

卡尔曼氏综合征

生长激素缺乏症

染色体数异常

脑部胺区肿瘤

 

如果yin茎短小是以上临床疾病导致的,应尽快就医,早确诊早治疗。

 

而那些特意前来咨询的普通人,严格来说,他们不是真的yin茎短小,他们只是觉得自己“不够大”。

 

因为他们第二性征正常,性激素水平正常,鸡鸡bo起也大于7厘米。

 

只是这种“不够大”的感觉,让他们燃起了“增大鸡鸡”的执念,千方百计地寻找增大秘方。

 

为什么会这样?

 

跟他们交流后,我发现,很多人都受到过成人影片、杂志、朋友的玩笑话以及虚假广告的影响。

 

以成人影片为例,其实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就是镜头是怎么取景的?

 

一般情况下,拍摄镜头要对准的关键部位,要么平视要么仰视。

 

这会导致观看的人对银屏里男性的yin茎产生视觉上的误判,形成“粗大”的错觉。

 

而在平时,我们大多都是低下头才看到自己的yin茎。这样俯视,没有什么物体看上去是不短小的。

 

他们都被镜头骗了。

 

人有高矮胖瘦,yin茎的尺寸和形态也各不相同。

 

英国著名摄影师Laura Dodsworth有一个摄影作品集《裸露的现实》,用照片记录了100个成年男性的丁丁、100位女性乳房和100位女性的阴唇。

 

Laura说,女性的胸部早已经被商品化和审美化了。而男性也面临类似的窘困,一个无形的标准在影响着男性对自己生殖器的审视,继而影响到他们的人生。

 

yin茎的长短,和男性的性能力无关,也不是影响女性获得性快感的要素。

 

yin茎的“测量”结果也存在一定的差异,不仅受地区、民族、基因、气候等影响,我们对于yin茎长度的期待也不恒定,如高兴、紧张、低落或严重疲劳时,它在我们心中的分量都不一样。

 

所幸,性包容了许许多多不一样的身体。我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因为yin茎短小而拒绝尝试它。

 

性让我体会到,yin茎只是男人身体的一部分,并非身体的全部。

 

无论它是短小、粗大,还是没有,都不会影响性的核心。

 

这个核心,就是爱。

 

(文/潘龙飞,罕见病权益倡导者,性别教育工作者。)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