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医院可能是假医院,医生是假医生,甚至病,都是假病。

在黑医院,我花3000元,买了一顿荡妇羞辱

编者按:

 

有时候,医院可能是假医院,医生是假医生,甚至病,都是假病。

 

2008年,中国医学界就正式去掉了“宫颈糜烂”这一疾病,改称为“宫颈柱状上皮异位”现象,确认“宫颈糜烂”是过去对于宫颈状态的一种错误认识。

 

我一度以为,这是一个已经科普到位了的概念。然而,还是有一些“医生”,通过一系列话术套路,欺骗消费者,使其遭受到经济与心理上的双重伤害。

 

最近,我的一位朋友遭遇了“宫颈糜烂”医疗骗局,她将自己的经历口述出来,为的是提醒更多姐妹,一定要小心各式性病圈套,黑心医院就像魔窟,一旦踏进去,一切选择都将被左右。

 

 

01.一唱一和,我踏进了黑医院

 

那天,我本来想去妇幼保健院做HPV检查。当时是一点多,医生都还没有上班。一个看起来是孕妇的人,见我是一个人,上来和我搭话,同我交流病情,此时另一个一起排队的姐姐也过来一起听。

 

这个孕妇先是问我来检查什么,然后就开始把我绕进去,和我说XX医院的医生也是这里拉过去的,XX医院的检查很快,而且费用低。一整套严丝合缝的游说下来,我以为他说的XX医院也是正规医院。因为妇幼保健院很多人看病,我被“检查快”的理由吸引了。

 

刚才凑过来的那个姐姐转头就准备去了(后来我才意识到她可能也是托),去的路上她一直和我唠家常,我也慢慢放松了警惕。

 

到了XX医院,我看到医院装潢装得非常“高级”,虽然说不上富丽堂皇,但明显和正规医院的简明洁净不太一样。此时我已经想走了,但是同行的姐姐一直往前,我也不好意思,就顺着一起进去了。

 

 

02.“你是重度宫颈糜烂,交3000块”

 

这个医院很小,在进去之后,带我来的人和导医台说找X医生,然后就被带上了二楼。因为没有别的就诊者,我一坐下就直接开始问我是什么情况。我说想进行HPV和其他的一些妇科检查,她很快就安排了阴道镜检查(我后来了解到,是要检测了TCT和HPV有异常才需要进一步做阴道镜检查)。

 

检查时,这位X医生说我有宫颈糜烂当时好几个人围着我,无形间给我增加了很大的压力。他们都在说:“小小年纪怎么会烂得那么严重?”

 

他们猜我是不是经常有性生活,再猜是不是经常换男朋友,再猜是不是zi慰。

 

出去等待检查结果的时候,和我一起来的姐姐就坐我旁边,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是宫颈糜烂,她说通常是结了婚有了小孩才会有宫颈糜烂,这和同房次数有关。

 

其实我以前看过宫颈糜烂的科普,但是当时忘光了,脑子一片混沌。

 

随后医生和我说,我是重度宫颈糜烂,并且给我看我的宫颈图和光滑的宫颈图。(事实上我也并不能确定那是不是我的宫颈图。)她说要做个修复或者贴膜,并且假意说不希望我做修复,可能会影响生小孩。我的脑子热热的,交了三千多块钱。

 

 

03.“你妈知道你用手吗?”

 

过一会儿,对方准备给打针,我觉得不太对劲,不想做了,就和对方说想退钱,对方不肯,还建议我贴膜,贴膜要两千多块,我不愿意,一个很凶的医生朝我吼,说不可以,药水都配好了,让我去打针,到时候再慢慢想。

 

打针的时候我给家人打了电话,又上网看了科普,虽然没有了解很清楚,但我确实不想做了。之后我就告诉那位X医生,说我不做了,要求退款。她开始急了,说现在这么烂都不做,再这样下去要得宫颈癌,哪怕不贴膜也要做个清洗,把脏东西洗出来。

 

我当时又被吓到了,在那个环境中,医生说得话都好像某种加粗的权威,你很容易怀疑自己,并且认为他们都是对的。于是我同意清洗。

 

清洗之前,我不知道他们会给我上药,药的成分我也不清楚,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后怕。在整个操作过程中,那个很凶的医生一直在指责我,问我是不是zi慰。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她开始了一连串的羞辱:

 

“你这样子你妈妈知道吗?你妈知道你用手吗?你怎么和你妈说?你敢吗?”

“你不做贴膜,你以后就越来越烂。”

“你是交了女朋友吗?那你为什么不交个男朋友?”

“你用手,你有买玩具吗?”

 

她一直指责我的行为,重复了很多次,说zi慰就是会引起这样那样的问题。

 

我明明记得zi慰不会产生这些情况,就反问她没有进入阴道,也会这样吗?她开始有点慌乱,言词之中有很多破绽,但我脑子太混沌了,没有意识到。

 

当时的我,躺在床上,双腿叉开,我看她是需要仰视的。在这样的位置安排下,有一种巨大的压迫感,极易动摇极易怀疑自己,好像一块砧板上的鱼肉。

 

 

一走出医院,我立即就清醒了:自己被骗了。但我确实被她们的言语和整个被动恐摄的过程吓到。当天晚上做了自己被指责的噩梦,第二天醒来看了很多科普,然后就去了三甲医院,医生告诉我这里也有人被骗过去,并且炎症是不用输液的方式进行治疗的。

 

在三甲医院检查,我躺着的铁床上是有靠背的,我和医生互相平视,她很温柔,一直在安慰我。

 

 

 

04.还算比较顺利的维权过程

 

由于财产损失,后来我打了110报案,结果是市卫生局接了这件事情,并承诺我会调查清楚。

 

没过几天,事情迎来了转机。医院通知我退款,让我签署协议解除医疗关系,同时要求我打电话给卫生局撤销投诉。

 

我当着他们的面打电话,但卫生局的反馈是,一旦投诉了就会查,没有撤销一说!这实在是大快人心。

 

再后来,我最后一次去医院,又撞上了那个医托,她正在和一个阿姨搭话,阿姨眼看要被说动了,我立刻去拦下她,同时告知了医院的保卫处,让他们提防医托骗子。

 

救下了一个阿姨,那天我觉得自己是个英雄。

 

 

写在最后:
 

首先,其实在医院,诊断“宫颈糜烂”的医生大有人在,甚至也包括部分三甲医院医生。

 

关于“宫颈柱状上皮异位”,这些医院的信息真的滞后了十年吗?这大概可能不仅仅是一个信息滞后的问题,还有传统观念的惯性,还有,采用手术这种高收费的疗法治疗一个不存在的疾病,可以让医院获得大笔利润。而这些治疗手段给“病人”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损失,还有身体上的伤害。

 

 

另外,大部分黑医院有一些共同特征,比如名称叫做“XX女子(妇科)医院”、“XX男科医院”,常常能看到它们的广告,宣传的也都集中在泌尿、男科、妇科疾病。而这些没有资质的医院正是由于广告众多,很容易吸引患者。

 

最后,朋友的经历,让人愤怒又心疼。以如此低劣的手段赚钱,这些黑心“医生”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吗?当我问到,被不断“荡妇羞辱”的朋友是什么感受时,她对我说,“感觉都不像自己了,平时的我骄傲自信,那里的我自责自卑。”

 

医疗骗局在与性相关的疾病中尤为常见,其实也反映了在社会大环境中,性话题仍是禁忌的、压抑的。不普及科学性知识,进行全面性教育的后果,就是让暴力和伤害有机可乘。

 

 

文 | 辣辣

图 | Giphy、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