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故事除了寄托了文人墨客的性幻想,也寄生着他们恐惧。

看完《姜子牙》我陷入沉思:为啥神话传说里的妖怪大多是女的?

前几天,我去看了热门国漫《姜子牙》。

 

影片中的大Boss,是九尾狐。

 

故事背景其实我们都很熟悉了,狐妖附身了苏妲己,致商朝国破家亡。为了拯救黎民百姓,元始天尊派姜子牙斩杀九尾妖狐,引发了后面一系列故事。

 

在流传下来的封神传说中,妖狐还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缺德事,比如:见谁不高兴就把人家手脚剁下来,创造出炮烙等恐怖刑法等等。这个传说经后人不断改编,有了千百种变化,但狐妖始终是那个狐妖,具有美艳和善魅惑的特点。

 

搁在从前,我会把这个人设当作理所当然。

 

但是,在接触了越来越多社会新闻以后,我开始思考:为什么在现实生活中,犯罪的往往是男人,但在神话传说里,心狠手辣、祸国殃民的大魔头却是她,而不是他?

 

我隐隐感到有一丝不合理。

 

01.从狐狸精说起

 

在中国古典传说里,狐狸精一开始其实并没有明确性别。

 

《山海经》里第一次出现了对于狐妖的描述:“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此时的狐妖已经不是什么好东西了,但和妖艳美女的形象还没有关系。

 

到了晋代的《搜神记》,狐狸精摇身一变,首次伪装成人类美女的形象登场,名唤“阿紫”,还会诱惑男人和她同床共寝,以便采人精气,助其修炼内功:“狐始来时,于屋曲角鸡栖间,做好妇形,自称阿紫招我……忽然便随去,即为妻,暮辄与共还其家。”

 

到了元朝的《武王伐纣书》,狐狸精附身了历史上的真实人物苏妲己,演绎了一出蛇蝎美人的戏码。书里说,这只狐狸精极尽魅惑之本性,用一双千妖百魅的媚眼,把商纣王迷得神魂颠倒,就连行刑的刽子手都瘫软得无法对她下手,所以才要姜子牙出手解救。

 

明朝的《封神演义》更是极力渲染狐妖的淫恶,给狐妖奠定了“女色亡国”的地位。正因为有“千年祸水”的衬托,相比之下,“外有忠臣良将,内有贤后淑妃”的商纣王反而显得不那么坏了——本来江山稳固得很,都怪这个千年狐狸精,把他迷惑得失去了本性。

 

元明这两部著作,为后世的文人墨客,提供了一个中国史上最经典的妖女形象。他们也毫不客气,本着拿来精神,糅合自己的想象,进行了大量文艺创作。

 

从作品的数量来看,中国人对于狐狸精的人设可谓是情有独钟。虽然狐妖不是什么“好女人”,但胜在人人都爱看她的故事——就跟今天的流量小花一样,不叫好,但叫座。

 

发展到现代,“狐狸精”也有了新的含义——一个邪恶的、伪善的、魅惑的,擅于横刀夺爱的第三者。

 

性别,依然为女。

 

在批判角色之前,需要思考这个角色为何被塑造,如何被塑造。| 图源:《回家的诱惑》

 

不过,我心里始终有个疙瘩没被解开。不是都说“女子本弱”吗,为什么在魑魅魍魉的幻想世界里,她们就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动不动就迷惑了众生,毁灭了江山社稷?

 

而且在古代,中国女性往往面临着多重的道德束缚,为何虚构故事里的女妖女鬼,却总是荒淫无度,热衷于和人类男性发生性关系?

 

现实和幻想的裂缝是如何产生的?

 

02.

美女妖的叙事套路

 

是谁把狐狸精第一个比作女人?

 

首先,在古代,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十来岁就嫁做人妇,然后开始没完没了的怀孕、生产。大多数女人没有上学识字的机会,也没有阅读和创作的条件。

 

狐狸精传说的创作者,是男人;消费这些故事的人,主要也是男人。

 

其次,创作者至少还得会写几个字、会吟几句诗,应该是上过私塾(创作条件)、蛮有个人想法(创作动力)和几分才气(流传条件)的文艺青年,并非大字不识的田野莽夫。

 

其实除了狐狸精以外,还有诸多“美女妖”的传说,这些传说也都是男文人书写的。

 

 “美女妖”传说大多给人一种绮丽又凄厉的观感,什么蛇啊,蝎子啊,蜘蛛啊,荒井爬上来的女尸,统统化作了美女,天天琢磨着往男人家里爬。

 

原形有多骇人,画皮就有多媚人。

 

典型的叙事套路是,这些皮囊美丽的女妖,十分擅长于摄人心魄。倒霉的男人一旦被盗取了精气,要不就日渐颓靡,要不就化作枯骨,总之变成了女妖精修炼路上的“药渣”。

 

《倩女幽魂》中的聂小倩就被设定为专门迷惑精壮男子、替树妖姥姥吸食阳气。

 

在我看来,妖女故事除了寄托了文人墨客的趣味(性幻想),也寄生着他们的恐惧。他们对风情万种的女性渴望涌动,但是受缚于道德礼数;渴望超脱常轨的性体验,可是中国古代的舆论环境又不鼓励男性纵欲。一来二去,只好把诱使自己产生不道德冲动的原罪推到女妖精身上——都是女妖精惹的祸,男主角(我自己)只是受到了无情的摆弄而已。

 

说白了,就是因为对女性强大的性吸引力和生育力,既有向往之情,又有恐惧之心。

 

他们未必对女性怀有恶意,但一定受制于当时的文化环境,所以只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男尊女卑的文化氛围,压制了他们本该有的敬畏感,他们只好把女性的神秘内在,斥之为“怪力乱神”的祸害本源。他们尤其害怕难以控制、不可捉摸的女性,所以女妖大多走的是狐媚浪女路线,而不是中国古代唯一认可的女性形象——贤妻良母。

 

这样理解,上面的一切就说得通了。

 

 

03.女性要夺回叙事权?

 

有人可能会说,你是不是太大惊小怪,过于敏感了?——毕竟这些只是虚构的故事而已啊。

 

但是,“妖女叙事”的思想,对我们现在生存的社会,其实还留有很大的影响。

 

男人犯错了,大家都会说,他不过是犯了,是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啊。

 

男人是人,既然人无完人,就不该受到过多苛责。但是女人做了点什么,招人非议了,大家多多少少会联想到狐狸精白骨精之类的形象——总之不是人。就算是人,也有“红颜祸水”这样先入为主的思想干扰我们的判断。

 

她只要不是完美无瑕、道德水平极高的“圣女”和“贤妻”,甚至只要流露出一点点攻击性,一点点不加掩饰的性魅力,一点点超出社会对女性期待的野心,都会自动被归分到“妖女”“恶女”和“娼妇”的阵营。

 

 

在这种叙事体系之下,女性的生存空间是极其狭窄的。她只能选择成为“好女人”,否则就会滑入“圣女-恶女”的二分陷阱。男人却不必受到这种考验——无论如何,都是人而已。道德感高点,道德感低点,都在正常范围之内。

 

所以我觉得,女性一定要夺回叙事权。

 

现代女性和男人一样,可以读书识字了,我也相信,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由女性创作的故事。

 

只要我们创作出自己的故事,就能打破既有的叙事,重塑女性的形象。

 

在女性叙述的故事里,“狐狸精”可能是拯救了苍生百姓的女英雄,可能是谋略过人的女军师,也可能是浪迹天涯、御敌无数,热衷于劫富济贫的女侠客。

 

 

她唯独不是一个必须附生于男人存在,无端端作恶,又无端端赴死的美艳妖物。

 

我很期待真实的女性故事一一涌现。

 

 

参考资料:

[1] 《为什么西游记中的女妖都是美女,男妖都是野兽?》,热FUN,2018. 10. 17

[2] 《为什么狐狸是妖的化身,而且总是女的?》,朱珏瑾,香港01,2017. 06. 28

[3] 《九尾狐(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的动物)》,百度百科

 

文 | 阿猫

图 | 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