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道异物,其实只是个不尝也罢的血色禁果。

医生,我“不小心”把温度计塞进了丁丁

尿道快感真的存在吗?把异物从尿道塞进膀胱来追求这种快感,为什么是一种血色禁忌
 

我是一枚三甲医院的泌尿外科大夫,自诩是泌尿界老江湖了。我一直认为不管遇到什么奇葩的小故事,也能面不改色,宠辱不惊。
 

直到,我收到了这两条提问私信:
 

医生,我不小心把温度计塞进了膀胱怎么办?

 

独自一人求刺激,买来硅胶导尿管插着玩,现在有血尿、尿痛怎么办?”

……

 

为什么刺激尿道会有快感?

 

对于圈外人来说,不管是把什么东西插入尿道,我们能想到的只是疼痛。确实,尿道粘膜比较脆弱,稍有不慎,就会有所损伤,甚至出现私信里说的疼痛、血尿——尿道损伤、尿路感染。

 

但是尿道和和小丁丁一样,有同样的源头组织(胚胎内胚层),所以也就具有和小丁丁一样的功能——感受爱抚时会产生快感。

 

这也意味着,从本质上来说,这样刺激得来的快感和正常的为爱鼓掌得到的快感没有两样,没有什么高级或者低级快感的区别。如果硬说要是有什么不同,顶多算是增加了猎奇心理的体验而已。

 

好好地为爱鼓掌,它不香吗?

 

尿道里都来过什么不速之客?

 

先来看几个真实案例吧:

 

一小伙不小心把狗尾巴草儿玩到了膀胱里,无奈只能做局麻后进行膀胱镜检查(用一个硬质的、笔直的镜体从尿道进入膀胱进行观察操作),从显示屏上我们看到,那狗尾巴草儿在膀胱中跳着欢快的舞蹈——“像一颗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风舞蹈……”

 

最终,医生通过膀胱镜、使用异物钳,顺利取出了狗尾巴草儿。值得庆幸的是,这根草还比较细嫩,不然从膀胱镜里拽不出来,就只能开刀了。

 

之前还有个熊孩子把缝衣针塞到了尿道里……万幸的是熊孩子知道厉害,第一时间告诉了父母,并被父母带来就医。更值得庆幸的是,缝衣针一直在尿道里老老实实地待着,最后医生用输尿管镜顺利取出。

 

事后想想真是后怕,要是拖得时间太长,或者缝衣针突发奇想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缝衣针一旦在皮下软组织内肆意奔走,不仅容易造成各种损伤,更会给取出的操作增加几何数量级的难度。

 

还有一小伙得了膀胱结石,一查原因,居然是膀胱中有个被放入了好几年的发卡:发卡在膀胱中呆得久了,周围笼络了许多追求者,慢慢形成了结石。

 

直到做膀胱结石手术的时候,发卡和结石的主人才提起青春期时候做的傻事。

 

此外,柒大夫能想到的还有圆珠笔、体温计、塑料条、磁珠甚至黄鳝等等。不论是放了什么,无不伴随着血和泪的教训。

 

异物比较小且发现及时的话,可能要从尿道导入一根粗硬的镜子,并依靠显示屏视野,把异物取出。但如果异物比较大,或者已经嵌入周围组织,甚至是迁移到了其他位置的话,很有可能就需要切一个大刀口来取异物了。

 

讲真,看到这里,你还敢胡乱尝试吗?

 

怎样正视这个问题?

 

虽然痛并快乐着曾经风靡一时,但对于这部分性癖好的朋友来说,痛似乎远远大于快乐。

 

从根源考虑,还是性教育太过缺乏:少年人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沉迷在这种新奇的快感中无法自拔,甚至还有女孩子以为插入异物能起到避孕的作用。

 

希望能通过本文给大家提个醒——尿道异物,其实只是个不尝也罢的血色禁果

 

如果真的有生理需要,不妨和另一半好好沟通,或者直接购买商品化的玩具。记得,按说明书使用哦。

 

我是泌尿外科柒大夫,最后,祝你心明眼亮。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