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代孕被描述成弥补生理不足的技术手段,甚至呈现出一种“平权质感”来

正因为我是男同性恋,我才要反对代孕

文/林奥

图/Giphy 网络

 

 

很多时候,代孕被描述成弥补生理不足的技术手段

甚至呈现出一种“平权质感”来

 

 

如今这个年代,有个娃到底有啥意义,其实没有人心里有准数。但这个时候外界一推,或传宗接代的大棒一挥,或对得起父母的说辞一套,或老了会孤单的威胁一吓,再加上朋友圈里的“成功人士”已经从brunch进阶到把屎,就能搞得一波儿拿得出八百十万的男同性恋们砰然心动去找商业代孕。一来圆个成家梦,成为“真正的男人”,二来也能克服小鲜肉当道的约会市场给自己带来的中年危机。

 

最近有很多声音认为,一旦同性婚姻合法化了,以男同为首的群体就会推进代孕合法化。这种言论不无道理,毕竟如上所言,男同看起来是有“刚需”的,而且台湾等地区的实践也有印证这样的观点。

 

但促使我反对代孕这件事最直接的缘由,却恰恰是我男同性恋的身份。那些一边强调“家庭圆满”的中式传统价值观,一边又全是白人夫夫牵着娃的代孕广告里营造出的表面光鲜的“标准Gay”的模板无疑与整个性少数群体追求的多元的价值观背道而驰;而通过商品化女性的身体来完成这个过程就更是在背弃“平等”二字。

 

更何况,在代孕的问题上,还有器官贩卖、人口贩卖、人工辅助生殖时的胚胎选择,以及各个参与者的生物学与社会学地位等伦理困境。

 

 

尽管充满争议,但商业代孕已然成为了一个不容小觑的生意。代孕是游走在法律和伦理的灰色地带的。但它会向你强调生育是基本人权,同性伴侣养育孩子是社会的进步,很多时候代孕会被描述成一种弥补法律缺陷和生理不足的技术手段,甚至呈现出一种“平权质感”来

 

“客户”是容易听信这套话术的。而且寻求代孕的人往往不是抱着"租赁女性子宫"心态的吸血鬼,可能只是抱着朴素的"她(捐卵者或者代孕母亲)可以得到合理的补偿"的心态来寻求帮助的。在他们的想象中:代孕也只是一份工,我搬砖用手,你炒股用脑,她代孕用子宫而已。大家都要吃饭,代孕也分分钟从压迫女性变成赋权女性。

 

这种想象能让对“合法化”的呼吁显得合理。在中国的实践中,一些人通过地下产业链来获得服务。在无法被真正禁止的状态下,合法化似乎是一个值得被提上日程的东西:如果立法足够完善,捐卵者和代孕母亲也会在代孕的过程中取得更多的主动权。

 

 

但这些都建立在女性能真正做到身体自主的基础上,但目前,“她”真的不可以一般女性的生育自由尚且面临着各种粗暴的干涉,代孕母亲或者捐卵者就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这份“工作”了。来自性别、阶级和国族的多重压迫交织在一起,“她”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

 

高昂的费用决定了代孕产业链两端的人不平衡的阶级和收入差异,在代孕产业链上的女性受制于信息和经济状况,往往只会更加被动;除了被动,生育也是一个繁重的、风险不可控的行为,所以“她”的损益实际上也是没有办法计算的。除了并发症和生育本身的痛苦之外,代孕母亲还要付出大量的情绪劳动。而基于这样的考虑,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商业代孕都是会被严格禁止

 

 

由于各地法律政策和费用的不同,在实践中,跨国代孕往往非常普遍。现在商业代孕完全合法的可能只有美国部分州,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地方,而且俄罗斯和乌克兰还不会给同性恋代孕,所以很多代孕机构会钻各个国家的空子,让“客户”和代孕母亲在多个国家和地区间游走,从而完成全程。许多地方也形成了“代孕村”等“规模化”的服务,这些都无疑把对女性的剥削拉到了群体和国族的高度

 

此外,跨国代孕也会给孩子带来风险,繁杂混乱的移民程序使得很多孩子入境和获得国籍困难重重,而一些孩子甚至会被遗弃:2015年,在代孕委托人拒绝领回唐氏综合症婴儿等焦点事件后,泰国就不再允许本国人为外国人做代孕母亲。

 

同志伴侣可以养孩子应该没有什么争议,那如果代孕有这么多的问题,是不是就可以用领养替代呢?可以是可以的,但在现行的法律框架和实践中,异性恋夫妇要比同志夫夫或者单身男子更容易获得收养的资质,但为什么没有很多声音叫他们去领养而不是不要生了呢?收养也是一种利他的社会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男同又凭什么要承担更多的义务?

 

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是,异性恋的情境下体现了女性的意志,而女性拥有真正的生育权:子宫长在女人身上,所以这个问题只有女性有发言权。但这种想法是很不负责任的,因为它可能存在一个滑坡:就是把生养的责任乃至“人类的繁衍”这样的事情都推给了女性,给女性带来繁重的母职包袱。

 

讨论代孕这个问题,绕不开生育权是谁的以及如何实现的问题。在我看来,生育权其实是每个人都有的,但男同没有办法去实现他们的这项权利;而女性的实现其实也受到重重限制:单身女性不必多说,婚姻中的女性也有可能违背自己的意愿去生育,而且女性因为生育还会承担很多的风险。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寻找代孕之外实现生育权的办法,这样可以解放所有人,给予男同性恋和女性合作的空间。

 

参考资料

1. https://www.newjiating.com/2018-world-wide-surrogacy-law/

2.http://www.sixthtone.com/news/1003427/one-baby,-two-fathers-the-rise-of-gay-men-turning-to-surrogacy?fbclid=IwAR3esabQ95tY_WnQCRgusfEPIwf6bpUpgIG_mqPfeuPPxo9KwK7I9RbXJtM

3.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2015/02/150220_thailand_bans_surrogacy

 

(文/林奥)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