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ribbon
Shutterstock/kim7

因为HIV我放弃过爱情,但现在还是想好好活着——与HIV携带者木木的对话

没有完全一样的HIV携带者,他们每个人走过不同的路,故事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但真希望他们都能珍惜生命,好好活着。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编者按:这是一篇对一位HIV感染者的采访。在我们的另一个公众号上我们曾经更新过一篇我是HIV感染者,我仍拥有着美好的未来。同样是对HIV感染者的采访,两个人的经历和态度有相似的地方,当然在更多问题上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无论他们经历过什么,现在是怎么样地看待自己和这个世界。都真心希望他们能够珍惜生命,好好活着。

我和木木相识多年,也曾见证过他的爱情。木木生病后,交往过一个非常优秀的男友,两个人在一起时浓情蜜意,真心相爱的样子是藏不住的。

后来他们因为木木是HIV携带者而分手,分手前,木木的男友哭着说了一句话,那句话我至今记得。

他说:“你上次要我在家多做饭,我连锅都买好了。”

尽管这样,也没能挽留住木木,因为木木不想因为HIV而耽误了对方。

已经落实到一蔬一饭的爱情正在朝稳定长久的方向发展,却又被病毒摧毁了。

木木是90后,很英俊的年轻人。同时他也是HIV携带者。这个身份多多少少改变了他的生活,我尝试着和他进行了一个关于此的对话,关于他的生活、他的未来、他的爱情,还有他的健康状况。

问:在还没检测HIV前,你对HIV的认识有多少?

木木:几乎没啥了解,我一直觉得它离我很遥远,跟我一点都不相干。

问:检测后,对HIV有怎样的认识?

木木:自己得了之后才去了解这个疾病,知道它暂时无法治愈,需要长期服药。

问:很多人会把Gay与HIV联系到一起,你自己会把这两个词汇联系到一起么?

木木:一开始对这个病不了解,所以我也经常觉得Gay很容易得艾滋,后来了解HIV后就不会有这样的惯性思维了。

问:为什么会去做HIV的检测

木木:当初和前任分手后,有天突然接到他的电话,他说他感染了HIV,让我也去做个检测。

问: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木木:依稀记得当时我和朋友在广州的天河城逛街,本来是要去吃饭的,后来因为他的一个电话瞬间崩溃,我在电话里头特别冷静地问他,你现在还好吗?之后一点心思都没有,就直接回学校了。当下特别希望自己是健康的,保存了一点点侥幸心理。

问:后来去检测的路上是什么心情?

木木:自己的内心已经默认了这个事实,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问:那等待结果的心情其实也是比较平常?

木木:其实没有平常心,因为当天是万圣节,而且状况连连,我和好友去了两次医院才做了检测,之后本是两个小时后可以拿结果,医院那边说还要时间,所以当晚在另一个朋友家又做了试纸的检测,试纸还没出结果的时候就崩溃了,我在阳台哭得稀里哗啦的,抱着我的好友痛哭。

问:大概用了多久的时间去承认自己是HIV携带者这个事实?

木木:差不多四、五个月吧,至少。

问:你是如何说服自己去接受这个事实的?

木木:觉得别人得了也过得挺好的,我自身也比较乐观一些。

问:检测到HIV之后,医生会建议你做些什么?

木木:本来一开始是要上药的,但是我没有,我害怕,因为一上药就要终生服药,之后我拖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发病了才去治疗,治疗后才开始上药。

问:所以,检测到HIV之后正确的做法是及时服药?

HIV
Yestone/chrupka

木木:对的,最好早发现,早治疗,不要像我一样选择逃避。

问:生病之后有告诉家人么?

木木:生病的时候特别想和家人说,但是一到家里,看到家人就没有勇气说了,委屈啥的都憋回去了。

问:也没有跟家里出柜么?

木木:父母不知道,但是兄弟姐妹知道,但是他们都不当一回事。

问:不当一回事可以理解为他们接受你是同志这个事实么?

木木:或许吧,但是他们也希望我能改过来。

问:生病之后生活发生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木木:我的前途,交友,还有自己的想法都变了。当时,我很任性地休学,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找工作上班,很多时候都会碰壁。交友时又不想去伤害别人,所以不想去交往,但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又想去追求,心里很矛盾。之后有过几段感情,但是都以失败告终,感情一路坎坷,现在对爱情就是可有可无的心态。以前会很喜欢去争取很多东西,但现在就会看得比较开,想法会比较简单。

问:疾病对你最大的束缚是什么?

木木:就是要瞒着家里人吃药,非常害怕被发现。有时候已经很困了,但是还是要等到吃完药才睡觉,或者睡觉的半途要起来吃药,跟朋友出去玩的时候也要时刻注意吃药时间。

问:现在会特别注重养生么?

木木:不会,该吃的还是吃,就是比较注重胃的调理,毕竟胃不好。

问:你认为有人真的不恐惧HIV,很坦然地接受你,愿意和你交往么?

木木:说真的,我认为没有。我也想过自己如果没有感染病毒会愿意跟携带HIV的男生谈恋爱吗?肯定回答,不会的,因为我怕。

问:交往时,你会在什么时候告诉对方自己的情况?

木木:交往之前都会提前告诉他,不想隐瞒,既然不是真心的,我也不想浪费彼此的时间。

问:告诉对方之后,他们都是什么反应?

木木:一般都会很惊讶,但是缓和了之后就会问我很多问题,甚至有的会感到恐惧,有些人尝试过和我交往,但是最终也是没有下文。

问:现在的爱情生活是怎样的?

木木:特别简单,喜欢跟他待在一起,吃饭、聊天、逛街,他等我下班或者我等他下班。

问:两个HIV携带者在一起的生活是怎样的?

木木:其实跟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多了一个吃药。

问:你觉得是什么导致自己得了HIV?

木木:前任以前有,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彼此过于信任所以才这样吧,也是自己作。

问:你觉得最让你感到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木木:说实在的,我觉得最后悔的事是没有好好完成自己的学业,其它的我都觉得是对我人生的启发和考验。

HIV
Yestone/Cheetah123

问:我还以为最后悔的事情是关乎疾病的,可以理解为现在对HIV的态度已经缓和很多了?

木木:是的,吃药就是一种习惯,每天必备。

问:有没有一瞬间,你的内心是这样想的:靠!老子不想吃了。

木木:还真没有。

问:你怎么看待HIV携带者的报复心理?

木木:我觉得这种人还是心态有问题,自己犯下的错想让别人去承担。

问:你现在最恐惧的是什么?

木木:突然就死掉了,生大病。

问: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怎么面对家人?

木木:应该会如实地告诉他们。

问:现在怎么规划自己的未来?

木木:身体健康就好,好好赚钱,啥都不想。

问:有渴望得到什么东西么?

木木:希望能找到一个一直互相陪伴的那个人。

问:这次对话写成文字的话,你希望读者能够怎么面对HIV携带者?对HIV携带者有什么想说的话?

木木:其实我想说,我们跟大家都是一样的,也希望自己健康,也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好好走下去。对于这个病没有什么可怕的,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过得比你差的人还有很多,过得比你艰难的人更多。我们只有坚持下去,有一天我们也能实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

问:非常感谢你接受我的采访,一切都会好的。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也楼,曾因为不肯刮毛而被分手的直男,这件事是我开始关注性领域的起点。

推荐阅读:阻断药——HIV感染的最后救星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