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同性恋文化
Shutterstock/By Ba_peuceta

古代同性恋文化本质是什么?

我们最近在进行一个#撑一道彩虹#的骄傲月线上活动。所谓骄傲月,就是性少数群体呼吁平等、表达诉求、共同庆祝的一个月。我们作为性科普平台,想借这个活动呼吁大家——无论是直人还是性少数——都能一起来支持性少数平等。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编者按:很多人可能对性少数群体都还存在偏见与误解。一些常见的论调比如“性少数有什么可骄傲的?”“中国古代没人歧视同性恋,你在家搞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张扬?”等等。所以,上周末我们请到了留美博士候选人、同人文学作者大师姊给我们带来了题为《我愿吻你,不问性别》的直播,梳理解答了一下对于性少数群体的各种迷思。演讲稿非常精彩,也很长,我们会分成几部分陆续带给大家。下面是直播的第一部分,第一部分是对于前现代时期同性恋文化的一个梳理。

大家好,我是大师姊。我觉得今天很荣幸受到邀请,来跟大家谈一谈这个话题,就是说我们经常会在朋友对话当中遇到的一个话题,骄傲月为什么要骄傲?

因为我们中国文化里面很反感“骄傲”这个词。骄傲月或者骄傲游行是比较中性的词,但是如果说到“骄傲”的话,是大家从小可能都会有那种因为尾巴翘起来,被父母狂骂,或者是直接打压掉的经历。所以当你长大之后,你看到有人说我们感到很骄傲,我们要张扬,你就会有一种下意识的想要打压ta的那种情绪。很多人说我们异性恋还没有骄傲,同性恋骄傲个屁。

我发现很多跟我交谈的异性恋的朋友,所谓的直人,会说不理解,我说为什么?他们在海外或者在其他地方看到这种骄傲游行,都会觉得一群人,一群性少数,用非常很直白很张扬的方式,通常是通过奇装异服浓妆艳抹,来向公众陈述他们的身份和诉求。但是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做。在与此同时,很多性少数的群体,他们绝大多数人、或者是主流的话语,是出于一个人权主义的一个角度,也就是人人生而平等。

生而平等
Shutterstock/Maksim Kabakou

“爱没有对错”、“性取向是天生的不能改变”,这些是尚有一些问题没有完全被科学证实的一个观点。但是它是一个比较简单比较强烈的陈述,所以说也经常被使用。

我为我天生的形象而骄傲,很多时候是出于一个人权主义的观点。因为大家生而平等,所以说我的爱和你的爱是平等的。有一种分歧不太有利于两个群体之间的互动:一方在说这就是我的权力,这就是我的,我应该有不被歧视的权力;另一方完全不听,他们觉得,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你可以回家去自己偷偷地弄,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等等,我觉得这不利于两个群体之间的互相理解和沟通。那么总会要有一个人或者有一个群体,它充当两者之间的信息。我希望今天的讲座,或者说今天的讨论,能够有一部分的这样的作用。

其实中国现在这种“你可以在家搞任何你喜欢的事情,但是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这样一个主流话语,其实我觉得有点像是美国军队里面从克林顿时期到2010年的“不问、不说(do not ask,do not tell)”政策。这个政策是说,如果一个人不说自己是同性恋的话,领导就不应该去探测ta是否是同性恋。如果他公开说是同性恋的话,他可能会被开除,所以说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很多同性恋的专业人士从军队中被开除。所以就说它既不鼓励你,说也不鼓励别人去问,是一种最好让我看不见这种感觉。

拍过《断背山》的导演李安,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中国是同性恋最宽容的社会。其实这也是很多人的一种误会。我觉得中国其实应该算是一个sexuality blind(对性置若罔闻)的社会。现在有两个概念上的差别,一个叫sexuality neutral(对性中立),一个叫sexuality blind(对性置若罔闻),中国社会有点像是blind(盲目的、置若罔闻的),也就是说,这个东西没有被充分讨论过,大家也不想看见,讨论起来也觉得不舒服,所以最好是不要让我看见,假装不存在就行了。其实中国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所以它谈不上说是一个对同性恋特别包容的一个社会。同性恋或者性少数在很多地方都是在小范围内被歧视被排斥,严重的甚至有一些迫害。

所以我就想从历史上给大家梳理一下,为什么说6月是一个骄傲月,为什么说ta们确实值得骄傲?我个人性向比较流动,所以我会从两个角度来为大家梳理。

骄傲游行
Shutterstock/reddees

有很多人,甚至同性少数群体内部,都有一个幻想,认为古代是很好的,中国古代从来不歧视同性恋,古希腊是同是同性恋的天堂。

我今天主要的解释想说,这种乌托邦,一种位于前现代的这种乌托邦,同性恋的性少数的乌托邦是不存在的。

很多人说你们越搞这些身份政治,被歧视得就越厉害。因为古代没人歧视你们,比如说龙阳之好、分桃之爱,这些都很有名,对不对?不管是两宋的时候还是明朝的时候都是男风很盛的时候,古希腊的男同之爱在柏拉图的《会饮篇》里面被认为是所有爱情的最高的形式,这种不是很好吗?原始的状态里面好像性少数不被任何人歧视,而且被捧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这种难道不比你们现在搞的这种很聒噪的身份政治要好吗?

其实我想说的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们要注意到我们对古代的了解完全是来自于文本。文本它其实是一个话语权的具体具象化,所以说谁有权留下文本,就是有话语权的那些人。因为由来已久的性别不平等,所以我们留下来的永远是两性关系的主体对两性关系的客体所产生的评论,也就是说男性对女性的评论以及男性对男性的评论。所以在男性在同性恋关系,是一个男性的主体对男性的客体的评论,用同志圈的术语来说是1对于0的评论。 

所以古代前现代的状态真正自由的是1或者说是插入方、主动方。主体是观赏方,而不是同志这个群体。而被插入方被追求方往往是年纪比较轻,完全是以色侍人,他们本人是不是同志根本不重要,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个平等的地位来跟性主体进行平等的相爱。

同志平权
Yestone/IgorTishenko

同时我们要分类讨论,来说说大家感觉同性恋权益最高的古希腊。很多人对古希腊的男同之爱理解是来自于柏拉图的《会饮篇》。柏拉图的《会饮篇》其中有一个特别有名的一个比喻,远古时代,人有三种,男人、女人、阴阳人。你要找伴侣,要找自己的另一半。这三种人被劈成两半之后,被劈成两半的男性就会变成男同性恋,被劈成两半的女性就会变成女同性恋,被劈成两半的阴阳人就会变成异性恋。

不管他陈述是怎么样的,他至少给我一种感觉,好像爱情应该是地位平等的,因为你的左半边应该跟你的右半边是平等的。它其中写到的苏格拉底和他的一个爱人之间的一个故事,也是年轻人追求苏格拉底而很难追到的那种感觉。所以说就是说被用来作为很多同性恋也好,或者说异性恋也好,对古希腊的男同之间的恋爱情况的一个想象。

但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现实的描述,它只是一个理想的描述,恰恰这个故事是对当时的社会现实的一个回应。因为当时的情况完全是年长的男子追求年轻的男子,年长的男子教授年轻的男性,给他们道德、伦理、政治还有各方面知识方面的教育。年轻的男性有一个具体的年龄的范围是12岁到17岁。12岁以下,他们也是鄙视的,但是不禁止。17岁以上,就是说你如果成年人之间的男性之爱,他们也是不鼓励的。所以说是12岁到17岁这样一个在学习中的一个年轻男性,他们为了报答年长男性对他们的这种教化,他们用自己的美貌和身体年轻的肉体来作为报偿。

你去看当时的社会规则,其实他对于12岁到17岁的这些少年是有很明确的一个社会规范的,它不让他们很快接受年长者的追求。追求者叫做lover,被追求者是beloved,一个是追求的,一个是被动的。虽然也是为了保护他们不受侵害,但也有点像现在的荡丨妇羞辱,如果你很快就接受一个年长的男性的追求的话,他们也会说你是像现在说的easy girl一样,如果你长时间拒绝他的话,也是会被社会鄙视的。

所以说其实当时如果你是少年,你是0、是被插入方、是被欣赏肉体和美貌的人,你的选择余地是不多的。也是因为古希腊只有男性公民才有投票权,有政治参与权的一个城邦,女性地位很低,跟奴隶差不多,所以他们有一种说法,就是说,妓丨女满足我的肉体需求,情人照顾我的需求,我的妻子为我生儿育女,照顾家务。

就是说在这个前提下,男性无法跟他们的女性伴侣进行任何灵魂上的而精神上的交流,他们只能跟其他的男性才会产生那种比较精神的感情。在这种情况下面才出现了这样一个像是当代式的一种关系,而这种关系里面其实两者的地位是非常不对等的。而柏拉图的《会饮篇》又是大大美化了当时的这种现状,古罗马继承了这种男风,但是又把其中的不平等性又更加更加强化了。古罗马最开始把同性恋认为是一种罪,认为是古希腊对他们的洗脑和侵害,后来慢慢接受了之后,完全是把它当做是一个主人和奴隶之间的性欲的满足,这和中国玩弄小官很相似了。说到底,古希腊和古罗马是一个程度上的差别。

同性的恋情
Shutterstock/nito

中国的情况也是这样。比如说大家都知道二桃杀三士的齐景公,他长得非常漂亮,像女性一样容貌姣美。曾经有一次有一个低级官员盯着他,就是痴痴地观看,他问他,你为什么对着我这样看?他说因为觉得你很好看,他很生气,他就想把这个人杀掉。后来晏子就阻止了他。

其实在古代,分桃也好,龙阳也好,这些君主或者说性主体,他们全是上位者,他们其实是很清楚自己不愿意被当作一个性客体来加以欣赏来被追求的。他很明确地意识到其中有一个权力压迫的成分在。

像我们所熟悉的龙阳之好,我们都说龙阳君很聪明,因为他是魏王的男宠,他很好看,所以魏王很喜欢他。他后来又用了一个钓鱼的比喻来说,你不要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魏王很感动。如果有人再敢给他进献新的美男,他就直接把那个人杀了,所以就是说这是一个像是霸道宠总裁宠爱小妾的那种感觉。

我们在这个故事里面可以看到龙阳君很聪明,但是与此同时也可以看到他在关系中没有任何谈判能力,他除了靠一些文学上面的修辞,还有什么来试图感动权力的上位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说这种是对同性恋很好的一个时代吗?作为一个有权有势的1当然是。但是作为一个光有美貌,或者说连美貌没都没有的0,你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余地,你不管是同性恋也好,异性恋也好,只要你无权无势,别人想怎么搞你就怎么搞你。

所以说其实很多人所幻想的古代、前运动时代其实是非常有问题的时候。北宋的时候也是这样,在《清异录》里面就已经曾经写过说,那个时候卖淫非常的普遍:“今京所鬻色户将乃万计”。就是说,有一万户人家都是出卖色相的,“男子举体自贷,进退怡然”。是说男性卖淫就跟女的一样坦然,也被看成是一种风气的变化。

另外一个记载当中曾经说过,说“至今京师与郡邑间,无赖男子,用以图衣食,旧未尝正名禁止。致和(徽宗年号)间始立法告捕,男为娼,杖一百,告者赏钱五十贯”。就是说有一些没有道德的男子,就是用卖身来换取衣食,以前没有明令禁止,但是如果被发现的话,要打一百下,来举报的人赏钱50贯。所以说这种卖淫的行为的繁荣,不能说明性的自由度变高了,只能说当时的贫富差异很严重,底层人民所谋生的渠道不多,只能通过卖身来养活自己。至于这些卖身的男性里面到底是同性恋还是不同不是同性恋,没有人知道也根本不重要,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想法,所以说这样一个时代,完全谈不上是一个对同性恋友好的时代。

同性恋
Shutterstock/EpicStockMedia

还有一个很有名的人,郑板桥,他曾经说自己“余好色,尤喜余桃口齿,椒风弄儿之戏”,就是说我喜欢搞小官。 他曾经说人用刑不一定要打屁股,小男孩的屁股这么好看,“设遇犯者美如子都,细肌丰肉,堆雪之臀,肥鹅之股,而以毛竹加诸其上,其何忍乎?岂非大煞风景乎?夫堆雪之臀,肥鹅之股,为全身最佳最美之处,我见犹怜,此心何忍!”他并不是说不要打这些人,他只是说有很多地方可以打,为什么要打最美的这部分器官。所以说,哪怕是他喜欢的这些小官,在他眼里也只是一个器官,就是一个漂亮的臀部的载体,他说可以不用打屁股,改为打背。他绝对不是作为一个很仁慈的长者说因为我喜欢男生,我要怎么改善他们的权益,而是说屁股是这些男孩子身上最宝贵的器官,不要给我打烂了,别的地方随便怎么都行。所以当我们说古代是一个同性恋很自由的时代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实说的是那些社会经济地位比较高的那些主动者的自由非常高,但是剩下的人,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没有太多的余地和自由。

和江浙小官卖淫的男风相对比,福建有一种契兄弟。这个也是经常被拿出来黑的,因为福建这个地方就是自古有溺杀女婴的习惯,自古以来性别比失调。性别比失调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有因果关系——但是确实有一个现象叫契兄弟、契父子,“闽中契弟,习尚成俗”“闽人酷重男色,无论贵贱妍媸,各以其类相结,长者为契兄,少者为契弟。”他们没有很大的阶层差,很多是一个互助式的、相对平等的、类似于婚姻关系一样的一种长期的社会关系。他们还有一个仪式,之后还会有一个互助,就是说互相帮忙、娶妻生子。他们对妻子的看法和古希腊人是一样的,认为妻子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虽然说他们之间互相之间的同居的关系比较固定、比较稳定,而且也相对比较平等,没有那么大的那种阶层差,不是一个“玩玩”的状态,但是这个现象是建立在无数女婴被溺死的前提下面所以总得来说也挺糟糕的

但是它还有不同的。我们光从同性恋权益上面来说,它像一个尺度一样,不同的社会,不同的社群,有不同的形式。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样的社会里面,因为女性没有地位,女性不参加社会劳动,女性也不受教育,所以和男性能够产生的深层次精神交流的就是男性,那个时候其实友情和爱情的界限是很模糊的,有很多同性性行为但是不代表他们之间就是爱情也不代表他们会进入婚姻。

所以我就联想到一个现代的现象,很多腐女对男性男同性恋的题材有兴趣有爱好,有人会很嫌弃她们的恋爱脑,她们会把影视作品里面的男性之间的这种感情全部看作是他们在谈恋爱的一个证据。比如说神夏里面华生和福尔摩斯的友情,她们都可以理解为恋爱,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在前现代的时代就是这样的,就是说婚姻和爱情是分开的、而爱情和友谊是混在一起的。友谊和爱情的区别,其实并不是像现代我们所认为的那么清晰,把这两者混为一谈的现象是曾经存在过的。

她们这种想法会使很多直男和同性恋的男生恼怒,因为她们好像模糊了这两者的界限。这是有原因的,我之后会再说。但是我现在想说,其实这个东西它不是那么十恶不赦,它是有一个社会依据的,但是她们自己不一定知道这个依据。大家的脑子都这么混乱,不是说是腐女所有。以前曾经有一段时间就是这样混乱的。

这个时期的特征就是,在两性关系当中带有的阶级压迫性,日常亲密行为,包括友情,很亲密的友情和性行为,是界限很模糊的。这种情况下,同性恋这个群体是不可见的,古希腊也好,中国也好。像中国的社会所谓“好男风”只是一个闲暇的一个癖好,就像喜欢钓鱼一样,它不是一个跟身份有联系行为,也不是跟他的社会组成形式有关系的一个行为。

 

 

(口述/大师姊,编辑/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有关同性恋的十大误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