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没有光明 我们就来做火炬 落地为姐妹 何必骨肉亲

没有超能力和紧身衣,她们也是真正的英雄!

说起英雄,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身形魁梧,能打又能扛,雄性荷尔蒙爆表的硬汉?

 

还是身着紧身衣,能飞天又能遁地,集多种超能力于一身的超人?

 

 

其实,在我们周围,就有很多不被看见的英雄,其中更不乏女性的身影

 

她们不甘当等待王子拯救的公主,而是主动出击,肩负起与恶势力抗争的重任。

 

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幕后功臣,点亮了女性那一半天空的曙光。

 

 

N号房事件幕后功臣:生而为女,为女而战

 

大家都知道,最近韩国爆出了一起“N号房”性剥削案。

 

在通讯软件Telegram的8间聊天室中,多名受害者女性,包括未成年少女,在不法分子的胁迫下,拍下自残身体、遭受性虐的视频,以供“会员”观看。更可怕的是,观看视频的用户高达26万,相当于韩国每70个适龄男性中,就有1个人是践踏人权的帮凶。

 

上个月,这起案件的罪魁祸首——又名为“博士”的赵主彬,终于被韩国警方抓获。

 

 

然而,鲜有人知道,首先揭露这一切的,不是相关调查机构,也不是舆论媒体,而是两位立志要成为记者的女大学生

 

从去年7月起,她们就潜伏在聊天室里,搜集证据、撰写报告,向调查机关举报。

 

9月,她们的报道《竟然销售儿童色情?Telegram上违法行为猖獗》获得韩国新闻通信振兴会深度调查新闻大奖。

 

11月,事件开始获得主流媒体报道,逐渐引起关注。

 

12月,韩国女性网友自发组成“ReSET”团体,监视Telegram上发生的性犯罪案件。

 

今年1月,她们的努力终于奏效——在韩国青瓦台网站,出现了超过十万人的集体请愿,官方也正式开始立案调查。

 

你能想象吗?两个20岁出头的孩子,每天要花4、5个小时搜查那些病态的内容,收集证据,同时忍受着聊天室里的男人,对自己的同胞进行肆意的侮辱和践踏。

 

“当我按下聊天室内的连接,我无法想象这么可怕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我立刻盖上我的电脑。”

 

“在聊天室看到儿童性剥削影片的那天,我没办法入睡,有太多影片残暴到无法形容。”

 

……

 

“看了几个视频之后,我感觉真实的世界消失了。”

 

她们没有因此精神崩溃,反而语气更加坚定:“希望借由这次事件,让社会对数字性犯罪的认知发生改变。”

 

 

如果没有她们的努力,罪恶也许还在蔓延。

 

为了保护她们,两人的名字没有被公开,但是我们可以记住她们这个为正义而战的团队名字:“追击团·火花”。她们的行动也像火花一样,照亮了那些曾经阴暗生蛆的角落。

 

当然,此次事件还没拉下帷幕。3月25号,韩国有111名女律师主动站出来,表示愿意为那些素不相识的女孩子,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同时督促国会早日通过《数字性犯罪处罚法》修正案——关键时刻,最关心女性命运的,出来捍卫女性权益的,还是女性。

 

 

 

 

打击猖獗的性犯罪:身为中流砥柱的女性

 

这不禁让我想到,韩国另一起性剥削事件“李胜利案”,也是在女性的带领下破解的。

 

去年1月,BigBang前成员、偶像艺人李胜利,被爆和多起性招待案有关,事件牵涉多名男艺人,轰动了整个韩国娱乐圈。

 

带领调查团队揪出他们的,是京畿大学的教授李水晶。作为经验老道的犯罪心理学家,多年以来,她如抽丝剥茧一般,破获了多起专挑女性下手的性犯罪案,除了臭名昭著的“胜利门”外,还有令人闻风丧胆的“华城连环杀人案”,为女性安全做出了诸多贡献。

 

 

李水晶认为,有很多严重的罪案都是从跟踪开始的,而在这些案件中,绝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女性。因此,除了以实际行动打击罪犯以外,她还致力于推动反跟踪法案,期望保护更多女性免受伤害。凭借这份勇气和谋略,她入选了BBC 2019年“巾帼百名”榜单。

 

 

 已移除图像。

“别害怕,姐姐来了”:更多女性站出来了

 

事实上,即使不是从事相关职业,新生代的韩国女性也一直努力抗争着。

 

例如有“亚洲第一名门女校”之称的梨花女子大学,就发起过好几场声援女性、反对性犯罪的游行。每一条标语背后,都暗藏着女性觉醒之后,面对官方漠视态度的愤怒。

 

她们说:“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反对日益严重的针孔偷拍。

 

My Life is NOT Your PORN !!

 

她们说:“所有的韩国男人都是罪犯,拍摄的人、上传的人、观看的人、袖手旁观的人”——以此声援遭受色情报复的女星具荷拉,谴责用性爱视频威胁女性的龌龊行为。

 

她们说:“直接入狱,不要暂缓执行”——抗议女性犯罪直接入狱,男性犯罪暂缓执行的双重标准。

 

我相信,在对女性并不友好的环境中,像星火一样聚集在街头,发出这些铿锵有力的声音,也是身为普通民众的女性,能够采取的最积极的行动。

 

已移除图像。

她们表达愤怒的时候,真的好美

 

在韩国,“女权主义者”长期处于被妖魔化的状态。对于女性来说,站出来谴责性犯罪者、公开声援自己的同胞,其难度无异于“出柜”。

 

在深深的厌女文化中,韩国女性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不过,这种危机感也在促使她们改变——有越来越多韩国女性愿意“顶风而立”,捍卫自己和其他女性同胞的权益了。

 

像在最近的N号房事件中,韩国就涌现了不少勇敢的女艺人,愿意公开声援受害者,支持“公开26万会员的个人资料和相片”,要求韩国政府全力追查——这种行动,以往在韩国女星中是非常罕见的,因为很可能会招致部分男性粉丝的厌恶,影响她们的事业。

 

但改变已经在发生了。

 

 

因韩剧《请回答1998》走红的Girl’s Day成员惠利,也在第一时间把联署的截图发到了社交媒体上,表示:“比起愤怒,更多的是恐惧,请一定要严惩!”

 

 

唱红《爱的迫降》OST的才女歌手白艺潾也在Instagram上传联署截图。

 

 

Wonder Girls前成员慧林上传联署截图,并表示:“话都说不出来了”。

 

 

 

演员夏允秀、文佳渶,歌手孙淡妃等也纷纷发声表示愤怒。

 

在针对女性的恶意无孔不入,相应的保障又缺席的当下,女性已经意识到了——唯有主动站出来,做自己和她人的英雄,才能改变被动接受的局面。

 

我们也看到,她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要是没有光明,我们就来做火炬。

 

女性力量,就像火炬接力一样,源源不绝,奔涌不息。 

 

用改变世界的力量,温暖了女性的那一半天空。

 

参考资料:

[1] 《两个女生潜伏韩国N号房一个月,她们说只为了改变世界》,摘星少女老王,明星上座,2020. 04. 02

[2] 《BBC“2019全球百大女性”出炉:中日韩5位女杰榜上有名,台湾连续两年挂蛋》,王颖芝,风传媒,2019. 10. 16

[3] 《只检讨受害者是不对的!EXO、惠利、佳人发声,支持“公开N号房26万会员身份”联署请愿》,Bamboo,Marie Claire,2020. 03. 29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