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匠情挑,fingersmith,同性恋,女同性恋,情欲,爱情
影视作品截图

指匠情挑:为什么女孩儿会爱上女孩儿?

我爱你,以我本来的性别爱着你。人这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我们相爱,因为互相呼吸到命运的艰难。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指匠情挑》(<Finger smith>)根据莎拉·沃特斯同名小说(中文名《荆棘之城》)改编,是BBC在2005年推出的一部迷你剧,一共三集,加起来200分钟左右。

它有多好看?豆瓣44878人评价,得分8.9。我自己给了它五星。


一部8.9的神剧

很难去定义这是个什么类型的迷你剧。

历史剧?它的作者莎拉·沃特斯(Sarah Waters)拥有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的博士学位,非常注重背景考证,许多写作的灵感来自于她博士论文写作时的研究。她的许多作品都以维多利亚时期为背景,《指匠情挑》也不例外。BBC在拍摄时,对原著做了细致的还原,对当时疯人院、贫民窟的种种刻画细致而考据,把它当历史剧看也不为过。

同性剧?当然,在它的诸多标签中,“同性”可能是一个特别吸引人的标签。但这部剧对同性感情的刻画却尤其独特和细腻,这一点我们之后再说。

影视作品截图

悬疑剧?毫无疑问,它担得上这个称号。每一集,都有合乎逻辑却又出人意料的反转。我始终记得我第一次看这部剧时,看到第一集最后,深呼吸了好几次,完全说不出话。我甚至感到无法动笔为它写一篇影评,因为它就像个构造精致的迷宫,一环一卡都紧紧连着,我必须小心翼翼地用只言片语展示它的片段。必须要非常小心,因为一旦我对它说的过多,它精致的构造就会因为缺少神秘这一层保护而坍塌。

所以,借着这篇影评,我想说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主题(而尽量不触动它的关键情节)——为什么一个女孩儿会爱上另一个女孩儿?


T/P/H

一直以来,我们对女同性恋者都有一些偏见和刻板印象

可能是由于流行文化的影响,当我们第一次知道身边的某个朋友是les时,我们的第一个念头是给她贴一个标签:

“她是T/P/H?”

T,一般指恋人关系中扮演男性角色的一方,俗称“攻”;P,指恋人关系中扮演女性角色的一方,俗称“受”;H,指恋人关系中角色可T可P。

听上去很像角色扮演是不是?

实际上,我们在生活中遇见的大部分T,特别是我们第一眼就觉得“嗯,这个人一定是个T”的那种类型,ta们是因为性别自我认同为男性(trans)而表现出这样与传统性别不同的外表、行为、喜好。可以用这样一个图来表示:

并非所有trans都是Les,也并非所有les都是trans。

否则,我们一定会遇到这样一个困惑:如果女孩儿只是喜欢一个像男生的女孩儿,她们为什么要喜欢女生?喜欢男生岂不是更好?

不仅是在les群体中有这样刻板印象的问题,在所有同志人群中都有这样的问题。这种刻板印象是这么深刻,以至于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要给一对同志伴侣贴上攻与受的标签,却忽略了其中的逻辑问题:如果在同志人群中仍然延续着传统的性别交往模式,ta们为什么就不能爱上异性呢?

所以有人会认为,现在的大部分同性恋特别是青少年同志人群只是在进行角色扮演,ta们只是为了追求吸引人眼球的效果——ta们并不是真的喜欢同性。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我的一个同志朋友是这样点评这些对同志人群的意淫的:“就好比你很难想象,会有异性恋的情侣在公众场合大谈特谈ta们昨天是传教士体位还是女上位一样,我们(同志群体)之间其实不会很区分这些。攻和受只是床上为了方便而做的区分,平时的生活里,我们根本不会区分这些的。”


我爱你,以我本来的性别爱着你

如果你看完《指匠情挑》,原先的刻板印象大概更加会被削弱。

莫德,一个矜持的大家闺秀,纯真,可爱。

苏,一个充满野性的贫民窟女孩,奔放,热情。

就算是剧情怎样反转,你也不能否认,这的的确确就是两个有鲜明个性的女孩,其中没有丝毫模仿男性的作为,你看到的就是两个女孩的爱

为什么苏会爱上莫德?为什么莫德会爱上苏?

这是真正的爱情,怀着阴谋,怀着欺骗,但情之所起,却无可控制

很有趣的是,在这部剧里,几乎没有正面角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自己的打算,在命运把谜底揭开之前,大家互相欺骗——但只有在这两个女孩身上,你能看到一些独特的东西。

那是一种怜悯。

苏怜悯莫德,在苏的眼里,莫德空有家财,身边所有人却都在算计她,而她只能在自己这个卑微的女佣这里才能得到一点点温暖;而莫德怜悯苏,苏以为自己能够依靠的那些人,全都在算计她,她已经身陷泥潭而不自知。

在这里,随着剧情线的展开,我们会发现,两个人的命运有了令人惊奇的重合。

她们都承受着生活的龌龊,却都在努力地挣脱。

这种感情,既是怜悯,又是一种共情。

她们的相爱是如此顺理成章,不是为了猎奇,不是对外表的迷恋,而是因为理解。

影视作品截图

《柔软》里有一句经典的台词:人这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所以她们相爱,因为互相呼吸到命运的艰难。

更因为,在面对命运的艰难后,还必须要坚韧地继续走下去。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时,怎么会不互相怜爱?

为什么女孩儿会爱上女孩儿?

不得不承认的是,女性也许更能从女性身上,汲取到温暖和理解

所以,故事的最后,苏仍然回来找莫德,眼神里仍然是眷恋;而莫德则抚摸着手下的书,说,“这些都说的是……我有多想要你,我有多爱你。”

(文/ 河狸,做不了战斗的海狸,也是一条油光水亮的河狸。)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得闲炒饭》关注到了性少数人群之间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有时候,我们对性少数人群常常形成刻板印象——精英、怪咖、激进、缺爱……但ta们只是普通人。推荐阅读:《得闲炒饭》:双性恋女生谈恋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