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物
Yestone/nuchylee

国际恋物日,我用旧袜子换了故事

说到“恋物”,你会想到什么?是变态吗?是心理疾病吗?还是色丨情狂吗?不同的恋物者又如何述说自己的故事?来和小爱一起了解一下!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今天是国际恋物日,不过恋物对于许多人而言可能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有这种爱好的人过去被称为“恋物癖”。“癖”字多少带有一些负面的贬义。但现在越来越多人呼吁停用这个称呼。毕竟恋物,也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小爱这次采访了一些在网上购买原味二手袜子的男性,希望能够结合他们的故事,对恋物做一个简单的科普。

什么是恋物?

恋物指的是以某些特定的无生命物体或人体部位作为性欲对象,由该物体或部位获得性激励,或通过某个生殖器以外的、通常与性活动无直接关系的具体对象而得到性兴奋和性满足的一种性现象。

恋物群体的喜好多种多样,在小爱采访的小伙伴中,有的喜欢丝袜,有的喜欢棉袜,有的在喜欢袜子的同时也喜欢女孩子的脚,有的对一切女孩子的衣服都有喜爱。

一份基于网上聊天群组的调查表明,对身体部分迷恋的群组中,47%是关于脚,9%关于体液,9%关于体型,7%关于头发,5%关于肌肉,另外还包括肚脐、腿、体毛、嘴和指甲等等。对服装迷恋的群组中,33%是和腿部或臀部穿着的衣服有关的(比如长筒袜或裙子),32%是关于鞋类的,12%关于内衣,9%关于身体的衣物(比如夹克),另外还包括头饰、听诊器、手套和尿布等。

当然也有喜欢完全与人体无关的物品的。近日,美国就有一位女大学生想要与俄罗斯方块结婚。她的“前男友”是一个电脑键盘。之所以成为“前男友”,是因为键盘短路了。

她说,就算再买其他键盘,那种心动与爱慕都无法被复制。

键盘的爱
Yestone/denisismagilov

原味袜子怎么用?

常规用法就是边闻边zi慰,但这次的受访者也给出了一些很有创意的使用方法。以下是一位受访者的独门方式:

“用酒精浸泡,泡24小时袜子上的气味就溶解到酒精里了,这时候丢掉换一双继续泡,当浸泡到足够多的袜子之后,酒精里袜子上的汗液挥发物会接近饱和,这时候酒精涂到手背上,挥发之后留下的痕迹就是袜子的气味了。这样就能单纯地去闻一种气味。不用接触不干净的袜子,而且还顺便杀菌了。袜子的气味可以保留数年吧。像香水一样。

其实我也不是只泡袜子,春天花开的时候我也会摘一些比较香的泡到酒精里。过了一年还是能闻到春天时那花的香味。就真的和香水差不多了。”

Ta们是谁?

恋物的都是变态吗?都是偷内丨裤袜子的贼吗?Ta们会对其他人造成伤害吗?当我们要求受访者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时,发现他们的生活其实与我们并无二致。

“我叫H,男,23岁,研究生毕业,从事投资工作。”

“我叫W,男,28岁,在网上是个话唠。”

“我是一个普通人。”

恋物者的性偏好与众不同,甚至在很多人眼里是离经叛道,但是这种与众不同并不代表这是原罪,就像我们不能因为同性恋群体占总人群的比例不大而歧视这个群体一样,我们同样不应因为一个性偏好真的是少数而对有此爱好的人加以歧视

大多数恋物者,也不是那种符号化的“偷内衣内丨裤的变态”。

当我们问到其中一位受访者是否会去窃取别人的袜子时,他表示“这当然是不好的,偷什么都不行,我们可以选择其他方法得到这些东西。”

为什么会有偷盗现象呢?

有些人会从偷盗行为中获得刺激的快感,有些人则坚持认为他们是无可奈何之举,无论如何,偷盗仍然是违法行为,不应该成为无奈之下的“选择”。

当然了,社会环境对于恋物者也确实不甚友好。大众倾向于将恋物者当作“变态”,使得他们几乎无法开口提出交易二手物品的需求。

而在专门的二手物品交换平台中,则已经全面下架了“丝袜”、“胸丨罩”、“内丨裤”等关键词的商品,专业交易平台不存在,受访者往往通过qq群等渠道交流经验,并采用各类代称绕过关键词屏蔽搜索自己所需的物品。缺乏渠道的恋物者,真的很难得到满足。

这个市场能够转到地上吗?或许又会多出许多新的隐患。在这些恋物者仍然是人群中的少数的社会中,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解。

棉袜
1TU

你愿意告诉别人吗?

“不愿意,我怕别人觉得我变态。”

“我跟一特别好的哥们说过,然后他,什么都没说。我觉得这就挺够义气了。看法这东西,不重要。影响你在人际关系里最关键的一点还是你的能力吧,如果你是个有用的人,谁会在意你的小爱好呢?一个正常的癖好,只要你自己过的去,大家没那个闲心管你的。”

在受访者中,不愿意告诉他人的原因往往是担心歧视。可是为什么要歧视他们?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恋物是正常的,在不影响正常功能时也是不需要治疗的。只有当恋物影响到了正常的性功能、影响了亲密关系、或引发犯罪(偷窃等)时才需要接受治疗。

如果真正有以上困扰,可以寻求心理咨询师或精神医生的帮助。

而事实上,恋物也完全不是一个罕见的行为和偏好,在一份关于恋物的研究中,参与的30%的男性报告有恋物的幻想,其中45%认为恋物对他们带来的唤起是强烈的;有24.5%实施过恋物行为。

从欧洲古代的束腰到维多利亚时代的脚踝迷恋,再到中国古代对三寸金莲的崇拜,在某些时期一些地区总会建立正常或者畸形的广泛的恋物,以至于在当时不再被看做是恋物,反而是平常的性表达。恋物不是病,只是一个正常甚至常见的行为,也不应当被歧视。

采访中最揪心的一幕是这样的:

“你说担心别人觉得你是变态,那你怎么认为?”

在很久的沉默之后,对方回答,“嗯,我也这么觉得。”

因为不了解,所以不理解,所以有歧视。这种歧视会使更多的恋物者陷入自我怀疑和自我谴责,可是你真的没病,也不是变态,你只是一个人而已。

最后,用一位受访者的话结束这篇文章。

“人产生快感的方式是多样的,这种多样性是客观存在的,每个人性启蒙的契机不同,导致成年以后达成性唤醒的方式多种多样。恋物只是其中一类。这些爱好没有影响和伤害其他人的情况下就只是个人爱好,影响和伤害了其他人的话就是违法行为。”

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到因为一点点小爱好而降低自我价值的“你们”,和更多对他们曾经、正在对他们存有误解的“你们”。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三妹子口述】偷翻出父母的小黄片颠覆了我的三观

加入讨论

最近的评论 (1)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