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急锦囊奉上!

我拿到了全国第一份LGBT意定监护公证(附公证书扫描件)

文/3.14159

图片来源/ Shutterstocks 作者提供

 

 

上个周末

南京公证处公开发布文章

为LGBT群体介绍意定监护制度

我们请来目前已知申请这份公证的“第一人”

他将分享他的经历

 

 

 

1979年,我出生在湖北宜昌,生下来是个大胖小子。我妈高兴啊,遂取名王悦,取其喜悦之意。

已移除图像。

 

10岁左右,我发现自己与众不同。我喜欢男孩,但直到2000年,我开始接触网络,才知道这叫“同性恋”。

 

2015年,我遇到了希望共度一生的他

 

已移除图像。

 

2016年8月,他从楼上摔下来,我第一时间冲到医院。医生告诉我是粉碎性骨折,要立即手术。当我想为他进行手术签字时,医生拒绝了我,因为我不是“家属”,我们只是“朋友”

 

已移除图像。

 

2018年5月底,母亲去世,我成了“孤家寡人”,只有他陪在我身边。他帮我打理母亲的后事,成为了我今后唯一的依靠。多希望有一天,他能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进入我的人生啊。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公益律师介绍了同性伴侣意定监护公证。这个公证可以保证同性伴侣在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有法律依据地代替对方行使民事权利。意定监护公证加上财产继承公证,基本是有和结婚证一样法律效力。

 

 

已移除图像。

 

 

如果我患了重病,他可以为我签术前通知书;如果我陷入昏迷,他有权处置我的财产。这个公证不仅能帮我们解决不便,更能代表了我们彼此的信任。

 

他是否可以成为我的意定监护人?

 

我要试一试。

 

已移除图像。

 

 

2018年6月5日,我们一起去了的湖北省襄阳市公证处,对公证员提出:“我想办理意定监护公证”。公证员现场查询了相关规定和民法关于意定监护的内容,表示这个公证可以做,但是因为没有先例,还需要向上级请示之后,才能答复。

 

7月初,公证员让我和男友带身份证、户口本到公证处再一次面谈。第二天,到达公证处,一个工作人员单独和我确认我是否自愿、是否有心理压力、是否有人胁迫我,并告知我办理后的法律责任和风险。我告诉公证员,我的朋友(实际上是男友)是我最信任的人。随后,公证人员给我们做了一个公证预约登记。

 

已移除图像。

 

一个多月之后,公证员给我一份意定监护协议初稿,让我审阅后,将我认可的终稿交给他们。三天后,我将审核的稿件交给了公证员。

 

2018年10月16日,公证员再一次和我确认我了解意定监护公证的法律责任和风险,并告知如果我将来想换监护人,还需要到公证处办理“解除意定监护协议公证的公证”。一切都确认之后,公证员拿出了准备好的意定监护协议让我们签字、按手印。

已移除图像。

 

2018年10月24日,公证书制作完毕,我终于成功拿到了意定监护协议公证书

 

我们将公证书拍照发朋友圈,告诉所有人。

 

已移除图像。

 

 

然后将它珍藏在了保险柜。

 

晒晒我的意定监护公证书: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已移除图像。

 

后来,同性恋亲友会执行董事阿强告诉我,据他了解,我这是全国第一份《意定监护协议公证书》。这不仅仅让我们的人生有了保障,也是中国同志权益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已移除图像。

 

整个过程说不上波折,因为没有先例,耗费的时间比较长,但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尽心尽责地完成了这次公证。

 

我的想法很简单,他是我唯一愿意托付的人,当我决定做这件事,就一定要把它做成功。也正是这个简单的信念,让我成为了“全国第一人”。

 

希望更多同志有机会找到自己托付终生的伴侣,拥有幸福美满的同志人生。虽然我们没有婚姻可以做保障,但是意定监护制度可以很大程度帮助我们,如果遇到了想要走过余生的人,那就去做吧!

 

(文/3.14159,国企员工,2004年开始在同志群体宣传HIV知识,2016年正式加入同性恋亲友会志愿者团队。)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