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急锦囊奉上!

同性恋矫正机构创始人出柜,他终于接受自我“放弃治疗”

文/LoveMatters编辑部 羔朝

 

 

同性恋矫正机构创始人出柜

恐同难道真的意味着深柜?

这背后的科学依据是什么?

 


 

1999年,美国人麦克莱·盖姆(McKrae Game)创办了一家叫做Hope for Wholeness同性恋矫正机构,投身于同性恋的治疗与矫正“事业”。

 

该机构认为同性恋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所以同性恋需要被“矫正”。而盖姆本人曾经告诉别人:“同性恋会下地狱”,与此同时,虽然一直压抑自己,但他对自己的性取向从来没有怀疑过。

 

最近,他出柜了。在一次采访中,他表示性倾向转变疗法不仅是一个谎言,更是一种伤害,他愿意用余生去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已移除图像。

麦克莱·盖姆

 

出柜的恐同人士绝不只有他一个。最近几年,很多“恐同大佬”纷纷出柜或者“被出柜”,我们来盘点一下。

 

2010年,美国著名反同活动家、美国“研究与治疗同性恋全国联合会”董事会成员乔治·雷克斯(George Alan Rekers)前往欧洲旅行时,被人拍到与一名男性性工作者在一起。虽然事后雷克斯说仅仅是雇佣对方帮自己拿行李,但该男子表示,他提供的服务有包括生殖器触摸的裸体按摩

 

已移除图像。

雷克斯和当时的男性性工作者

 

2013年,美国最大的同性恋治疗组织“走出埃及”宣布关闭,原因是该组织负责人艾伦·钱伯斯(Alan Chambers)无法压抑自己的性取向,宣布出柜,然后解散了整个组织。

 

已移除图像。

钱伯斯

 

英国男子古德温(Goodwin)本来进入了异性婚姻,还有了3个孩子。因为恐同,他打死了一名57岁的同性恋,被捕入狱。而在2015年,他在狱中和因勒死同性恋入狱的Gallatinov相爱,并且成为了英国首对监狱内完成结婚登记的同性伴侣

 

已移除图像。

Goodwin和Gallatinov

 

2017年,美国俄亥俄州众议院的议员古德曼(Wesley Goodman)被抓包在办公室与一名男子发生性关系。此前他一向公开反对同志族群、同性婚姻。

 

已移除图像。

古德曼和妻子

 

同在2017年,前俄克拉荷马州参议员拉尔夫·肖(Ralph Shortey)因涉嫌与一名17岁的男性性工作者发生关系,而被判儿童性交易罪,入狱15年。此前,他也明确表示反对同性恋。

 

已移除图像。

肖的入狱照

 

这么多案例让很多朋友产生了困惑:难道“恐同即深柜”是真的?

 

为了确定这一现象是否存在,很多科学家也做了努力。

 

1996年,乔治亚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恐同的男性看男同小电影,会更。研究者用问卷区分了男性恐同者和非恐同者,然后让他们观看男性同性、女性同性和异性色情影片,并测量他们丁丁的bo起程度。所有人在观看女性同性、异性影片时都有bo起,但只有恐同者在观看男性同性影片时bo起程度更高

 

已移除图像。

 

2012年,一份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的研究认为,不承认自己被同性吸引的人,恐同的程度更高;如果ta的父母也有恐同观点的话,这个现象会更明显。

 

748名研究对象中有20%,自我描述“非常直”,ta们还比其他参与者更有可能支持反同性恋政策,并更多表达对同性恋群体的敌意,但在实验中表现出了“感受到同性性吸引”。

 

已移除图像。

 

有学者这样解释这个现象:这是心理学上的反向形成,把自己无意识之中不能接受的欲望和冲动转化为意识中的相反行为。也就是说,越是不能接受自己是同性恋,被压抑的同性恋倾向越要刷存在感,于是转化成了相反的行为——恐同

 

 

传统的婚姻与性别观念深入人心,很多人从小被教育:同性恋是罪是病不可接受,成为同性恋会被歧视被霸凌被羞辱,所以很多人压抑自己,假装直人,甚至走向了对立面。

 

好在,随着社会的进步,对同性恋的态度也越来越包容,越来越多曾经的“恐同斗士”主动地从柜子中走了出来,向公众道歉、努力弥补过去对同志群体的伤害,直面真实的自己

 

已移除图像。

 

可是,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一丁点对同性恋的污名与迫害,就会有人压抑自己,就会有人试图改变自己和ta人。这也是我们努力要改变的。

 

希望有一天,没有人因为歧视与偏见,躲进柜子里。

 

希望有一天,没有人因为无法接受自己,而去迫害、“矫正”别人。

 

希望有一天,无论性别,无论取向,每个人都可以大胆去爱

 

考文献:

 

Adams, H. E., Wright, L. W., & Lohr, B. A. (1996). Is homophobia associated with homosexual arousal?.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105(3), 440.

 

Weinstein, N., Ryan, W. S., DeHaan, C. R., Przybylski, A. K., Legate, N., & Ryan, R. M. (2012). Parental autonomy support and discrepancies between implicit and explicit sexual identities: dynamics of self-acceptance and defens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2(4), 815.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