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性少数
Shutterstock/OneSideProFoto

夏天过去了,到底留下点什么呢?

一个又一个夏天过去了,你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呢?有没有变得勇敢、包容、尊重多元?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如果你也在长大后的夏天每每把《蓝色大门》拿出来重温,这个消息可能会让你感到遗憾:片中重要的取景地,台湾师大附中的游泳池即将拆除。校方在拆除之前做了件浪漫的事:他们搭起了“泳池电影院”,露天放映了一遍《蓝色大门》,让这些十几岁的年轻人聚在一起观看一个已经过去很多年的、另一群人的十几岁。人会长大成人,但永远有人是十几岁的青春岁月。

《蓝色大门》是真正的“青春片”,彼时主演桂纶镁19岁、陈柏霖19岁、梁又琳20岁,校服穿在他们身上毫不违和。

情节平淡真实,没有什么狗血戏码:少女孟克柔对好友林月珍有超越友情的欲说还休,林月珍为张士豪写下不敢寄出的情书,张士豪却偏偏被孟克柔深深吸引。热烈懵懂的爱意好像仅和青春有关,性取向议题上的激烈冲突在青春底色上像云淡风轻的一笔。

有人戏称《蓝色大门》开启了一种“台式小清新”的范式,即同性情感的隐忍挣扎多角关系的纠缠。但在世纪初的台湾,这种讨论并非陈词滥调,而是温柔地揭开了窗帘的一角,使得人们开始正视同性议题中的种种:对于不同性取向的探索对于他人性取向的尊重自我接纳过程中的迷茫与困惑。少年们都会长成大人,长大理应是个不断包容、接受、懂得更多的过程。

是巧合吗,就在《蓝色大门》重新放映当日白天,台湾同志游行规模再次创下记录13万7000多人走上街头,呼吁性少数平权、性别多元、女性权益与反对性暴力。

台湾同性恋游行
Shutterstock/Watsamon Tri-yasakda

这13万7000人中有的来自宗教团体,与常被认为保守的上一代人。他们骄傲地挑衅那些陈腐的污名,宣布情欲合理、爱情无罪,呼吁给所有的爱情进入婚姻的权力(11月,台湾会进行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公投)。

如果把时间节点都标注出来,或许更能感受到筚路蓝缕的力量:

2001年,“玫瑰少年”叶永鋕间接死于性别霸凌(关于叶永鋕的故事请戳怕“娘炮”带坏小孩子?你才根本不会教孩子吧!),他的妈妈成为平权运动的活动家,用最大的热情给同志社群提供鼓励和帮助,也推动了性别平等法案的进程。

2002年,《性别工作平等法》三读通过,成为平权运动的基石,同年,《蓝色大门》上映。

2003年,台湾举办了第一届同志游行,当时有大约2000人参加。

……

2018年,台湾的同志游行人数超过13万,参与者也早已不局限于同性恋,而是包括同性恋、双性恋、性偏好小众者、性少数群体的家人朋友、对他们充满善意的陌生直人……

这些年,同性题材的影视文学相继进入大众视野,兴旺的娱乐产业逐渐有了彩虹的色彩,艺人纷纷公开表示对性少数群体的支持。

对平等和自由的追求像潮水一样一波又一波地推进过来,很难假装看不见它。因为大海就在那里,那些人鲜活的爱与情欲就在那里。16年前的《蓝色大门》里,17岁的张士豪闲闲地说:“夏天过去了,总会留下点什么吧?留下什么,我们便成为什么样的大人。”

当然会留下点什么,一个又一个夏天过去,少年长大成愿意发声的勇敢大人,一转眼,外面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文/ 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向父母出柜,我应该怎么做?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